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市洗脑班近期黑幕曝光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明慧通讯员湖南综合报道)“长沙市法制教育中心”是一个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对法轮功学员关押洗脑的犯罪中心,坐落于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中岭村丰岭组,一条不宽的路面直通它的大门,从铁门进去,两栋不高的楼房成丁字形,在楼房前面的坪地上建有鱼池,周围栽有花草树木。

当您开车或步行途经此地时,您一定很难想象,这处外观看上去很象敬老院或农家乐的院落,竟会是一家任意劫持与非法拘禁本地民众的黑监狱。

作为湖南省“610”(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花巨资修建的所谓“基地”,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成立至今,该“中心”几乎年年都绑架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在江泽民执政时期,迫害严重时甚至一年开办多期洗脑班(对外谎称“学习班”)。保守估计,迄今为止,该“中心”已非法关押湖南省各地法轮功学员数百人次。

二零一六年八月上旬,长沙市“610”再度在该“中心”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已知至少有杨天佑(又名:杨天柳)、李志鸿、姜爱军等五名长沙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她们在被剥夺人身自由整整一个月,遭隔离关押、24小时贴身监控,饱受恫吓、威胁等各种精神折磨之后才得以恢复自由。这也是长沙市“610”头目胡亚军自二零一一年上任以来,连续第六年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近年来,多名江泽民执政时期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帮凶与中共高官,如周永康、李东生、薄熙来、郭伯雄等,纷纷被当局以反腐名义抓捕与惩治, 然而,时至今日,受江氏集团谎言蒙蔽很深的长沙市“610”人员仍然“一叶障目”,固守周永康时代的维稳模式,继续执行江氏的打压政策,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以下是他们的主要迫害手段:

骚扰

在民众中制造恐惧,挑动群众斗群众,是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的一贯伎俩。每次办洗脑班前,长沙市“610”都会下达指令到各区、县“610”,各区、县“610”再指使下属各街道办、社区、派出所人员,骚扰、监控法轮功学员,伺机实施绑架。每次办洗脑班,长沙市各区、县都有多名法轮功学员遭上门或电话骚扰,正常生活与工作受到严重干扰。

从二零一六年七月开始,长沙各区、县又有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各街道办、社区、派出所人员上门骚扰。如家住芙蓉区锦泰广场的张女士、家住天心区侯家塘的陈女士、家住天心区某小区的李志鸿女士(李女士后于八月十日左右被挟持到洗脑班)等。仅陈女士一处,社区人员就曾至少两次上门,劝说她去“学习班”。此前,家住芙蓉区二里牌的文女士也因诉江一事被社区人员叫到社区盘问,并威胁她“不签字就要办学习班”。不法人员的骚扰,导致有的学员被迫离家暂避,一些家人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压力。

中共各级街道办、社区、派出所人员(包括“610”非法机构的人员)的工资都是在国家财政中开支,拿的是纳税人的血汗钱,当其耗费大量精力与时间,去干这种于国计民生毫无收益的事时,可曾想过这是在滥用公权,扰民害民,败坏国家与政府形象?……

绑架

出于对上级命令的盲从,各街道办、社区、派出所人员确定要绑架的对象后,便会对欲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暗中监控,掌握学员的作息规律后,伺机将学员从家中或工作单位绑架。

出于做贼心虚的阴暗心理,他们通常每次都会出动四、五人,七、八人不等,甚至上十人来绑架一名法轮功学员,一般都是身着便衣的精壮男子,均无任何证件与司法机关出具的拘押证,形同黑社会绑票。

对不配合绑架的学员,则仗着人多势众,施以暴力,或直接挟持。在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同时,不法人员对外严密封锁消息,给外界的感觉是这个人好像突然失踪了,联系不上了,具体去哪了,连法轮功学员的亲友都无从知晓。

八月十日,杨天佑女士就是这样被雨花区圭塘街道办、大塘社区人员与派出所警察联手绑架的,当时,来到她家的至少有七、八人(包括单位保卫科人员),杨天佑说自己不去洗脑班,四个人不由分说就抓住她的胳膊、腿,抬手抬脚把她强行抬上汽车,导致杨天佑的胳膊、大腿被拧青了好大一片。

