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张继秋遭九年冤狱和洗脑班迫害

更新: 2017年02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张继秋女士,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遭一年非法劳教、九年冤狱关押和青龙山洗脑班迫害。被铁锋刑警队警察眼睛蒙上脏布条身上灌凉水后上电刑;被曙光派出所初春、樊凯酷刑折磨;在双合劳教所和哈女监遭吊挂、关小号、下迷魂药;在青龙山洗脑班遭酷刑迫害。

下面是张继秋女士自述多年被中共迫害的经历。

欲合法上访遭非法劳教

九七年十二月四日,那是我生命中最难忘的日子,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每天学法炼功在法理指导下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不知不觉间,我脸上的蝴蝶斑和严重的心脏病腰痛等症,不翼而飞。

可是九九年七月全国上下所有新闻媒体开始诬陷抹黑法轮功,一时间黑云压城,人权信仰、自发的民众自由炼功活动遭到严重破坏,中共邪政指使民众跟踪盯梢恶告法轮功学员。十一月末我到一学员家与几位学员欲写上访信,信未写成却被非法跟踪监控。十二月四日,铁锋分局、齐齐哈尔种畜场红光派出所警察王树义及分厂徐某等来到我家,让我跟他们走一趟。结果将我送到鹤鸣旅社地下室非法软禁起来。刚一进地下室走廊便被强迫面向墙壁站着,我们被一个一个叫去做笔录,三天之后被勒索了三千元获释。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三日,仅仅因为我欲去北京合法上访,铁锋分局、红光派出所所长李文革、康国新将我绑架到红光派出所,当晚送到齐齐哈尔第二看守所,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

双合劳教所的罪恶

我被直接关入双合劳教所的小号。刚一进小号便看到嫩江法轮功学员陈伟君(已迫害致死)被吊铐在铁床上,于学敏、王金范、孔祥利、刘金玉等法轮功学员都被关押在这里。小号的窗户没有玻璃,镶着锈蚀斑斑的铁栅栏,我们被强迫糊药盒直到夜里九点,夜里开灯蚊虫从窗口飞入,早上墙面一层蚊子,个个肚子胀满红色的血。刑事犯李春荣、何杰又将陈伟君弄到小号内的小号(鸡窝大小,站不起蹲不下,暗无天日),铐在地环上折磨十几天。肇州法轮功学员刘文君被折磨的血压高,被邪党洗脑“转化”后成为帮凶的王亚坤、郝淑华,骑在刘文君身上用螺丝刀撬嘴灌药,掐其脖子毒打致昏死。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因绝食反迫害而被反铐在床腿处,蹲不下站不起。

酷刑演示:半蹲反铐背挂(就是站不起来也蹲不下)
酷刑演示:半蹲反铐背挂(就是站不起来也蹲不下)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杨淑兰、盛奕、崔学敏、王金范、许佳玉六位学员被双合劳教所用车劫持到黑龙江省哈尔滨戒毒所继续迫害。到戒毒所卸行李时,戒毒所警察对双合劳教所警察承诺:没事儿,就几天的事儿。我们分别被关押在楼上楼下的单独房间里,不许出屋,每天有很多被邪党欺骗施迷魂药而“转化”的帮凶学员,用邪悟理论企图“转化”我,贴在我耳边讲污蔑之词,每天都有几伙邪悟的人来做“转化”。一天,她们为了搜经文将我们几位法轮功学员带到浴池洗澡时,许佳玉说很多人围攻她,给她吃月牙形、五角形、粉色蓝色的药片。许佳玉说:“我吃,我不怕!”当着她们的面就将药片吃了。隔了四十分钟左右,她们说:“差不多了,让她写。”她们让许躺在她们身上,拿来一张纸,胡说什么这张纸是生命你要珍惜云云。许将纸撕了,她们惊讶的问:“你怎么撕了呢?”许说:“你们演完了吧?演够了吧?”后来就给我们六人都弄到楼上,不让被蒙骗“转化”的学员与我们接触,这时已经有被骗的几十个学员严正声明 拒绝“转化”,坚定修炼!众多学员陆续从新修炼!双合劳教所被劳教局批评“转化”不力,因而将我们六位学员弄到戒毒所施用迷魂药,结果阴谋彻底破产。八月初,戒毒所只好让双合劳教所将我们六位学员接回双合。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三日,因抵制劳教所各监室安监控,张淑哲、刘永娟和我被调来的几个男警察拖到一楼,张淑哲、刘永娟被罚坐铁椅子,将我吊挂在窗口四、五个小时。直到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七日获释。

