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救人的真相资料撒遍山村民宅

更新: 2017年01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二日】我们县城区里大法弟子多,真相资料到处可见。通过了解得知,我市有些乡镇大法弟子很少,有的乡镇只有几个人,并且至今也不敢走出来讲真相,所以很多偏僻农村十多年也见不到真相资料。我想尽自己所能,把救人的真相资料撒遍山村民宅,给每一户众生一次选择得救的机会。

从二零一零年初开始,无论是寒风酷暑,只要客车通,我都坚持到村里发大法真相资料、劝三退。在师父的加持保护下,在同修们的配合支持下,我突破了重重困难,走遍了三个乡镇,现在是第四个乡镇了。

这些乡镇的每个村,几乎每户都留下了我救人的脚印。因为我每次发完资料,都用笔记下街道、门牌号,没发的下次接着发,哪怕是山坡上的住户也一家不漏。这是我自己给自己订的目标。我想大法弟子想干什么,就应该用心干好。

一、苦中乐

前几年真相资料少,一周我只能去一次农村,后几年真相资料多起来,我就三天去一次,两天去一次,现在是一天一次。看到家中锁门的就放一本真相期刊,不锁门的我就進家讲真相、劝三退,讲完就送他们真相资料、光盘等。

刚开始几年没遇到什么麻烦,一只手提一包资料,一只手提一包光盘,挨家進,不知害怕。后被人恶告,我担心真相资料会被村治安或警察夺去,就采取先把资料发完,再讲真相。冬天、春天每次都是二百四十本真相期刊,内夹一个单张,装在自封塑料袋里,再提一些光盘。因拿资料多,以发为主,见人就讲真相、劝三退,讲完再送光盘等。

在雪花飘飘的冬天,大清早手冻僵了,有的山村不通客车,我提着这些东西得走七、八里山路才能到。也有的时候遇到好心人把我捎進村。二零一六年的夏天太热,村民们都在大街小巷乘凉,他们看见我发真相期刊,吓得大惊小怪,人多嘴杂的,有的要举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就选择中午去发,因村民们午休时街上人少。我想一定要叫他们明白真相,因为他们被毒害的太深,从未见过真相。

这样我每天带上一百五十份期刊,内夹两个单张,其中一定夹一张《给有缘人的一封信》,还带一些真相光盘。坐客车到村子里发,发完随着客车回来,遇到人就讲真相、劝三退,再送真相资料。有的山村建在山坡上,我累的直喘,汗水顺着脸往下滴,汗水浸透了衣服,全身似洗了澡一样,口干的发苦,每天中午如此。但想到众生能明白真相,泪水笑着流了出来。

有一次,我到一个村子发了一半资料,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我冒雨继续发,有好心人在胡同里叫我过去躲躲雨,我说:不用啊,谢谢。还有的人问我图个啥,我说:不为名利,你能得救就好。这个村发完,要到另一个村坐车。雨仍下个不停,要过一条小河,浑浊的河水看不见底,不知有多深,四周一片田野看不到一个人,心里有点怕,但想到有师在、有法在,不怕,就过去了。虽然衣服全湿透了,但回头看看这一百多户的都能看到真相了,心里觉的踏实。

我每次出了村都感恩师尊又一次保护了我。

二、众生给我鼓励

有好几个同修告诉我,说我发过的乡镇,她们在集上讲真相好讲,三退的也多,没讲过的乡镇就不好退。

有时我也去我发过的乡镇大集上讲真相劝三退,有的人讲江泽民被起诉,讲的头头是道,说人家法轮功讲的真是理。我想这是师父用常人的嘴来鼓励我吧,没有白做。

由于常年坐客车,爱听真相、做了三退的司机很尊敬我,这样客车成了我讲真相、劝三退的场所,有的司机还帮着讲。很多客车上的人都认识我,我一讲,他们说不用说了,你发俺村的小本都看了,小本上讲的有道理,给我们退了吧。

有个几百户的村,我最后一次发完后,挨家劝三退,他们已看过真相资料了。我刚想進这家,家里出来一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他说:大姐这每个家发的东西(指真相)是你发的吗?我说是。他又说:太佩服法轮功了,这共产党这么抓,你还敢大白天发。我看过你上次给的光盘,太好了,法轮功真了不起。他告诉我真名做了三退。

