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熔炼成真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二零零六年底开始背法,一天背五页,期间老父亲去世,婆婆重病住院,背法也没间断,好长时间都是一天背一段法,第一次背法用了九个月,用的时间虽然长,可喜的是我真正得法了。由于背法必须思想集中,所以外来干扰根本進不来。当我背到最后剩几段时,我感到我全身的细胞都在欢呼雀跃,他们真正得到了能使他们得救的大法,我还没背完,他们已经开始欢天喜地的庆贺了。

背法一个月后,考验就来了。十月份有一天上午,我给单位领导送了一本《九评》让他看,晚上丈夫下班回家,被邪恶操控着象疯了一样,逼问我:你还给谁东西了,到大街上问问,你都给谁资料了。这次我没有象以往那样害怕,我心想我有师父管。我发正念不理他,他逼着我下楼去火车站,他要和我同归于尽。他抓着我的衣领往火车站附近走,我这时坚定一念:如果他对我不利,我就喊师父。我们站的地方距铁路地面三四米高,他邪恶的说:不要怕,我陪着你,火车一过来一下痛苦就结束了。说完他就开始往下推我,我马上坐在地上,大喊:师父救我!本来手已在边缘了,不知怎的,身子一下又到里边了。后来他放弃了和我同归于尽的想法,我们一起回家了。

第一次背完法,我用大法赋予的正念过了一个生死关。这事过后,我对学法有了新的认识,读法干扰大,学法不得法,那我就背法。 从二零零六年开始背法,到二零一一年上半年,我学法以背法为主,从最初一天背五页到一天背十页,从一天背半讲到一天背一讲。

现在我已经背了二十七遍法,每次背完法都有脱胎换骨的感觉,正念越来越强,修去好多人心,《转法轮》中提到的人心,我都特别注意,一定要认真实修。在修炼过程中善解了和婆婆之间的恩怨。修炼前我和婆婆吵架,婆媳间矛盾重重;修炼后和婆婆之间的矛盾化解了。婆婆病重时,兄弟几个轮流伺候,我和三哥配合,他晚上来半个月,我白天去半个月,每天早上一到,一盆屎布等着我洗,我没有怨言;白天照顾婆婆,善待老人,没事时就背法。最后婆婆躺在床上大小便失禁,我给她擦,她感激的对我说:你对我太好了,下辈子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

七二零后,我的压力和魔难主要来自他那里,丈夫不但抵触大法,还在外面和别的女人乱来,我知道后,心象被锤子砸了一样难受,只想和他离婚,不想看见他。有时哭着背师父的法“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1]。那段时间对我来说真是剜心透骨去执着,人心上来我就背法,用法破执着,渐渐的,再想起丈夫的所做所为,好像和我没有关系,当我把对他的怨恨心去掉后,丈夫就去外地打工了。

二零零八年,我在家里开朵小花,虽然我会电脑,但对打印的事情一窍不通,还有怕心,有次盘腿发正念想:我行吗?当时师父的法就打進我脑子里“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我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师父在保护我,也在鼓励我,我信心大增,就听师父的话,走师父安排的路。虽然没做过资料,但打印时就知道该怎样操作,遇到问题时,师父给开启了智慧,就知道怎样解决,我们不再依赖外单位同修提供资料,我们自己做资料救人。

学法,做资料,救人,发正念,我在大法中熔炼着,怨恨心、妒嫉心、争斗心越来越淡,我变的能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为别人着想,不再计较得失,心胸宽广,每天都开心,有时出去讲真相或和营业员说话,她们都说:你说话怎么那么好听啊。

我给师父上香双手合十对师父说:师父,弟子以前没做好,弟子真心想在大法中修炼,在法中精進,做您的真修弟子,请您给弟子机会,让弟子弥补过错吧!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开始诉江后,我把诉江通知和明慧网上相关文章打印下来,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那天开交流会,给同修们读明慧文章,交流诉江的事,同修们都认识到这是师父让做的,是新的天象变化,要跟上师父正法進程,交流会后有十几位同修同意诉江。

