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欧洲议员讲真相的修炼体会

——修好自己 才能救更多众生

更新: 2016年09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

师父好!
同修好!

我来自伦敦,今年三十一岁,自二零零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想交流一下最近帮助协调英国小组来支持欧洲议会停止活摘器官的新的书面声明上的一些经验。

在开始做书面声明的时候,英国已有不少与器官活摘有关联的讲真相项目。有人已经安排了相关研讨会和电影展。新的有关器官活摘的报告也将被送达到英国议会内。很多学员非常努力的工作。我觉的我也应该尝试一下并帮助他们。尽管我有好多年没有去欧洲议会了,但我觉的我可以为书面声明的活动提供帮助。今年就在我开始投入这个项目并在我们首次去议会和议员见面的时候,同修鼓励我来做协调英国小组的工作。

其实当我第一次被要求担起这个责任时我并不太愿意。我以为另外一个学员会协调这个小组。由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直接参与这个项目了,我想我作为其中的一员可能会更好些。在我们抵达斯特拉斯堡的第一天晚上,尽管我们稍微晚到了一些时间,第二天要進入议会的小组还是在当晚召开了一个会议,作准备和交流。

我便去找那个我认为是组织活动的学员询问情况。他们却告诉我走开。事实上这个学员当时正忙着在网上的另一个项目。但这一幕并没有起到好的作用。我的脑子里跑進了不少有关中国学员和西方学员在一起工作时总是有麻烦的观念。不管我是否失望,这对我来说是一个考验。我给一个英国学员打了电话。他再一次要我帮忙来协调这个小组。我就在我们住的旅馆的过道内反复跟自己说,最重要的是我们的用心成度和我们救度众生的愿望。只有师父才能真正让事情有成功的可能。

我把去议会的小组成员集中起来简单的交流了一下我们的情况和我们要做的事情。我还跟欧洲的协调人沟通并要了第二天所需的足够的资料。我们商讨了所有的事宜。我们把自己又从新分组并把当晚该做的工作分配了下去。之后我便去找主要协调人了。我离开旅馆的时候已经过了午夜。

当我见了他们并有机会听了简单的汇报,到我拿到需要的资料后回到住处时已经快凌晨两点了。当我回来后我惊奇的发现所有的学员都仍在工作。他们把第二天所有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学员辛勤的努力真的让我感动。我对将要到来的几天很看好。

回过头来看看并向内找,我发现我已经有一次考验。师父最初就鼓励过我站出来帮助做协调工作但是我拒绝了。在我们第一次的旅程中,尽管有些事准备的很仓促,我们可以更有条理,我们这个小组还是做到了预约或者见到了十七名欧洲议会议员并同时又预约或是见到了另外十六名议员。

这段经历确实鼓励了我,也让我认识到如果我继续再帮忙协调活动的话,我就需要站出来,同时更加注重我的修炼。我记的师父在法会讲法时说:“就是这么复杂,你怎么当好大法弟子的负责人”[1]。

我认识到,我的职责就是注重自己的修炼,并尝试给我们的小组营造一个修炼的环境。同时给予尽可能多的实际帮助。当我们再次去议会时,我和这个小组成员交流了一下。我们都同意每天早上在去欧洲议会之前我们先一起炼功、学法和发正念。这些加上持续不断的交流以及整个英国学员的努力,给去见欧洲议会议员的小组提供了有力的后盾。

再次去欧洲议会的头天晚上,我能感受到我们这个小组的积极和热情。实际上我意识到有一点疑虑,尽管从表面上看,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仍然需要获得几乎是一半议员们的签名。这似乎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我意识到我必须清除这一念,并向师父求助。那天晚上,我在床上看到自己在向师父请求指导和帮助。

在我恳求师父帮助我们让欧洲议会议员们签署声明的时候,我惊奇的发现我身体内的某种东西被堵住了。我尝试向内找,我发现我把精力过于集中在欧洲议会议员们的签名上,而不是把我的心扉打开,在这个过程中去救那些议员和他们的助手。当这一念一出现时,我感到全身有一阵能量通过的感觉。同时我看到了师父的法身。