还有很多村民叫我去家里吃饭,还有拿水果的,我都婉言谢绝了,还有的端水的,实在太渴了我就喝碗水。

还有一次,资料发完了,我朝大街上一大堆人走过去讲真相、劝三退,不料村书记也在那儿,要看我身份证,说我反党等。我告诉他,中共灭亡是天意,希望他快明白真相三退,大难过后留下来还当村官,更好的造福这一方百姓。我朝大伙说:天赐幸福保平安,免费的光盘谁要?十几个人一下子将光盘抢了个空。

三、向内找一念之差

二零一六年二月份,我去了一个百里外、大山里边有六百多户的山村,老百姓从没见真相资料,受中共谎言毒害太深。第一次我拿二百四十份期刊,发到一多半时,被一群男女跟上了,一男子抓住我,打电话找村书记,书记没来,我当时想到的是绝不能让众生造业。我说:这些资料是大法弟子省下的钱做的,是来救你们全村人的命的,快松开手,我发完你再抓也不晚,否则我还得来发。我一甩手撒腿就跑,然后我就跑步发给每家,他们在后面追,趁他们看不见时,我把一大半资料放在草堆里面,拿出几十份跑步发,在一转弯胡同门口,有一个小矮院墙,我就躲在下边,求师父保护我。他们过来怎么找也看不见我,找了一会就走了。我出来把包里的资料发完后,去拿草堆里那些资料,胡同头还有人在,我当时发正念叫他们别转头,我就贴墙走,把资料拿走去东街发完了。

因为这村没发完,第三天下雪我又去发,资料不够没发完,我又去发一次,在大街面上发时,被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妇女抓住说:反党的今天又来了,这一下跑不了。她招呼人叫打电话报警,围观的十五、六个人谁也不听她的,因为互相夺包我俩倒在地上。她说把资料给她,烧了就叫我走,否则就报警。我说不能眼看着你造业。我这时心想应该向内找了,哪里不对了发生这样的事?我发现自己对这个女人有怨恨心,我马上发出一念,解体操控她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我是大法弟子应该慈悲她。在一瞬间,她说:大姐咱俩歇歇吧。她松了手。我给她讲真相,她说你走吧。我又开始发,发完了资料出了村。

四、被绑架后实修自己

有个大村我已经发三次了。在最后一次发资料时,我正在弯腰给一位老人讲真相,突听背后一刹车声,转身一看是警车,下来两个警察,我笑着说:你们怎么来了?他们大骂,夺去了我的包,把真相期刊倒在地上照相、录像,把我拉上了警车,车窗开的,我对围看的人说:大家别害怕,我一会儿就回来了。

去了派出所,国保队长来电话叫我接,说:你整天跑这个乡镇吗?我说如果这个乡镇人都能得救,你们政府还得感谢奖励我呢。我给派出所警察讲了真相,十多分钟就放了我。为了证实法,别叫众生害怕,我当时返回这村,围看的人还没走,我对他们说:我说是真的吧,不一会儿这不回来了,现在谁也不抓好人。我用行动告诉他们好人抓了也得放。

又一天中午,我在一小山村发资料,发完后,得走几里路才能出来坐车,半路遇上警车,两个警察其中一个我认识,他破口大骂,我就发正念,不让他犯罪。他骂完说:滚。我说:你们慢走,一路平安。我看他们的背影,心里可怜这些人被邪党洗脑毒害太深了。这个乡镇发完后,我亲自去派出所送真相资料。

虽然被抓后又放了,这也是我有漏,被旧势力干扰。向内找,想起这期间参与一件事情,我们几个大法弟子想帮助常人做一件好事,结果黄了,其实用法来衡量是做了一件不符合法的事。师父说:“因为看不见事物的因缘关系,就是这个事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存在着哪些因缘关系。一般的修炼者没有那么高的层次,看不到这些东西,所以就怕表面上是好事,一做说不定是坏事。”[1]当时我参与了此事,快办成了,硬被常人给弄砸了,其实师父提前在梦中点化我了,我悟反了。并由于此事在同修间造成间隔,干扰了救人。

