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修炼的每一天

更新: 2017年01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八日】我想谈谈自己一年来的修炼体会。

让真相资料撒遍农村家家户户

二零一五年年末那段时间,我市因实名控告江泽民有同修被绑架,一时间气氛很紧张。同修给了我一些年历,他知道我每年都要发年历,可是不让我马上去发,说等他都做完了全拿到我家来后再发。我看他很害怕就尊重他、没发。

可不时的听到我市有被绑架的同修,看着比床都高、近三千张年历,我心里有点怨同修,我想:你知道我也是实名控告江泽民的,说好了我要一千多张,咋拿来这么多?是不是别人不要都拿我这来了?

稍后一想我的念头不对,大法弟子要修出“为他”的生命,要为同修着想。要看同修好的一面,他能出来做就很了不起了,我要和同修配合好,不能有人心。同修怕,要帮同修,给同修添正念,我们要配合好多救人。

可有一天回家打不开门了。同修说是不是点化你不让你回家住了?我想:不会的,家里有那么多年历还没发呢,众生等着要年历明真相。我走了年历咋发呀,不能猫(躲)起来呀!

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1],怕啥?这些天有的同修被骚扰了,怕被绑架的就不敢在家住,躲起来了,什么也不干了。旧势力想要钻空子,让我家门偏在这时候打不开。这正是发真相年历的好时候,错过去就得明年了。我想这是假相,我不承认,救人不能等。我要把自己的心锁打开,我就是不动人心,哪也不去,就在家。我家是学法小组,不能散!我要多发正念,还要营救被绑架的同修呢。再开门,打开了。

我开始准备年历。先将A3纸年历用塑封机封好,然后打孔、串绳(能挂在墙上);再把真相小册子用自封袋装好,放在年历里边、卷上。再用彩带系上蝴蝶结。让漂亮的娃娃和洪传大法图露在外边,一看好喜庆。

我每天和同修坐下午四点多公交车去农村发年历,车到达目地地天就黑了,就可以发了。我和同修刚发了二个村屯同修就说有事不来了。我不得不自己去发。可这三千多张年历我自己发发到年末都发不完的。正好这时来一位同修要和我配合发。我好高兴,感谢师父的安排。

我们夜间出去,去之前先发正念。第一次去时,正发着,路边出现一辆白车,还有几个人拿手电照我们。我们立刻停下发正念,一会他们就不照了。车还在那,我们再发正念:把他们定在那不动!

我们做第一个村屯时就有干扰,还做吗?我想:我是师父的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是在救人,谁也挡不住。解体一切干扰我们救度众生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做!就又去了下一个村屯。在师父看护下,我们顺利发完了。

有一天我们带了七、八百本真相小册子,去农村放。天气很冷,气温达零下三十多度。寒风刺骨,风刮的脸好疼。我想:我不能怕吃苦呀,有安逸心不行。一开始手拿出来就冷,可发起来就忘了冷,寒冷挡不住我救人。

冬天下雪路很滑,那也出去救人。一天,我们刚发完真相资料车就开不动了。地面被雪覆盖,路面有坑看不见,车滑到坑里打滑出不来。我们意识到是干扰,就发正念解体旧势力干扰我们救人。在师父的帮助下车开出来了,我们顺利的回到家。

农村土道多,夏天下完雨路滑不好走。一次,就要发完真相资料时,车开進坑里熄火了。我们就发正念:解体干扰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用神通把车开动。就这样一次次的启动,在师父的加持下车子终于开动了。这时天已大亮,我们把剩下的真相资料顺利的发完。

农村道狭窄,汽车很不好开,去一次不容易,所以只要我们去了,尽量发给家家户户。相对来讲,骑摩托车发真相资料就方便许多,比步行快好多倍,而且撤离速度快。摩托车靠大门近一些,在缓速行進中,我让真相资料轻松飞進农家院,基本是百发百中。我们每次去,还带上《我们告诉未来》、《风雨天地行》等光盘及《九评共产党》一书,还贴不干胶、展板,挂条幅等。

