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张淑琴控告江泽民遭报复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二日】我叫张淑琴,家住宁夏固原市,因患头疼等疾病把我折磨得生不如死。一九九七年,为了治病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不久,我的头疼病等都好了。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我的精神面貌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以权代法,诽谤迫害法轮功,使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遭受各种迫害。二零一五年下半年我依法实名控告了江泽民。

二零一五年冬天的一个早晨的九点多,固原市公安局的杨富春带着五个人(四男一女,其中两个男的穿着警服)开车到我丈夫单位,强行劫持我丈夫回家打开屋门。

这些人在我家拿手机到处拍照,随后又把我强行绑架到国保大队,逼问我控告江泽民的诉状内容是哪来的?并逼我签字。我坚决不签,他们到中午十二点才把我放回家。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一日一大早,杨富春带着李东升等人去我丈夫单位,谎称有点小事把我丈夫骗到单位外面劫持上车,再次到我家,我当时正在家洗衣服。

他们把我绑架到车上后,就像土匪一样翻箱倒柜抄家,包括灶房地窑、子女的房间都翻了个遍。李东升还将全部过程摄了像。

他们在我家找到了二零一四年大法的真相台历,把我劫持到国保大队逼供。问我说:你三妹张君琴在哪里?真相台历谁给的?控告江泽民的状子哪来的?

中午他们出去吃饭,把我锁在禁闭室里,因为时间长,我两腿不能动了。

他们吃饭回来以后把我挟持到北塬公安局,再后来李东升和另一个警察把我挟持到了青石硖拘留所。

因我一天没有吃东西,再加上他们逼供、摄像,人看上去脱了形,拘留所拒收。李东升给拘留所的头打了电话,然后把我拉到中医院检察后,又送回拘留所。

拘留所的把我全身搜了一遍,叫我穿囚服马夹,我不穿。拘留所的杨勤辉说:你不穿我就把你打死在这里,说着就冲过来打我。因为他用力太猛,拳头打来落空了,最后又照相,签字强逼我穿上囚服。

第二天早晨一个吸毒犯让我叠被子,我没叠,她跑去给杨勤辉报告了。杨勤辉气恨恨地让我们大约二十多人排队看污蔑法轮大法的录像。我闭着眼睛不看,杨勤辉边辱骂我边向我额头猛击一拳没打中。

杨富春、李东升再次到拘留所逼供,让我说出三妹妹张君琴走哪里去了,真相小册子哪来的,谁给的。还威胁说要去我女儿家(因我女儿也参与起诉江泽民)。一直逼问到下午五点多才停止。

第三天下午两点多,杨富春、李东升带着我丈夫、弟弟、五妹妹(不修炼)到拘留所逼我签字、按手印。

在这之前四五个警察把我五妹家翻箱倒柜从里到外翻了个遍,连房顶上都未放过,还威胁我丈夫、弟弟、妹妹说:要把我五妹拘留作人质。当时我五妹孩子有病就没有拘留。警察威逼我丈夫、弟弟、五妹妹保证我三妹张君琴回家后要向他们报告,还到我儿子单位去找我儿子。

第四天下午两点多,杨富春,李东升到拘留所给我打上背铐,把我拉到车上,开到高速公路口威胁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逼问我三妹张君琴去哪了,真相小册子哪里来的。诱惑我供出一个散发真相资料的同修就不去找我女儿了。我说:不知道。

他们要把我拉到女儿单位找女儿。车走到半路,他们停车给我女儿打电话问单位地址。这期间我出现晕车病症,吐得很厉害,他们只得返回。把我送回拘留所时天都黑了。

第五天早上八点多,杨富春、李东升又开车来了,把我劫持上了车。我问:你们把我拉到哪里去?李东升气恨恨地说:枪毙你去!

到地方时,我才知道,是固原市开城公安局。他们再次给我照相、验血,采了十个指头的指纹,又让签字按手印,然后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的后十天都是打扫卫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