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修炼就要当上士

回忆当初得法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过:“修炼如初,必成正果。”[1]趁着周末,我们一行四人去农村,和那里的几个同修進行了交流切磋。共同回忆自己当初得法的经历,找回当初得法时的感觉,在正法最后阶段,再接再厉,勇猛精進,跟师父回家。

一、要修就要做上士

A同修,是一个七十七岁的老同修,是“七二零”之前得法的。

他自己介绍说:我当时是一天三顿饭可以少吃,三顿酒不能少喝。当时村里有很多人学大法,自己的儿子也学,也向我洪法。说学了大法,就不喝酒了。一九九七年腊月,我去走亲戚,我告诉亲戚说:“今天中午,你摆上酒,我俩喝。今生我再喝这最后一次酒。今天回去后,我就要去学法轮功了,从今天晚上开始不喝酒了。”

真的,从那天开始至今十九年了,我没再喝一滴酒。当我看到《转法轮》中说:“老子讲:‘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上士闻道,好不容易得正法了,今天不修更待何时?”[2]我就和同修们说:“我要做上士!要不就别修,修就做上士!”

从我得法至今,除了被邪恶抓到看守所二十一天没学法炼功之外,我每天学两讲《转法轮》,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从未间断。

二、为能学法,痴学识字

B同修是个女同修,今年六十一岁,也是一九九七年得法。她没上过学,不识字,连自己的名字和丈夫的名字也不认识。

她说:那年秋后,丈夫拿回家师父的讲法磁带,丈夫听的时候,我也跟着听,听的比丈夫还用心。就觉得怎么讲的这么好,听完一盘,还想听下一盘。有一天,我一边做饭一边听,因为听的入迷,把锅烧糊了还不知道。我跟着丈夫学会了炼功。看到丈夫和同修们集体学法,轮流念书,我就急得不行。一个字也不认识,怎么办?我就手捧《转法轮》一直在看。丈夫和孩子都笑我,不认识字,还看书。我也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就是要看。

有一天,我想了一个办法,找来本子和笔,把《转法轮》第一讲第一段,一个字一个字在本子上“画”,真的是“画”!我把每一个字,都画上我自己造的读音符号。这符号既不是拼音,也不是白字,有点象象形字,别人看不懂,只有我自己能懂。我就象痴了一样,不分日夜的画字,画了好几本子。

四十天,整整四十天,我能把第一讲第一段念下来了。我就去参加集体学法。我说:“我先念。”同修们就笑我:“你不识字,你还先念。”我自己知道,我会念第一段。然后我就信心百倍的、非常流畅的把第一段念下来了。同修们都啧啧称奇。就这样我把第一段的字学会以后,师父就把下面的字都教给了我。在集体学法轮流朗读时,整个《转法轮》里我只有少数几个字不认识。后来就都认识了。

有一个阶段,我能读《转法轮》里认识的字,换到其它地方我还是不认识。现在基本在哪里我都认识了。

三、你怎么还叫它疼

C同修今年六十一岁,七二零之前得法。开始学法的时候,她丈夫非常反对,认为学法炼功耽误干农活,一个农村家庭妇女,有多少家里地里的活需要干啊,哪有闲功夫去干那个。她讲了她丈夫得法的经历:

我得法以后,就在我家成立了炼功点。那几天,丈夫牙疼,疼的吃不了饭,睡不了觉。看到我们学法炼功,他就生气。我也不管他生气不生气,就在我家学法炼功。那天晚上炼完功同修们走了之后,我就去睡觉了。他因为牙疼,睡不着,就自己坐在沙发上,学着我们炼静功的样子,把腿盘上了,还是双盘呢!刚盘好腿,双手一结印,就听到一个声音说:“你怎么还叫它疼?!”“唰”一下子,就觉得那“疼”掉到沙发下面去了,牙瞬间不疼了!丈夫吃惊的呆坐在沙发上,回不过神来。

第二天,他就要和我一起学法炼功。我很奇怪,他一直反对我学法炼功,怎么一夜间就变了。他就跟我讲了前一天晚上的经历。从此丈夫走進了大法修炼。

四、溶在法中真幸福

D同修是这里面最年轻的,今年五十岁。她说: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是我们这一片得法最早的。当年我得法后,就觉得这法怎么这么好?!记得有一次去县里的某企业参加法会。一到会场,就听到在播放《济世》和《普度》。那时候不知道这是什么音乐,听了就是想哭。自己奇怪,怎么这么想哭啊?真想找个地方好好哭一场。现在知道,是因为那音乐里有师父的慈悲,是师父在呼唤我们回家。亿万年的等待,终于等到师父来。我们人的表面还不能完全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是我们明白的那面,怎么能不感恩师父的浩荡佛恩啊!

我得法后,也不断洪法,在我家成立了学法炼功点。在我家学法炼功的同修,最多的时候有五、六十人。我这人要干净,我每天都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等同修们来学法炼功。因为我觉得这也牵扯敬师敬法的问题,这么神圣的法,我们就得用敬仰的态度对待。在农村,干农活出汗多,如果不严格要求,那么多人在一起学法,就会有很大的汗臭味。师父在《转法轮》里也讲过这方面的法:“一切干扰不能入定、不能修炼的东西,全视为严重的干扰,谁要吃了葱、姜、蒜,味道非常大。”“如果谁吃了这些东西,会产生强烈的很刺激的味道,影响打坐,影响人入定,严重的干扰人炼功。”[2]我对同修要求很严,谁做不到,我就直接指出来,让他下次做好。同修们开玩笑说:学大法还得多买几双袜子。

虽然这样说,没有一个人有怨言,都是怀着无比崇敬的心学法炼功。那时候,我们无论拿起哪一本师父的讲法,拿起一本,不管长短,一气学完。就是《转法轮》我们也是一气学完。经常是一夜学完《转法轮》,接着炼五套功法。

我那时候真是一时一刻也不想耽误学法。去地里锄草,我也把录音机别在腰上,一边锄地,一边听法。汗流下来,甩一甩头,把汗珠子甩在土里,一点也不觉得苦,不觉得累,只感到全身心的舒畅。那是整个人溶進法里的一种幸福。

三个小时很快过去了,我们还沉浸在当初得法时的回忆里。当我们告辞的时候,大家纷纷表示:这样的交流真好,找回了修炼如初的感觉。万古机缘我们没有错过,在师父用巨大的承受换来的、有限的、最后的时间里,我们怎么能懈怠了呢?

师父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3]我们一定要听师父的话:“越最后越精進”[4],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