去之前先发正念,一路正念不止,遇事找自己,时时用法归正自己,这样,我们在师父的看护下一路走来很顺畅。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到现在,去了三十多个村屯,发放了一万多本真相资料。

我去农村发真相资料,不论冰天雪地、严寒酷暑,从不间断,也没感觉苦和累。冬天冷,冻的手和脸都僵了;夏天蚊子咬的身上起了包,又痛又痒很难受。但一想到那一方众生能得救,心里就觉的甜。夏天的时候两点钟天就蒙蒙亮了,看到早起的人们拿到真相资料时高兴的样子,我心里也高兴。众生得救就是我的心愿。

由对手机一窍不通到会安装系统

我六十多岁了,原本对手机一窍不通。使用的讲真相手机都是同修安装好了的,我从来不敢想自己还能学会安装手机系统。

一天,同修拿来十多个手机,让我学安装手机系统,希望我们共同配合把这个项目推广、普及,带动更多同修走出来。我有点担心,怕学不会,同修就鼓励我,并细心的演示了一遍操作流程。没想到我操作一遍真就会了,是师父在加持我,给了我智慧!我悟到,只要我们信师信法,放下一切人心就无所不能。

从那以后,同修需要真相手机就来找我。我找同修帮忙购买,然后我负责安装手机系统。我拿到手机后就以最快的速度安装好,有时一忙就是大半宿,尽量让同修早点拿到手机去救人。能帮助同修用手机救人,再苦再累我都愿意做。有时遇上坏天气,路途又远,我就给同修送去,再教会同修如何操作。

过程中也修去了我很多人心。买手机的钱我先垫付,同修来取手机时再给我钱。一次,有三部手机安装系统后给同修带去了,一直没给我钱,我也不好意思要。有同修说:是你的你就要。后来见到同修时,我真就提醒说三部手机钱没给我呢。谁知她却说给了,还说的很肯定,还说连兜子一起给的,可是我家没兜子呀。

我当时也不好意思争辩,回家就找自己。是我没能及时去要,做事拖拉、不细心,不给也不好意思要,时间长了同修把这事忘了。我还找到我有争斗心,心里想争理。还有利益心没放下,老觉的同修应该给我钱。但很快就想通了,心里敞亮了,以后也不提了。都是我不好,是我要归正自己呀。

拨打电话劝三退

我使用电话讲真相已有几年了。从发真相短信、彩信到拨打半自动、全自动语音电话,再到现在按键三退语音电话,在师父加持下一步步的稳健走到今天。

我测试了当地三十个号段,有十多万个实号,我和同修配合打语音电话,然后再直拨、对讲。我天天都打一些当地号,也有“三退”的。在打当地电话时,有个人说:“我看到过真相册子,我退、退!”听到这话我很高兴,看来,我们发真相资料起到了铺垫作用。

最初看到已听过真相语音的电话号码积累越来越多时,我很想自己直接拨打电话劝“三退”,却因为性格内向不善言辞而迟迟没动。

二零一五年的一天,我第一次拿起电话对打,心里直翻腾,紧张的全身发冷,手发凉,说话都不流利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讲。一连几天也没退一个,就没再打。我感到羞愧至极,修了这么多年,天天学大法,天天说要救度众生,为什么面对等待救度的人时自己会怕成这个样?

我有五部手机,天天看到拨打过的电话号码有很多,有的听真相二、三分钟以上却没退,我心里很着急。向内找自己,我有怕心、面子心,慈悲心不够,很多人心挡着我,于是多学法归正自己,一定要修去不好的物质。

二零一六年过新年那天,天气很冷。晚上我戴上手套,外面再戴上骑电瓶车用的大手套,出去打电话。结果一小时劝退了六个人。我知道这是师父对弟子的加持和鼓励,我要做的其实就是放下人心,拿起电话讲真相。从此对用电话讲真相劝“三退”有了信心,天天坚持。

我们地区天天坚持对打电话的同修很少,我就想让更多同修参与進来。二零一六年年初,我们六位同修说好要一起出去对打电话劝退。可是到一起之后没人愿意第一个拨打。那就从我做起吧!我找到自己的顾虑所在:在人面前不敢说话、怕说不好、有要面子的心。我想不就是这张脸皮吗?怕啥?放下这皮囊!于是我拨了第一通电话。接着大家都跟着拨打了。