回家后,红光派出所所长李文革常来家骚扰,欲给我照像,被我拒绝。二零零三年十月十八日,我从外面回家时看到院子里全是警察,昼夜把守,自此我被迫流离在外有家难回。

铁锋刑警队的电刑逼供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日,铁锋刑警队来十多辆警车,警察破门而入,将只穿绒衣绒裤光着脚的我和齐大伟按到墙上反铐,非法没收齐大伟工作买断的七千元、我的三百元及五千元现金。我们被送到纺织厂二楼的一间无窗无暖气设备的空屋子里。听到隔壁一男学员的惨叫声,极为恐怖,令人毛骨悚然。在屋角处两面墙上各有一吊环,将我立于墙角,双臂抻开双手分别吊铐,双腿被脏布条捆绑,眼睛被脏布条蒙住,再用电卡子在两手的小手指根处卡住。开始摇电表,我透过脏布看到身体冒蓝光,身体被电击刺激胀痛难耐,电闸一开一合,同时我被电刑逼供,看我不说,便拽我脖领子往身体里倒水,凉水顺着衣领一直流到脚底。又是一开一合电击,看我还是不说,便将其中一卡子夹在湿了的一侧衣领上且破口大骂:××××让你不说,这回我让你嘴歪眼斜!一开电闸,我眼睛面部肌肉激烈颤动,整个面部立刻变形肌肉朝向电击方向歪,随之口水流淌。半小时后将我放下,戴上头套又用车将我送到铁锋分局铐在暖气管子上,一夜又冷又饿,整个过程我只穿绒衣裤光着脚踩在北方寒冷如冰的路上。刘晶明、安静涛等也都被关押在这里。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固定铐、反铐在大树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固定铐、反铐在大树上

翌日我又被劫持到曙光派出所。所长初春、樊凯、徐忠和、盛涛将我弄到二楼初春办公室,警察王伟、郝铎、盛涛等用皮鞋尖狠狠踢我小腿前面骨头的棱处,踢过的地方瞬间变得黑紫;又打嘴巴子、四个人打耳光逼我说都认识谁;樊凯用小木棍在我肋骨处上下划动使我痛苦不堪;将我反铐撅着飞机式;初春在我背后狠命的拎起铐子抖动,使手腕处的铐子卡在肉上疼痛难忍;一楼给齐大伟坐铁椅子等酷刑。晚上又将我铐在一楼,将沈子力(已被迫害致死)弄到二楼。夜里听到楼上对沈子力刑讯逼供时铁器碰撞声,铁链子哗啦哗啦响了一夜,他们对其用竹板打脚心、用烟头烫,用手掌尖儿顺着一根一根肋骨往里刺,最后猛力从软肋插进肝里,将其打昏迷就用凉水泼,醒后继续酷刑折磨……

四月一日,我和齐大伟被劫持到第一看守所。女警李丽杰(现为看守所副所长)问我还炼不炼?回答炼就被她抽了两耳光。因我刚到看守所什么也没有,富区的法轮功学员优秀工程师杨淑君打招呼让我与她们吃饭,也被李丽杰打了几耳光。杨淑君绝食反迫害被反串,弄出去点滴时遭毒打,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连乳头都被掐的青紫,且对其施用错乱神经药物迫害,其神志不清,走路闪脚,脑血栓症状,走路需要搀扶,被非法冤判十二年。

上面来头目参观,让我们喊热烈欢迎,我不喊被李丽杰打耳光。期间沈子力绝食反迫害,四个月后家人被勒索八千元获释;张桂芹被酷刑虐杀;安静涛、齐大伟在和平厂医院抢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五日,铁锋法院将我带到齐大伟住院的房间,齐大伟在病榻上身体蜷缩着奄奄一息,我叫着她的名字,她没有任何反应。在这种情况下照常开庭,在我们家人皆不在场的情况下秘密非法审判,我们分别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四日我和齐大伟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人间地狱哈女监

我们被送到哈女监九监区集训队,被带到厕所脱衣搜身,所有衣物被拆开抖落。犯人组长杜晓霞谈话让我“转化”,我拒绝,被罚站、逼看造谣录像、迫使我在六十厘米见方的瓷砖范围站着,早五点半至翌日凌晨二点,立正,稍一放松便遭踢打,站立后手脚肿大,四十二号的大棉鞋也穿不进去。杨静、王岩、安静涛、吴瑞芳、杨春玲、崔小萍都遭此迫害。因齐大伟身体衰弱站立不住便被站立着捆绑在铁床架子上。在十三监区我们被迫奴役做医用手工棉签,将袋子里的棉签倒出时灰尘四起,偶尔有老鼠屎等垃圾,再套上精美包装出售。也有做服装活的,早七点干到晚五点。

二零零八年十月末的一天,警察大队长徐阳、副队长牛翠松、警察张蕾、谭丽、组长李霞,以检查违禁品为由搜走经文,我被关小号。北方晚秋时节十分阴冷,小号无暖气,坐在冰凉的板铺上从早六点坐到晚十点,睡觉时几分钟身体便冰的麻木了,只得时刻翻身。二零一二年夏天,防暴警察将我们堵在车间里搜经文,又被关入小号,警察要挟我:只要你以后答应不写不传经文就放你出小号,被我拒绝,十五天后放回车间。