我想起了师父讲的一段话:“你只有提高心性的时候,才能同化我们宇宙的特性,去掉人的各种欲望、执著心、不好的东西,你才能够把自身不好的东西倒出去,你才能够浮上来。不受宇宙特性的制约”[2]。

我体会到当我在思考需要获得的签名数目时,尽管我不想,但事实上我正在产生一种对它的执著,以及我对恐惧或是疑虑的感觉。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我也觉察出这是让我走出来并相信师父安排的一个机会。尽管说起来容易,有时对我来说这并不总是简单的事。

第二天我们本应该在十点進入议会大厦。我早上第一个约会是同一位资深议员在十点三十分见面。我们小组在進入议会时出现了一点推迟。我意识到时间的紧迫并想起我头天晚上的经历。我平静的鼓励我们的小组发正念同时耐心等待。结果那个让我们進门的人刚好在十点半之前到达。整个过程似乎过的很快。就在我们走向会面地点时,我见到我们要见的议员就在我们前面。我们都在同一时间到达了开会地点。我把这个再一次归结为是相信师父的鼓励。

在会面开始的时候,这位欧洲议会议员解释了他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可是他所在的党派的政策使他无法在声明上签字来支持我们。从表面上看,我感觉这可能是个较棘手的会议。然而在我心底,我是非常想和他沟通。在我和另一位学员跟他讲了几分钟的真相后,另外一名来自同一个党派的议员看到我们后也加入了我们的会谈。我想这是鼓励这两位议员一块儿签名的绝好机会。

随着谈话的继续,我开始和我原来约见的议员一对一的交谈。我感觉我要直接呼吁他们破例给我们签名支持。这时这个议员停顿了一会,然后看着我说道:“好,我签!”另一个议员也表示他们将要去签我们的书面声明。我在内心感谢师父帮我们。现在同一个党派的议员支持我们了。于是我又问他们还有没有其他途径来鼓励他们的同僚来签名支持我们?在我脑中,我在希望他们能否发出个电子邮件或者是好好的介绍一下。

他们互望了一下,然后他们邀请我们到他们议员一个相聚之地去找他们的同僚,把他们介绍给我们。我们向他们道谢后一块去了那里。我们刚一到,又有一位同党派的议员正好坐在里面。原先的那位议员就带我们过去坐下,并把我们和我们的书面声明介绍给他,并说自己将破例给我们签字。他还鼓励他们听我们讲。

几乎就在我们开始交谈的时候,又有一位议员来到这里。他凑到了我们的桌子旁,而刚才的那一幕又重复了一次。就这样这种场景反复的发生,一直到又有九至十位议员围着我们的桌子坐在一起。事实上我开始对每次经历这个过程的议员進行道歉。他们真的很令人鼓舞,并说不用担心。最终当我们能够用事实和情况讲给每一个就座的议员后,尽管所有的议员都来自同一个不签署任何声明的党派,他们都表示支持并签名。我被他们深深感动了。我们从一个会议和一个议员谈到一下子有七到八位议员都说会签字。我切身感受到师父的帮助和指导。我在心里再次感谢师父。

我再次感觉到这实在是个让这个党派更多议员来签名的好机会。于是我对他们说:在过去的两天内我睡了不到六个小时,从伦敦开车到斯特拉斯堡来见你们。我相信这项书面声明非常重要。特别是关于活摘器官的最新报告中提出的事实。同时美国也刚刚通过一份类似的声明。你们还有什么高招能鼓励你们党派其他的同事来签名支持呢?

