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师父教我做好人

更新时间: 2017年01月2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一日】修炼前我脾气暴躁,再加上心脏病、类风湿、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折磨的我生不如死。我苦苦思索人生的意义、怎样能让我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却不得其解。最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我自己就是一名医生,守着大医院和那么多技术高明的专家,却治不好我的病。

就在我对人生悲观绝望之际,也就是一九九六年三月份,我有幸遇到法轮大法。大法教会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的身体很快恢复健康。

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年来我身体健康,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针,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疗费。通过修炼我身心得以净化,道德得以回升,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从不计较个人利益。

在工作中勤劳认真,身心轻松。同事和患者都说我学了法轮大法后,既年轻又漂亮。找我看病的患者越来越多,经常中午下班了还有几位患者没排上,我就不休息接着为患者治疗,让患者早点减轻痛苦。患者也很感动,就有请我吃饭的,我一一谢绝,我告诉患者: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教我要为他人着想,不能给你们添麻烦。后来为了打消患者请我吃饭的念头,干脆就从家里带午饭上班。

患者们都很尊敬我,来我这里看病的,既治好了病又听了法轮大法真相,同时又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邪党及团、队)。我和在本院工作的另两位同修相互配合,帮单位几百名职工做了“三退”(全院只有四位受邪党文化毒害太深的没退)。我的亲属近九十多人退出了邪党组织。我为那些能给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的众生而高兴。我每天都沐浴在佛光普照之中,每年都被评为我市先進工作者。

我家兄弟姐妹六个,一个姐姐,四个哥哥,我最小。二零零七年我退休了。单位返聘我回去工作,我没同意。因为我的母亲已八十一岁,独自一人生活,姐姐、哥哥们都在为自己的家庭、事业忙碌着,没时间照顾母亲,我是大法弟子,就该主动去照顾母亲,让母亲舒心的度过晚年。二零零八年我就搬到母亲家和她一起生活,每天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同时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虽然每天感到时间很紧,但我内心感到很欣慰。

一天母亲对我说:“我年岁大了,想把年轻时积攒的金、银首饰给你四个哥哥分了,去年已经给他们分了一次了,没告诉你,你有想法吗?”我笑着说:“妈妈,我是您的女儿,我什么想法都没有。我学大法以后,把这些东西都看淡了,给哥、嫂们我同意。”母亲还说将来她要把她在市中心的八十平米的楼房给我四哥,问我同意吗?我很平静的说:“妈妈,房子是你的,给谁是你的权利,我同意。”

哥嫂们知道后都说小妹照顾母亲了,房子应该给小妹。我说:“照顾母亲是我自愿的,况且我自己有房子,我不要。”

一年后母亲得了小脑萎缩,瘫痪在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我每天给母亲洗涮、梳理、喂饭,母亲大、小便都不知道了,经常把粪便抓在手上、抹在身上、被子上、墙上,我都不厌其烦的给她洗净。哥嫂们常说:小妹对咱们家太有功了,把老妈伺候的这么干净,谢谢小妹了。我说要谢就谢我师父吧,是师父教我这么做的。哥哥们都说谢谢李大师!让我们有这么好的小妹。哥嫂们都认同大法好,也向他们的亲朋好友讲述大法真相,可喜的是亲朋好友们也都同意“三退”,给自己选择了一个好的未来。

师父教会我“做而不求”[1]。二零一五年的春天母亲安详的离开了人世。在照顾母亲的七年间,我没要过母亲、哥嫂们的一分钱。哥哥们商议把母亲生前积攒的近二十万元钱,分给我一半,认为我护理老妈这么多年太不容易了,付出那么多都没怨言,多给点就算辛苦费。我仍然说:“照顾老妈是我自愿的,咱们兄弟姐妹六个,都是妈妈的儿女,要分这钱就平均分吧。”哥哥们看劝不动我,只好采纳我的意见。哥哥们又拿钱让我出去旅游放松放松,我谢绝了他们的好意。

师父教会我处处为他人着想。母亲的丧事办完后,我就背着哥哥们从母亲家搬了出来。四哥、四嫂知道后落泪了,说:“小妹你就住吧,我们永远不会撵你的。”

二十年的风雨修炼中,不管在多么恶劣的环境下,修大法的决心从来没有动摇过,每一步的前行,都渗透着师父的无数心血。人类的任何语言都不能表达弟子对师尊的感恩:师父,谢谢您!谢谢您在这十恶毒世中一直呵护着弟子,让弟子在助师正法、救众生中做自己该做的,感谢您不嫌弃弟子业力满身,用真、善、忍教弟子做好人,每天做着神圣的三件事,幸福的走在神的路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