原湖南省物资产业集团公司会计、法轮功学员李志鸿女士,居住于天心区某小区,从八月十日开始,亲友一直联系不上她,到她家探望,房门紧锁,敲门喊门均无人应答,直至她出来后,才得知她被挟持到洗脑班去了。

拘禁

法轮功学员被挟持上车后,一般被强制按坐在轿车后座的中间位置上,左右各有一人控制,前面司机与副驾驶位置上坐的也都是他们的人,就这样象“罪犯”一样,被一路押送到地处偏僻的“长沙市法制教育中心”。

到达此地后,法轮功学员即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被成天关在一间十来平方米的带卫生间的房内,由两个监控人员(他们自己叫“陪护”)24小时贴身监控,一日三餐都只能由“陪护”打到房间里。

以杨天佑为例,两个监控人员不仅不准她炼功,不准她和其他法轮功修炼者接触、讲话,严格限制她的行动范围,而且还负责记录她每天的一言一行,向上头汇报。

房间在三楼,朝北,窗口安有铁栏杆。三楼的楼梯口设有铁门,即开即锁,气氛阴森。

洗脑班大楼南面(共四层,法轮功学员通常被囚禁在三楼,朝北的房间)

三楼入口处紧锁的铁门

洗脑班外墙,高墙隔绝了法轮功学员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不法人员就是在这种完全与外界隔绝的环境中,妄图瓦解修炼者的意志与正信。那种被隔离关押,不知什么时候获释,甚至找不到人正常说话、交流的精神痛苦与极度压抑,非亲历者很难想象。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前夕,长沙市某高校一位五十多岁的女教师被从外地绑架回长沙,关押在该“中心”仅一个月左右,原本神志正常,身心健康的她就在种种迫害下,诱发出精神病症状……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浏阳法轮功学员晏冬连被浏阳市淮川街道办人员绑架到该“中心”,仅二十天不到,血压就飙升至180,九月十四日,洗脑班人员怕承担责任才将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她放回家。

洗脑

作为以法轮功学员为特定对象的专职洗脑机构,该“中心”的主旨,就是“转化”,即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并违背良知诋毁法轮功及其创始人。

被非法关押的三十天中,法轮功学员每天不是被逼着上四楼去观看“光碟”,就是有人到房间来所谓“上课”。“光碟”的内容除了直接诽谤法轮功的之外,还包括:教学员学其它气功,以及学他们所说的佛教等。

“长沙市法制教育中心”的“帮教”头目与人员轮番来房间给法轮功学员“上课”洗脑。还发诽谤法轮功的书籍强制学员看。目的就是利用学员思维不够清醒时,伺机诱骗或逼迫学员写下“三书”(即所谓悔改书、揭批书、保证书)。

为达到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这些人常常软硬兼施,对不配合的学员,则高声恫吓,呵斥,态度很凶。

一次,一个来洗脑的人员,威胁杨天佑说,“你信不信?(不转化)停发你的工资!”宁乡的姜爱军女士也被他们威胁,说(不转化)会影响到孙子参军等等。

当然针对不同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也会采取不同的手段,也有客气地与学员“谈心”的,但万变不离其宗,都是以动摇学员的正信为目的的。

其实说白了,这种强迫别人背弃良知、谤师谤法的所谓“转化”,就是一种精神强奸。这和在文革中,挑动人们父子相残,师生反目,有什么区别呢?那些当年在文革中受中共“党性”驱使,参与批斗自己父母、老师的人,后来都感受到了无法解脱的心灵痛苦,有的在文革过去几十年之后还站出来深深忏悔,赎罪。

从心理学上讲,当一个人违心地(或被蒙蔽)去背叛自己最尊敬的老师(师父),最值得感恩的人,都是一种严重的心理伤害,将会留下一生都难以愈合的心理创伤。而这正是中共“610”不法人员要达到的另一个目的——在摧毁你的良知、拉你下水的同时,还要扼杀你的意志,扭曲你的心灵,让你从此背负沉重的精神压力,意志消沉,无法正常生活。

即使是坚定维护自己的信仰,拒绝“转化”与妥协的学员,也会在长期隔离关押与迫害中,受到不同程度的精神伤害。

曾被“长沙市法制教育中心”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中,除二零一二年十月直接被迫害致死的永州市新田县蒋美兰女士外,还有蒋德英、刘志荣、连滔滔等多人先后离世。显然,曾被洗脑班拘禁、迫害的经历,加剧了他们身心所受的伤害。

