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言行是世人明真相的关键

更新时间: 2016年09月0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九日】一个生命能够修炼大法,是无比幸运的,但是,大法修炼却是极其严肃的,如果大法弟子由于自己的言行不符合大法的标准,不能证实大法,可能会令众生因大法弟子没做好而产生了负面思想,从而失去被救度的万古机缘。

明慧网《第十三届大陆法会征稿通知》中有这样一段话:“希望更多的同修珍惜所剩为数不多的正法时期明慧法会的机缘,写出自己正法修炼的实例、提高过程和对法理的正悟,以便大家相互促進、共同精進。如果我们的法会都有助于更多的同修学会以法为师向内找,在任何矛盾中都能切实对照法来找到自己的不足、提高心性,我们大法弟子的整体就能更好的证实法、起到助师救人的作用,减少救人的损失。”

看到这段话,我当时还想不到我有什么不妥及这次法会我写些什么,然而最近发生在我家人(同修)和自己身上一些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差点毁了世人的事,使我惊醒。我把这些看似小事,实质是非常严肃的修炼问题写出来,从而警醒自己一定要对大法修炼负责,对众生负责,归正一切不正的言行。

我的母亲因我修炼大法而有幸听闻师父的讲法(严格说并没有做到实修),但最近我的弟弟、弟媳、妹妹都对我母亲很反感,甚至还吵了架。上周,弟弟、弟媳来看我,诉说了一大堆母亲的不是,还因我父亲一人在老家,大家对他不放心(觉得他身体不好),就让我母亲回老家照顾父亲,母亲就直接对家人说:“生死由命,不要如何如何……”,此话一出,顿时令弟媳等人觉得母亲很无情,很难相处,怎么会这样?还说母亲说一些他们不理解、又听不懂的话,压制晚辈按照她的意思去做。他们并不懂母亲并没有真正实修,没有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从而对大法产生了不好的看法。

当我听到这些话时,心里为之一震,我耐心的听完弟媳的诉说,待她冷静一点后,我和她说了发生在我自己家的事情:“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和你说说我们家的保姆吧。在她来我家之前,她去过一个老太太家里做家政。听说老太太炼法轮功,这个保姆不干了,因为以前电视上的栽赃陷害,她告诉我她很害怕。后来到我们家来照顾小孩,通过接触,她觉得我们很善良,人也很好相处。并且当保姆知道了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后,她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句:法轮功没有那么可怕,不像电视上说的那样,还知道很多有文化的高级知识分子在学,从而改变了对大法的不正确看法。”

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弟媳清醒了,她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弟媳在前两年听过师父的讲法录音,虽未走入修炼,其实,对大法的好是认可的,可能由于母亲的言行令她十分反感,从而在思想中产生了排斥。

我在和弟媳聊天的过程中,谈到了世人对大法态度的转变是因为一个大法弟子做得好,但是切不可因为一个大法弟子没做好,从而就否定大法,对大法本身产生负面的思想啊,这一点弟媳真正理解了。我说:“通过我家阿姨的这个转变,你想想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如何证实大法有多么重要啊!”

当我说出“证实大法”这几个字时,心里又是一震,突然间好像明白了“证实大法”这几个字的深层含义。说来惭愧,修炼大法几年,师父多次提及证实大法,自己好像似懂非懂,并没有真正理解,通过这次好像突然间明白了什么是证实大法及其重要性。

回想这段时间公司同事之间讲话的语气不太友善,而且也是带有强制和命令的,当我听到后,只是觉得为什么他们会这么说话呢?并没有及时向内找,当看到弟媳对母亲这些不善的言行的反映后,我也没有及时看看自己。

当我看到师父在《精進要旨》<清醒>这一篇经文后好像才明白自己其实是很不善的,并且工作中带着强制性,而且在公司与员工利益之间有冲突时,将公司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没有设身处地的站在员工的角度着想。难怪一位员工在通话时说:“你告诉Z总,我现在很讨厌她!”

师父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别人心里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从,那么看不见时还会按着自己的意愿行事。”[1]

早些年,很多认识我的人说我很强势,而且很会辩解。我修炼以前并没有发现,还觉的没什么,修炼后有所改变,也有人称赞我说:“你很面善”,但直到有一天我和一个人讲大法真相时,她说了一些话才让我真正认识到其实自己好像在例行公事机械的讲真相,并且想把思想观念强加于人,没有真正发自内心的站在为她好的角度上去讲大法真相,她说:“你说了这么多,我在静静的听,但不代表我认同你的看法,我只是出于礼貌没有打断你的讲话,你想把你的思想观念强加给我。”我回答:“我并没有这么说呀。”她回应:“你是没有明确的说,但你话里面的意思是有的。”我认识到,由于自我太强,没有证实大法,而是证实自己了,执着于口才,把世人给推出去了,由于这个强大的执着,导致我没有向这个生命讲清真相,也没有劝退她,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还有就是上文说到的,那名员工之所以会说出“讨厌”我这样的话,是有原因的,公司因要派这名员工去外地监督工程,考虑到工期较长,我就在员工临出发前,带着命令的口气(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对这名员工和他的下属说:“考虑到这个工程周期长,费用高,因此,公司就不按以往外出补贴的方式给你们发补贴,而改成外出食宿公司承担,等工程结束了,再给你们发个红包这种方式。现在,公司费用紧张,请你们理解一下。”这名员工当时脸就沉下去了,只是说我不要公司的钱(并没有表示同意这种改变补贴的方式,这是事后他说的)。另一名同事倒是说:“没事,没事。”我就以为员工同意这种方式了,就没有再深想了。只是在回家的路上,觉得今天对员工说话的语气不是很好,并觉得是不是不应该改变补贴方式,但当时我还是没有及时的向内找,从而在后面险些由于自己的这种做法导致员工因气愤而离职的事件。

