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正念的威力

更新: 2017年01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七日发表了佛学会通知《加强发正念》,我认识到这是师父的严肃提醒。我计划利用假期全身心的做到四个整点发正念。

我刚发了一两天,“麻烦”就接踵而来。看来邪恶见我发正念灭它们就急眼了,想通过制造“麻烦”阻止我。我反而更加感到“加强发正念”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每天必须保证四个整点发正念。期间,我的防盗门的把手被人砸掉了,锁没坏。这显然不是小偷干的,象是谁和我有仇以此解恨。我想我是修炼人,就当还业了。锁没坏,不影响门的使用,我把门把手扔了了事。

接着,我心里又感到不安。我就发正念,还是不安。我反复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还是不安,我干脆到门外转转。这一转不要紧,我看见我的门上放着一个黑东西,看不清是什么。我搬来凳子,登上去一看,是一个黑箭头,尖对着屋里。我明白了,这是常人摆的风水阵,目地是要用黑箭射杀我。心想:跟我玩这个?这对我没用。我拿下黑箭头,背诵“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1]!

这只是序幕。我的“麻烦”一个接着一个,一天一个新花招,招招毒如蛇蝎狠如狼。在谣言挑唆下,家人每天回来都歇斯底里的发作一通,干扰的我心烦意乱。

是谁在源源不断的给家人输入恶毒?我把这些“麻烦”归类,发现都是旧势力能够利用的最后的因素,包括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旧势力利用我的家人干扰我,目地是让我放弃修炼。

邪恶的攻击一次比一次凶狠,把我身体最深处的业力都激将出来了。我开始打喷嚏、咳嗽、大口大口的吐脓痰。一周后,火燎泡布满了鼻孔和上唇之间,密密麻麻的,好象被马蜂蜇了一样,鼻子下部和上唇都肿起来,上唇肿的比下唇厚出一倍多,鼻子下半部肿胀后从前面能看见鼻孔了,我变成个“猪八戒”。因为鼻子肿的又硬又痛,不能擤鼻涕,只能把鼻涕吸到嘴里再吐出来。与此同时,我后背也出了一大片类似的脏东西,也是又痛又痒。

师父说:“法炼人的功法,就是一些状态都会从功中、从法中体现出来。”[2]我的环境和身体出现这样的修炼状态,我有什么执着心?是什么力量控制我的家人犯罪?最后,我找到了,是我对亲情的执着。我对亲情的执着为邪恶提供了栖身之地,成了邪恶的帮凶。我请师父功力加持我,四个整点发正念,重点清理情魔的干扰。

家人带回的最后一条谣言说一个老乡的妻表姐,在老家自杀了,目地还是让我放弃修炼。在正念作用下,我没了以往的愤怒,我感到家人和背后的怂恿者都非常可怜,在如此关键的历史时期,竟然听信了谎言,把自己置身于被淘汰的危险中!我真希望家人和背后的怂恿者,都能幡然醒悟,立功赎罪,走向美好的未来。我平静的说:你不是说眼见为实吗?你见了吗?真是炼法轮功的吗?是自杀了还是被杀了?这样吧,你去问问,这个叫什么名字?是哪个村的?我一定去调查调查。家人立刻回答:这好说!我马上就给你打电话问清楚!我支持你去调查!结果一说要去调查调查就没了下文,谎言不攻自破。家人终于沉默了。

假期结束了,我去上班,单位窗台上有一只毒马蜂,已经干了。我想,我的火燎泡怎么和蜂蜇的一样,后背还出了一大片类似的脏东西,原来是另外空间的毒马蜂蜇的!另外空间的邪恶解体了,这个空间的毒蜂也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四个整点发正念才一个月,就出现了如此立竿见影的效果。至此,我业力表现消失了,就连脸上的色斑也跟着消失了。整个人看上去容光焕发。更神奇的是,近两年来,我喉咙里好像一直有东西堵着,声音也有点沙哑,有点老态龙钟的意思,这次也跟着恢复了正常。最神奇的要算是头发了,多少年没长过新头发的、几乎要后退的发际,也跟着长出了一圈新的短头发……脱胎换骨的变化,让我向年轻的方向退。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