结语

从八月十日至九月九日,为期一个月的洗脑班终于结束了。经历了三十天暗无天日的洗脑折磨,法轮功学员们又重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见到久违了的阳光。

或许是惧怕恶行曝光与被追责,从去年起,该“中心”在洗脑班结束时按被关押天数发给部分学员所谓“误工费”。今年九月,该“中心”人员又故伎重施,在本期洗脑班结束时,按一百元一天对部分学员发放“误工费”。

但无论以怎样的名目,都无法掩盖其剥夺公民人身自由,非法拘禁与实施精神与肉体迫害的犯罪事实。其实,“误工费”一词,正体现了长沙市“610”与“法制教育中心”人员内心的惧怕与心虚。

走出“长沙法教中心”铁门与铁窗的监禁,法轮功学员们自由了。展望未来,可以预见,随着越来越多的正义民众明白了真相,看清中共江氏集团的造谣宣传与邪恶手段,开始关注与谴责这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未来将会越来越光明。

然而,令人担忧的是,那些被中共以利益绑架,被种种谎言禁锢,因而拒绝接受真相、了解真相的长沙市“610”与“法教中心”的人员,他们什么时候才能获得真正的心灵自由?

多名曾被“长沙法教中心”非法关押的学员说,其实,里面的工作人员,多数本质并不坏,只是他们的头脑中装的都是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种种谎言,被蒙蔽的太深,听不进真相,反而一味地认为是法轮功学员愚昧、迷信,不能理性思考问题。而每个人都有上进心,渴望在工作中做出一番成绩,得到领导、上级的赏识,因而被利用与操纵着迫害法轮功学员,做出种种错事而不自知。

立于危墙之下而不知其险,才是真正的可悲。诚心奉劝长沙市“610”与“法教中心”的人员放下观念与偏见,真正了解一下法轮功是什么,中共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不再充当中共江氏集团的替罪羊,给自己与家人留一条后路。

“长沙市法制教育中心”主要头目简况:

1、胡亚军,男,五十三岁。毕业于湖南城市学院中文系。原长沙市岳麓区政法委书记, 二零一一年升任长沙市“610”办公室主任、长沙市政法委副书记(兼)。上任至今,胡亚军表现活跃,十分卖力,其一手操控下的长沙市“610”已连续六年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胡亚军是“长沙市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的总指挥。其主要恶行见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八日文章《曝光湖南省长沙市610头目胡亚军》。

胡亚军手机:13787151617、办:88667548

2、雷松平,男,五十多岁,身高1.70左右,湖南祁东人。原为“长沙市法制教育中心”副主任,因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后升任该中心主任。雷松平为人心硬,受中共“党性”驱使,对法轮功学员缺乏起码的同情心。多年来对不配合洗脑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加重迫害,他一直起主导作用。如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强制灌食,把法轮功学员强行塞进劳教所等。

3、杨路,男,四十岁左右,身高1.68左右,微秃,戴眼镜。从“长沙市法制教育中心”成立至今一直在该中心工作,多年来一直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因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后升任“长沙法制教育中心”副主任。杨路自恃有些文化,十分固执,听不进真相。

杨路手机:13975805222

“长沙市法制教育中心”其他人员(以下电话摘录自明慧网2004年4月22日文章,个别人员可能有所变动,但据了解绝大多数人员至今仍在“法教中心”任职):
史进 13308476059
陈泽明 13507311127
陈勇 13016163004
周浩 13874830918
何密林 13574188079
李勇 13873162002
傅迪 0731-4450005
赵振扬,男,38岁,湖南邵东县人。
楚锋,女,30岁,湖南长沙人。

“长沙市法制教育中心”电话(区号0731):
地址: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中岭村丰岭组,邮编:410153
电话:86675725
长沙市“610”办公室电话(区号0731):
地址:长沙市岳麓大道218号中共长沙市委办公大楼11楼,邮编:410013
值班室电话:88666610,传真:88667551
长沙市政法委电话(区号0731):
地址:长沙市岳麓大道218号中共长沙市委办公大楼9楼、10楼,邮编:410013
办公室:88667377,值班电话:88667356,传真:88667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