由于公司事情多,我没有及时和行政部沟通改变了这次工程发放补贴的方式。工程施工近两个月,第一个月,行政部按以往的补贴方式将工资和补贴一并发给了这名员工,这名员工没说什么,第二个月,又到发工资的时间了,行政部告诉我,这次要取很多现金发工资,光是某某员工就要接近两万元,我说:“怎么要那么多?哦,我想起来了,我没有及时和你说,公司改变了做工程发放补贴的方式,这样吧,上个月多发的就算了,就当奖金吧,毕竟员工也辛苦,但这个月就按公司定的去做吧,在原工资的基础上,你给这名员工发三千元的奖金,另一名发二千元。”行政部的同事还提醒了一下:“员工同意了吗?”我回答:“同意了。不过,你还是要和他们解释一下上个月和这个月计算补贴的方式有所不同。”

我自以为公司多发了那么多奖金给这名员工,他应该会高兴的,岂料,当行政部的同事给这名员工打电话解释的时候,这名员工非常激动,情绪非常不好,还在电话里说了很不好听的话。他说:“你转告Z总,我现在很讨厌她,我是不同意这样改变补贴的方式的,只是因为当时突然在我们出发前告诉我们,都没有思想准备,所以我才被迫默认的。并且我们在外面很辛苦,早上五点钟就要起来去工地,如果她要这样算,食宿我们自己承担可以,但我们的加班工资公司怎么计算?我也不多要公司的钱,就把我们这一个月每天加班三小时的钱算上。我很伤心,做完这个工程我就不干了……”

这时,我才意识到,我没有真正站在员工的角度上考虑,我很自私,只考虑公司怎么省钱,而没有顾及员工的感受。听到这些话后,我没有生气,因为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不该这样对待员工,我立即和行政部同事沟通,让她先安抚员工,了解员工真实的意思,并承诺如果他提出任何合理的费用,公司都答应。我也做好了一切最坏的打算,把心放下了,坦然面对,当我把心放下了,真诚的向这位员工展示公司的一片诚心,这名员工看到我的诚意后,也就没有再愤愤不平了,情绪渐渐平稳了,没再说辞职一事。

唉,我连一个常人都不如,员工都会说不多要公司的钱,而我却因为自私想少付点工钱。

其实现在想想,我是后怕的。由于我的自私、重利,并执着于自我,工作中又带着强制(这就是党文化的真实写照),所以,我想起以前我和这名员工讲大法真相的时候,他虽没直接反驳我,嘴上也没有说不好的话,但他在心里不一定认可大法。因为我虽然告诉了他,大法如何如何的好,可是他并没有在我身上看到令他真正认可大法的地方,并且这一次事件,更令他生气,深深的伤害了他。我不但没能证实大法,还差一点把他给推了出去,我真的是修得太差了,如果由此他对大法产生了负面思想,我就做大坏事了。难怪丈夫(也是同修)很多次都说我,你根本就还在门外呢!当时我心里还不认同。

虽然在这些年讲真相中劝退了一些人,但我感觉我还是修得很表面,没有寻到根上,这个“我”真的是太强大了,壳太硬了,即使我写到文章的尾声了,那个假“我”好像还是不痛不痒,我一定要破这个壳。

由于自己的不悟没能真正实修和没有及时向内找,被邪魔钻了空子,近段时间学法不入心,犯困,炼功受到干扰,发正念倒掌或杂念很多,公司事务也有一些不顺和麻烦事。意识到这是干扰,但问题出在哪里并不是很清楚。我基本属于自己修,比丈夫得法晚,我们俩没有形成整体,也很少交流修炼的话题,各自修各自的,我知道其实这是不对的,但一时又无法突破,我就多学法,并看到最近明慧网上同修交流文章多次提到加强发正念,我就集中思想发正念,清除这些不好的东西,现在修炼状态比之前好多了。

今天看到师父的《道法》这篇经文时,心里“轰”的一下,突然间好像师父帮我打开了一层法理,师父说:“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2]

师父是在点化我呀,我要返本归真,怎能放任心性问题?正法已经到最后的最后了,我要好好修呀,不能再因为我的执着和不善把世人给推出去了,否则正法结束了,因为我做的不好,没能救了有缘的众生,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那真的是犯了大罪了,我如何面对师父,如何面对众生啊?!

文中有不符合大法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