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故事几则(3)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接上文)

四、晏子谏景公远离佞臣

景公贪图享乐,一天夜晚,带着随从来到晏子家,要与晏子夜饮。晏子答:“陪国君饮酒享乐,国君身边有这样的人,此等事非臣之职份,臣不敢从命。”景公又来到司马田穰苴的家中,田穰苴的回答与晏子一样。景公吃了两次闭门羹,不由意兴索然。又来到大夫梁丘据家,梁丘据曲意逢迎,景公感到很快乐,把酒欢呼,亲自击缶奏乐。他问梁丘据说:“仁德的人也喜欢这样吗?”梁丘据就投其所好说:“仁人的眼睛耳朵,也象一般人一样,为什么会不喜欢这样呢?”于是喝了个通宵达旦。

一次,景公与晏子外出,远远看见一人驾着六匹马拉着车赶来。景公问:“这是谁呀?”晏子说:“粱丘据。”景公问:“你怎么知道?”晏子说:“这样大热天却飞速奔驰,重者马会累死,轻者马会累伤,不是梁丘据谁会这样做!”

景公说:“粱丘据和我算是相和吧?”晏子说:“这是所说的苟同而已,哪里能说是和呢?”景公说:“同与和有什么分别吗?” 晏子说:“当然不同了!和谐就象做羹汤一般,用水、火、醋、肉酱、盐、梅等各种调料,经搅拌糅合使味道适中,先用火烧煮,淡则加料,浓则加水,如此方能食之味佳。君臣之道也该如此,君主正确的,臣子应维护。君主不对的地方,臣子应指出来,以正过失。这样,国家才能安定,政事才没有失误。梁丘据为取君主欢心,不问好坏,顺从君主行事出言,君主认为可以的,他也说可以;君主认为不可以的,他也说不可以。这是‘相同’怎么是‘和谐’呢?这样对君主对国家有什么益处呢?无端吹捧却会助长君主骄傲之心。听他之言,如同在水里加水,谈不上什么味道。又好比琴瑟,只弹一个声音,没有人会去听他啊。”景公听罢方悟,久思过后,不禁称好。

五、晏子劝景公爱民

景公问晏子:“谋划一定能实现,做事一定能成功,有办法吗?”晏子回答:“谋划事情合乎义的一定能实现,对上不违背天意,对下不违背民心,用这个原则去谋划一定能成功。避开义去谋划,即使实现也不会安宁,轻视百姓去行事,即使成功也不光荣。所以,违背义去谋划,违背民心去行事,从未听说过能长存的。”

景公问晏子:“贤明的君主是怎样治理国家的?”晏子回答:“他们任用贤人,爱护百姓,节俭自律;对于放纵邪恶来坑害百姓的人要治罪,对于进谏好的建议、指出过错者给予奖励。他们治理国家,对上严格要求而对下宽容,宽赦犯错误的人而救助身处困顿的人;不因为自己高兴了便加以赏赐,不因自己生气了便加以处罚;不放纵自己的私欲而使百姓辛劳;上边没有骄横的行为,下边没有谄媚的行为;上边没有自私的想法,下边没有不当的职权,不做横行之事,没有挨饿受冻的百姓,他们的百姓安乐而且崇尚仁爱。贤明的君主就是这样治理国家的。”

景公问晏子:“办理政事所患的是什么?”晏子回答:“患在善恶不能分明。”景公问道:“那如何能明察善恶呢?”晏子回答:“审慎地选择左右的亲信。如果左右亲信良善正直,则朝廷百官便各得其所宜,善恶自能分辨清楚了。如果表面上做得恭敬顺从,又说着很好听的话,可内心却没有仁德,常常喜欢搬弄是非或是诽谤陷害,如此之人便当远离,更不当加以信任与重用。贤君将赏善而除民患,爱民如子,盖之如天,容之若地。”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