旁听庭审 长沙市杨天柳被洗脑班关押一月(图)

更新: 2016年09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长沙市雨花区法轮功学员杨天柳2016年8月9下午二时旁听当地法院对老年女法轮功学员王昌的非法庭审,次日在家被警察与社区综治办的人绑架,劫持到捞刀河洗脑班非法关押三十天。

'长沙法轮功学员杨天柳'
长沙法轮功学员杨天柳

下面是杨天柳口述她的遭遇: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日下午一点半,长沙市雨花区圭塘办事处综治专干欧阳小方敲开我家房门,同时到来的还有两名警察。一会,我退休前所在单位湖南省冶金机械厂原厂长、离退办的人,大塘社区综治办的人陆续来到我家。厂保卫科的人也来我家打了个转。他们说:“送你去洗脑班”。然后要我老伴给我收拾衣服。

我跟他们讲真相,说我不去洗脑班。这时四个人上来强行抓住我的胳膊、腿,抬手抬脚把我抬上汽车,把我的胳膊、大腿都拧青了一片。过程中我高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

汽车开出去很远,最终沿着一条乡间水泥路来到一个院子里。从后来看守我的人嘴里,我知道了这里是捞刀河洗脑班,对外称是“长沙市法制教育中心”。

我被劫持到这里,因为受到无理迫害、非法关押,我绝食绝水一周抵制迫害。期间有一个医生跟我说:“吃一点点……”我看得出,他的本心其实也很善良。一周后,医生、护士、保安、雨花区610的人都来了,他们强行抬我去打吊针。

前四瓶吊针打下去,没有什么异常反应,打最后的大瓶子吊针的时候,仍然打的左手,也没有抽针,我的手也没动,但打针的地方马上肿起来一坨,非常痛。然后只好换打右手,但还是非常痛,痛得不行。我坚决要求不打。保安说:“打慢一点。”但还是有些痛。洗脑班期间经常换医生来看我,先后总共换了五个以上的医生,时间最长的只搞了一周就换了。

除了我之外,还有四个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这里。其中有一位宁乡的约六十三岁的姜姓女大法弟子,还有一位长沙的四十来岁的女大法弟子,还有雨花区的一位大约六十三岁的女大法弟子,还有一位约七十岁的女大法弟子。

我们住的地方在三楼,每人由两个人日夜看守、同吃同住。每天如果不是上四楼去强制观看录像洗脑,就是有人到房间来给我们所谓“上课” 洗脑。还发几本书要我自己看。录像的内容包括:要教我们学其它气功的录像,还有要教我们学他们所说的佛教的录像等。他们几个人轮番来“上课” 洗脑。有一个叫“谢老师”的和一个叫“杨老师”的来我房间强制给我洗脑的次数最多。他们强行跟我灌输一些东西,劝我学佛教、学其它气功,而且还一定要我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如果我笑而不答,他们有时就大吼、发气。有一次,有一个人来洗脑,威胁我说,“你信不信?停发你的工资!”宁乡的姜姓大法弟子被他们威胁,说会影响到孙子参军。

两个监控人员(他们叫“陪护”)负责记录我每天的一言一行,不准我炼功,不准我和其他法轮功修炼者接触、讲话,限制我的行动范围。言谈中,我知道他们这里的洗脑人员,其实都知道了真相,只是迫于压力(江泽民集团遗留下来迫害法轮功问题骑虎难下),或者是为了钱,违心的在做这些事情。

他们天天来跟我讲很多连他们自己都不信的假话,一套说辞。为了让他们少说一些,我就讲我的身世给他们听。

我说,其实我在娘肚子里的时候,我娘就吃了几次打药,要把我打下来。怀我到第六个月的时候,我娘打摆子,把我生在马桶边上,生出来时只有一点点大。我在冶金机械厂做锻工,后来身体累坏了调到仓库。我工作中吃苦,替别人着想,年年都评了“单项能手”或者“先进分子”、“五好仓库”。我做锻工身体累坏了,心脏病的药一次就拿六十副。还有胆囊炎、胆折叠、药物性肝中毒,还有吃风湿药治关节炎、坐骨神经痛,还有其它好多病。后来我炼法轮功,一身的病都好了。我也知道了做人的道理,要努力按照“真、善、忍”去做。

我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三十天后,才回到家中。

部份参与这次迫害的人电话号码:
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圭塘办事处综治专干:欧阳小方 手机:13974879515
圭塘办事处大塘社区支部书记:厍见玲(厍 读“佘”音) 办公室电话:0731-85046872 手机:15874080946
大塘社区综治专干:朱金 办公室电话:0731-85046872
湖南省冶金机械厂退休办负责人(原厂长):曹朋政 手机:13908479115
湖南省冶金机械厂保卫科科长陈志辉、保卫科的小张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