有一位议员环视了一下然后问到:“今天晚上的会议怎么样?”原来该党派当晚六点有一个党内小组会议。这时,这群议员在稍事商量后问我能否在今晚他们的会上来做个简短的有关活摘器官的介绍。我说当然可以。我也感谢了他们给我的机会。我意识到我们的会议已经历时一个半小时。当我离开酒吧后我忍不住热泪盈眶。我能感觉到和看到师父在每一件事情上的安排。我也很感激当晚有机会向更多的议员讲活摘器官的真相。

我最初被告知会议只有将近三十到四十人来参加。结果是有一位资深议员直接在会后安排了一个活动。所以实际大约有八十到九十位议员和助手到场。一位欧洲议会议员把我介绍给大家。他说他觉的每个人都应该签这项声明。当我的介绍刚结束,一位来自意大利一个党派的资深议员立即站起身鼓励大家来签名。

当介绍结束后,一名早上曾经见过的议员走到我这儿来给我提了一些建议。他说,欧洲议会里面每个人都很忙,很容易被分心,你最好能在三十秒内把“活摘”介绍做完。他还说,你应该告诉人们,自二零零零年起,因为活摘器官,大概有数目巨大的人因此被杀害;你应该要强调的是这是违反本人意愿的;而且有关报告显示器官移植没有麻醉措施。我能看出来他们真的被感动了。我对他们的建议表示感谢。

我事后得知这个议会内小组有百分之七十的议员签了我们的书面声明。今年好几次在帮助欧洲议会的项目上,看上去英国小组取得了一些進展,然而从我的理解来看,当学员们走到一起后,不管是有突破还是遭遇阻力,这都是我们组合起来努力的结果和反映。

当我在写这篇交流稿时,我再次感到我很荣幸能帮助和支持这个项目。我深信,当像我刚才描述的事件发生的时候,那确实是一个学员们走到一起,努力放弃自我、相互信任,和相信师父的结果。

有时候在议会向议员们介绍强摘器官的真相时,我真感觉到师父把自己拉到一个新的高度。在我们第二次访问议会的最后一天出现了一个特别的事件。在这一天之前,两位学员碰巧在电梯内遇到了他们要见的议员并约定了第二天的约会。不幸的是两人中的一人无法前往。我被叫去赴约。我们准时到达。然而当欧洲议会议员一看到我们就说他们太忙了没有时间见我们。我们为打扰他们向他们道歉。我们告诉他们,我们知道每个人都很忙并问他们到底有没有时间。他们看了一下手表说你有两分钟。

我开始解释我最近见了不少他们党派的议员。我还没来得及说别的,他们透过眼镜对我说:“别以为你见过我的同僚我就会签字”。他的语气和神态很直接。我悟到我要保持平静并在心里提醒自己,我来这里是来救他们的。我记住了上次那位议员给我的建议。我做深呼吸后告诉他,我来这里是有关中国的人权问题,至目前为止,估计有一百万到一百五十万人被杀害,在违背他们的意愿的情况下他们的器官被强行摘取。最严重的是,有报告显示器官的摘取是在没有麻醉下進行。

那位欧洲议会议员停下来看着我说可以。不过问到:但是在中国的同事会如何?假如他签字的话会发生什么?我问他这是指什么?他解释道他们在中国有很多生意。我跟他说在中国有个哲理。如果您能站在正义一方的话你会备受尊敬。我还给了他两个例子。当香港还在英国管辖时,台湾的亲民主派团体为中国的人权而公开的站出来。而双方的贸易还有所增长。所以我对他说不好的事情不会发生。

那位议员看了看我后说,好,我会签名的。整个过程还少于两分钟。

当我们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我回忆起师父说过:“有时正念强的时候一句话就能救了人”[3]。这个过程提醒我在讲真相时候我们要注意保持冷静和放宽心胸。这样的话我们就能接受到智慧,并用所需的智慧来和人沟通及救度众生。我再一次在心里感谢师父。我回顾了我在做完介绍后,那议员给我的建议,我能发现师父安排了所有的一切。

我协助在议会的活动大约有两个月。这么多不同的过程给了我一个机会向内找,并认识到我必须在个人修炼上要提高。能和这么多来自英国和欧洲的学员一起工作并向他们学习我感到非常荣幸。我希望我在今后能做更多。

我想感谢所有我最近有机会在一起工作的学员。我想引用师父的话来结束我的交流,师父说:“大法弟子保证每天的修炼是必需的,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圆满的路上,两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与否的修炼状态。社会形势会变化,修炼的要求永远不会改变,因为那是宇宙的标准,是大法的标准。”[4]

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提醒》

(二零一六年英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