我们小组刚成立时人员变动很大,拨打一段时间,有几个同修劝退率不高就没信心退出了。我就鼓励其他同修坚持下去。就这样经过一段时间的魔炼也修去我很多人心。后来心里打怵的同修也锻炼出来了。有个同修怕心很重,但看了同修们拨打电话的过程之后就不怕了,一上来就直接拨打。

之后又有同修参与進来,小组人员逐渐稳定下来。大家互相鼓励,过程中互相帮助发正念,遇到问题及时交流、向内找,看到不足就默默的补充,拨打劝退效果也好了。

有一名七十岁老年同修,和我们一起打电话。不长时间,她就劝退近百人,还能带其他同修拨打。还有一同修说我原来不会面对面讲真相,通过拨打电话积累了经验,现在可以出去面对面讲真相了。

我们打电话小组每天拨打两个小时。随着我们整体提高,劝退的人数也直线上升。我从二零一六年一月份开始拨打,到九月份劝退近二千人。我们小组四人加一起,劝退近五千人。回头想,如果我们只打语音电话,这五千人很可能失去得救的机会呢。我真切感受到只要用心去做,师父就会把这件事引申成最好的。我有时晚上打电话最多能劝退二十人,感谢师父对我的鼓励。

拨打电话时,当人真的感受到我的善、感受到我为他们好时,我也能感受到他们得救的喜悦。一次,一派出所警察开始接听时不明真相,通过我耐心的讲,他听明白后表示不迫害法轮功,还退了党。并一再祝福我“全家平安!”明真相后,有的说:“我愿您好人平平安安!”有的说“要好好感谢你!”有的喊“法轮大法好!”还有的发短信:“愿您健康、开心每一天!”等等。

刚开始打电话时,听到有说师父不好的我就和他争辩,还说他会遭报的。同修告诉我不能这样。我说,我是错了,要修去争斗心,修出慈悲心善待众生。我的心归正了,骂人的就少了。听完真相不同意“三退”的,我就多打几次电话给他们,针对其心结耐心细致的讲。对方听不懂的,我就重复真相内容,用一颗真诚的心感动他。讲真相不是靠伶牙俐齿就能劝退的,要有救人的心才行。

有一次我拨通电话后,对方说:“我是市公安局的,这是你的电话吗?再打电话我给你定位、报警,我给你录音了,我把你的电话基组调出来了,小心公安局、610、报警中心一会过去了。”刚开始威胁口气很重,可我不动心,就从大法洪传、贵州平塘县藏字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为什么要三退等有关内容给他讲。最后他说:“你已经给我打来四次电话了!”最后他听明白了。我说:给你起个化名叫××退了吧?他说:“好,好,好,我退党!”

每天拨打过的电话录音我都听一遍,当时没时间过后也要听,找出不足然后跟踪讲。我听到录音中有要明慧网址的,就以短信发给他。我感到众生都在等着、盼着听真相!

我们小组是一个整体,每天对打后发现不足都及时交流,不断互相完善补充借鉴,有问题及时归正,都能互相帮助和理解。大家互相鼓励,冬天不管多冷,夏天不管多热,都能天天坚持。

一路走来不难发现,其实直拨电话讲真相并不难,只要用心做,坚持每天做就一定能做好。如果每个同修每天用电话劝退一个人,这是个什么数啊?!

我没有时间去想别的事情,就想着如何把众生救了,不辜负众生的期盼。和同修约好了要去打电话,都要天天坚持,我们天天互相鼓励。有时看到街上小孩,想起自己小孙女心里也感慨:谁都喜欢小孩,很好玩的,要不救人我也去领我的孙女玩,可是不行,舍不得时间呀!

每一天的时间太宝贵,“值千金,值万金”[2],我不能为小小的家耽误众生得救呀。把住一思一念,不被常人心带动,即使晚一点我也要找同修一起打电话。

我要珍惜师父留给弟子的宝贵时间,珍惜师父用巨大承受为我们延续来的每一天,讲好真相多救人。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