其中A同修,我们十多年配合救人,从没红过脸,这次她像变了个人似的,什么难听的指责话都说了,说此事砸了是坏在我手里,不想再和我配合救人了。我想:她跟我配合救人,多年来总是任劳任怨,再苦再累从不叫苦。我没有动心,心想,她就是脾气不好,别的都很好。这也许该我提高了。可是过了好长时间,我跟她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好好谈了谈,她还是那样不理我。

我向内找也找不着根,难道我几次被抓产生了怕心?还是什么人心应该去了,为什么同修没完没了?一定是我哪不对了?心里说:师父,您叫我协调跑腿我没做好,叫师父失望。不由的泪流满面。我一遍一遍的背法:“大觉不畏苦”[2],背着背着,突然一股慈悲的力量打入微观,身体被震动,忽然不知怎的我放声大哭。我跪在师父大法像前:师父啊,弟子错了,对不起您,对不起众生,对不起参与此事的同修,在众生急等得救之际,我却做了不符合法的事。我忽然间明白了,我到底错在哪里了,我向内找是有条件的,我一边自己向内找,一边又要求同修向内找,这不是真正的向内找,根本就不符合法,我亲身体会到,真正的无条件的向内找,思维一点一滴都不找别人,就找自己。这时我马上打电话给同修,哭着说:都是我的错,这事我不参与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对不起你们几个人,请原谅我吧。我承认错误。同修的态度马上变了,现在我们又相互配合救人如初。

作为修炼人,我悟到遇到问题就得找自己的错,是自己的错必须承认,别人的错那是别人的事。师父看见我真想找自己,就把向内找的法宝打入我生命的本质。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差一点也不行。

五、警察也是等救的众生

警察是真正被迫害的可怜的众生,整日被邪党洗脑,为了养家糊口,为了生计做了警察。从法中得知,也许在天上下来时,他们不想当警察,因为剧本中正负演员都得有,所以说这些警察是被旧势力安排的,也是等救的生命。

几年来,我一直没间断给公安、派出所送真相信和有关资料,常给国保大队长打电话讲真相,有时讲二十多分钟,当然打之前,先打好底稿。二零一五年诉江时,听说公安从市区截获大法弟子的诉状,我打电话告诉他,诉江是天意,千万别做违反天意的事,那要遭天惩罚的,会祸殃子孙后代的,同时讲大法真相。后来得知全国各地为诉江遭迫害的大法弟子不少。我又用心写了封真相信,花了一百一十元钱买了个随身听,录了传统文化,我把真相信和随身听送给他。当时他和一个警察在场,我说这小机子是我从生活费中节省下来的钱买的,你们这个岁数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传统文化,要珍惜,一定要用心听啊!我又诚心的说:今天主要和你说说诉江的事。你们回想一下,迫害法轮功十几年了,你们一直跟江泽民不回头,跟着瞎跑,现在你们也该清醒了,看清形势,迫害法轮功的劳教所都解体了,迫害法轮功的高官纷纷落马,树根都拔起来了,你树梢还能活几天?我们师父慈悲,一直给警察得救的机会。现在诉江是天意,罪都算在江泽民身上,你们是被利用的,也是受害者。天象变化谁也挡不住,迫害法轮功的高官遭恶报。希望他们心存善念,善待、保护大法弟子,将功补过还来的及,将来法轮功真相大显,有人诉你们,如果你们从现在开始做好,我将站出来替你们说话,怎么样?为诉江你们不能动大法弟子,只有保护,为你们的妻儿、为养育你们的父母想想吧!说完,我刚要骑车走,他俩都喊:小心点,现在是下班时间,车多慢走。我说谢谢。

不论我在哪个地方被构陷抓去派出所,国保大队长就告诉他们我有病不能抓,就把我放了。一次还用车把我送回家。有一次还把以前在我家拿的两个MP3还给了我。

我知道,我能走到今天,不管做了多少,每一步都是师父和大法的力量。我每天重视学法、背法。时间抓的很紧,夜间十二点以前没有睡觉,都是发完正念再睡,虽然每天身体很累,心里很充实。

我所去过的村,村村撒满了小册子、光盘,很多人明白了真相,这里面包含着多少同修日夜默默无闻的配合和辛苦付出,我只不过是完成最后这道工序,跑了跑腿。想到有多少同修在为救人这件事上奔忙,在此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只有实修才能报师恩。

双手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