黑监狱青龙山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一日下午,我到期获释的前一天,农垦齐齐哈尔种畜场场长史云鹏目无宪法,指使政法委书记王立君、警察王晓松、刘科长、王某某、张某某等开五辆车二十多人来到哈女监,担心法轮功学员和家人接我,在三十一日半夜十一点半叫我起床,谎称家人来接,当我走出监狱二门时,一辆车四个人将我堵在门口,车门开着,他们劫匪一般逼我上车,途中我发觉不对便问这是去哪里?他们说“给你送青龙山洗脑班,还骗我说已经跟家人打了招呼。六月一日女儿没接到我,便斥责他们犯法,陶华阴险的说:你上哪儿也告不赢。在青龙山洗脑班我恶心、呕吐、躺在那里起不来。他们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施以残酷迫害,把双手分别铐在床腿处,使人站不起来,只能蹲着,逼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参与迫害的人有周景峰、金言鹏两个打手、会计房秀梅、房跃春、还有青龙山洗脑班聘请的专职迫害人员陶华和杜桂杰。杜桂杰是哈女监被洗脑“转化”的帮凶人员,是伊春护士,在伊春洗脑班、佳木斯洗脑班和青龙山洗脑班各地乱窜,洗脑班一天给她八十元钱,后遭报患乳腺癌死亡。期间省“六一零”头目顾松海到青龙山洗脑班参观,洗脑班给其展示各地被“转化”学员送来的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电脑、打印机等。

我被非法监禁五十天,上级头目、警察、打手及洗脑帮凶人员吃剩的饭菜给我们吃,每天吃剩饭单位却交了三万元,洗脑班利用迫害好人从中谋取黑利。家人强烈要求我回家,待家人来洗脑班接我大家共进午餐时,齐市农垦种畜场政法委书记王立军竟对我说:“这些人帮助你你说些感激话吧”,把人迫害如此地步竟让被害者感激,这就是中共流氓的卑鄙无耻。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日我回到了久别的家。

回家后,农垦齐齐哈尔种畜场政法委书记王立君,纵使警察王晓松不给我办理身份证,并称是总局的指示。二零一四年三月五日,王立君给女儿打电话:省“六一零”来人要关心你妈的生活。女儿以为他们要给我办社保,努力让我接待他们。王立君、省“六一零”的一男一女来到我家,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对法轮功的认识。我质问他们:你们不是口口声声关心我的生活吗?我如今派出所不给办理身份证,我没有工作和生活来源,你们能管吗?他们灰溜溜的走了。

至今中国大陆还有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洗脑班。中共暴政六十余年从未停止对人民的迫害,没有共产邪党才会有真正的中国。退出中共,走向未来。

齐齐哈尔市迫害法轮功九人小组成员:
齐市政法委“六一零”主任郭晓峰13314654777
齐市政法委执法办主任黄雷鸣13836262288
齐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孙安勤13836228815办0452-2458909家0452--2406181
齐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王勤芳
其他人员;
建华区法院刑庭庭长石岩13945268058 办0452-2561214
中级法院刑庭副庭长金曙(女)13199639660、13304521973
齐市国保大队队长孙瑀
会议记录人:尹力
辛忠江13836225500办0452-2717617 家0452-2483085
齐市政法委书记任玉良齐市政法委常务副书记马文
前齐市政法委书记马占江(2007年1月至2011年11月)
前齐市政法委书记张贵海(2011年11月至2015年2月)
曙光派出所所长初春
曙光派出所副所长徐忠和
警察:盛涛、樊凯、王斌、王伟、郝铎
铁锋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长:田维国
看守所副所长李丽杰
农垦齐齐哈尔种畜场场长史云鹏
农垦齐齐哈尔种畜场政法委书记王立君
农垦齐齐哈尔种畜场刘科长、王某某、张某某
齐齐哈尔种畜场红光派出所红光派出所所长李文革
警察王树义、王晓松、康国新
青龙山洗脑班:周景峰、金言鹏、会计房秀梅、房跃春、陶华


上排从左至右:齐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孙安勤、610主任郭晓峰、政法委副书记马文、政法委人员、政法委人员
下排从左至右:建华区法院刑庭庭长石岩、政法委执法办公室主任黄雷鸣、中级法院刑庭副庭长金曙、政法委政治部主任李志强、齐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王勤芳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公安分局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公安分局局长:李振清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公安分局副局长胡斌


左:铁锋分局副局长胡斌(原文化路派出所所长)
中:铁锋分局曙光派出所警察樊凯
下:铁锋分局刑警大队长张智勇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