我把明慧上诉江模板下载下来,帮同修们整理诉江状,第一份诉江状五月二十三号寄出。五月二十四日我们五个大法弟子来到北京,想把诉江状直接递交高检,因对递交程序不清楚,错过了递交时间,只好在邮局用挂号信寄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

六月十八日,女儿来电话说,居委会问你是不是诉江了,让你去一趟,我不去。他们四个也接到了相同的电话,说省公安厅插手了,他们要如何如何,我们五个都认为不能配合他们,他们让咱们去咱们就去吗?我们五个去了资料点,六月底诉江资料出来后,我们就大量制作,一天能做近千本诉江资料,给各乡镇送去,抓紧时间救人。七月六日,我们陆续回家了,我丈夫也回来了,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敬佩。他变了,不再和我吵骂,不再摔我的东西,该回单位时总是交待我:在家好好的,不要让我在外面担心。

二零一六年五月底,我地区法院对同修非法开庭,同修们去法院外发正念,下午当地公安绑架了三十几名大法弟子,送到拘留所和看守所非法关押。六月一日,我被国保警察强制劫持到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我知道这是一道考试题,而且满天的神都在看着我怎么答题。我用师父的法来对待眼前的这一切,“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2],“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3],“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4],师父的法源源不断的打到我脑子里。

我心很平静,盘腿打坐,开始查找我的人心。首先是怕心,我坚定一念:就是受酷刑,就是被打死,我也要做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其次是求出去的心,以往被非法关押,求出去的人心非常重,导致过不去关,给大法带来不良影响;我再坚定一念:不求出去。

警察到我家搜到钱、优盘等,我签了字,我想这都是我的东西,到时都得还给我。我对警察说:你在执法犯法。他说:我们办案讲的是“证据”。我说:把你的条条框框摆出来。他说:审你的时候再说。

我继续盘腿打坐发正念,中午我女儿来给我送饭和衣服,我对女儿说:他们想非法关押我,你要找人帮我请律师。女儿哭了,我大声说:我是大法弟子,你哭什么,大不了一死。旁边的警察震了一下,警察让女儿走,我大声对女儿说:孩子,他们现在公务员办案终身负责制,谁办案,谁签名,如果我被他们酷刑了,如果我被他们打死了,这件事结束后,无论天涯海角,你要给我追查到底!女儿哭着问警察:俺妈会不会判刑啊?警察连忙说:不会不会,我们只是有些事问一下。

我吃完饭,继续双盘发正念,脑子里有时会想一些如何正念对待出现的事情,下午三点多,看我的小警察突然走了,我没在意,两三分钟后,师父点化让我离开,我穿上鞋,推开铁门,到走廊里,旁边屋里也没人,我推开电子门走到院子里,人们各干各的事,我走到大门口,有三个警察在那站着,其中有警察在打电话,他看看我,继续打电话。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堂堂正正走出了派出所,现在已溶入正法洪流之中。

师父说:“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5], 想在大法中修炼,学好法是根本,是走好走正修炼路的根本保障,一切正念来自于法,学好法才有正念,有正念才能过好关,才能证实法。

有一天我学完法,突然对大法弟子的称号有一种全新的感觉,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对同修说:我突然感到我是大法弟子,啊!我是大法弟子,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太幸福了。同修说:在你这个境界中师父让你感受到的。

查找我的人心,还有怨恨心,亲情,怕心等人心没修去;前几天同修给我制造了一个很大的心性关,当时人心上来,就想:明天就离开,去外地不再回来。一天的时间都在选择留下还是离开。我对自己说:你不是要在法中熔炼成真金吗?固守的可是杂质呀!而且师父也点化我把心一放到底。最终还是正念占上风,选择留下,修炼就是要修去杂质,最终剩下的才是真金,通过这件事,我发现了隐藏的人心,扩大了心的容量,对待同修要宽容,要善良,理解同修,用纯净的心相互配合好才能多救人。

修炼十八年,从开始的跟头把式走到今天,一直做着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在大法中熔炼,离不开师尊的呵护加持。感谢师尊的洪大慈悲,一直给弟子做好的机会; 感谢师尊时刻看护,让弟子一次又一次的化险为夷,我无比荣幸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弟子感恩之心无以言表,只有在神的路上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不辱使命,以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