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支持老伴修大法到自己走入修炼

更新: 2017年10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一日】我是二零一五年五月才真正走入大法修炼的新学员,今年八十三岁,是退休干部。我老伴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大法,前后遭受过长达七年的冤狱及数十种酷刑的折磨,身体由以前的一百二十多斤迫害到只有七十八斤,可她坚持自己的信仰,从未有过一次向邪恶妥协,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坚定的走在修炼大法的路上。这让我很敬佩。

老伴修炼前身体极差,患十几种慢性疾病,脾气暴躁,执着钱财,那时对我的经济控制很紧,我没有主动权。她稍不如意,就发火。我处处关心体贴她,连饭都要给她端到办公室去吃,冬天怕她冷把早餐送到床边,可还要经常受她的气。修炼法轮功后,她的十几种病不到一年全部消失了,身体健康,变得祥和,对我的经济开支也从不过问了。从老伴的修炼法轮大法的经历中使我见证了“法轮大法好”,我虽然没有走入修炼,但我很认同大法,也很乐意帮老伴做一些大法的事。

一、帮助老伴摆脱监控去北京护法

一九九九年九月,老伴進京为大法说公道话,被绑架回当地拘留十五天,回家后被单位严密监控行踪,她提出要再次進京上访,我怕她被抓就劝说:你已去了一次,让没去的人,轮流去吧,再抓了怎么办?在劝阻无用的情况下,就帮助她。

当时的情况她一人是出不了单位门的,前后大门有人监控,我掩护她,先把衣服等我一人送出去放到其他同修家,然后以散步的形式送她出门,她刚走两三天,有关部门就来追问她的去向,我不敢说她去北京了,怕她被抓,就说带两岁多的孙子到乡下老家去了,又赶快通知女儿把孙子藏起来,怕他们到女儿家去找露馅。结果那些人又追到老家,即亲戚家都去找了,孙子送到亲家母家去,也不敢让他出去玩,把孙子关在家里整一周都不能够出门,孙子再哭闹着都没法出去。

二、帮助配合老伴做多种救人项目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老伴被非法劳教回家后,不敢回家居住,我俩一起住到女儿家。期间,我有幸看完了所有大法经书。但二零零二年五月她又遭绑架,我没有机会学炼功,没走入大法中修炼。在这之前,她印刷条幅“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她一人做不行,我帮助她刻模板,用牙刷蘸印刷浆往一个字一个字上的涂,一起印刷,有时做到深夜,因白天不方便做。我还一个人做护身符穿线;切、粘、叠神韵包装纸袋;清洗整理真相币;装订小册子;用真相币。

二零一五年走入修炼后,师父给我开启智慧,我学会了刻录真相光碟,有时守着打印盘面。二零一七年的台历,她负责打印,后续的工作,我很快学会后,都是我一人完成打孔穿圈切纸等,切不干胶,不是师父的加持,八十多岁的人,是做不来的。

三、不配合邪恶的迫害 保护大法弟子

二零零二年,老伴在户外炼功被绑架到国安一天,被收走了炼功收录机。几天后,我陪她去向国安队长要回。队长叫我把她管好,我说:她身体炼好了,我管她干啥!

二零零二年,老伴被非法判了四年,在离家两百多里的监狱。我和女儿去看她,送钱和衣服给她。由于老伴的被迫害,我近七十的人,身边无人照顾,生活上再有多大困难,都从未指责过她。我的同事朋友劝我说:“她关那么多年,你年纪也大了,没人照顾你,你们离婚吧,从新组织个家庭。”但我始终不离不弃,还明确告诉亲戚朋友说:“我有她有”。二零零六年老伴回来后,我把炼功音乐带当天交给她,她就可以炼功。当时老伴既惊喜又感动。

二零零二年五月,老伴被绑架、抄家后,我也被带到当地国保非法询问到凌晨,问她与谁接触、认识谁,来家里的人等情况,我守口如瓶,啥都不说,就是保护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老伴又被绑架到省洗脑班迫害六个月,期间,我积极配合同修愿意去几百里外的洗脑班住下来要人,正准备去,她就被劫持到本地洗脑班,我又去了当地六一零要求放人。

二零一二年,老伴被绑架到本地洗脑班。我去六一零要求放人,我说;“我这么大年纪了,一个人在家没人照顾,你们不放人,我就住到你们洗脑班,我把衣服都收拾准备好了,让她照顾我。”没几天放人了。

多年来帮助老伴接待本地和外地同修,提供食宿,主动把我住的空调房间让给外地同学,从未有怨言。从一九九五年至今,她在家期间,我们家及两个儿子和女儿轮流提供学法环境,为同修准备拖鞋,一时间我家不能提供学法环境,一儿子每年要到外地做生意几个月,房子就想租出去,我说:“不用租出去,孙子的六千元学费,我来承担,作为你们的房租费,留给他们学法用。”

当地六一零、国安、街道、社区等来家骚扰,我就说老伴炼功后的身体变化,冬天在看守所洗冷水澡,绝食五天回来就吃饭,你们哪个敢?来人赶快说:“你这些话千万不要到外面去说。”

二零零七年夏天,老伴被人出卖,社区和国安来了七、八个想绑架她的人,当时她不在家,我电话通知亲戚转告她不要回家,行恶的人在院坝蹲坑把守,我当着众多民众大声吼,质问他们:“你们不走还想干啥!”撵走了行恶的人,躲过了迫害。

四、严肃对待大法修炼

原来我有血压高,高压180,低压80到90。二零一五年五月我走入修炼后,仅一个月时间血压就正常了。七百多元的药我都全扔掉,身体比以前好。

可由于我看书时间少,只是听录音,从未发过正念,还经常应邀去农家乐游玩,还打麻将,晚上看常人电视,没有严肃对待修炼,导致二零一六年十一月食道出现咽食受阻症状。

因为我学法没跟上,对法理解也不深,心里就以为是病,就没对子女说,怕他们弄我去医院,可也没对老伴说。

今年三月出现呕吐,还动了念想去医院检查,想看个究竟,结果查出是食道癌假相,当时没有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没信师信法,想到该怎样就怎样,子女叫我治疗也随和了,去治疗时血压就高,回到家又正常,持续了一星期。我觉得奇怪,悟到是师父点化不该住医院治疗,但医生和儿子女儿坚持,我又随和了,治疗几天我说不去了,他们说要做完一个疗程,治疗十几次后,感觉到反而比去医院前更严重了,進食有疼痛感。四月六日回来吐的难受,不能吃东西,我就听师父讲法。一个小时后,就能吃一大碗饭了。我要求出院,可医院坚持再检查一下,经检查比原来更重,子女还想让我住院治疗,可我坚持要出院,不接受治疗,现在停止了治疗,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好转,由原来吃流质现在正常饮食,原来爬楼梯无力现在也不累了,不适症状消失。儿女见状无话可说,再也不勉强我住院了。

近来和老伴学法:“西医看呢,就是那地方溃疡、长瘤、骨质增生或者是发炎等一些现象,它反映到这个空间就是这个形式的。你把它那个东西拿掉之后,你就发现这边身体上啥都没有。什么腰椎盘突出、骨质增生,当你把那个东西拿掉之后,把那个场打出去之后,你发现马上就好。你再拍X光片子,什么骨质增生也没有了,根本的原因就是那个东西在起作用。”[1]“但是人就吃药或采用各种医治方法,把病又压進身体里边去了,手术也只是摘掉了表面物质空间的肉而已,而另外空间里的病业根本就没动,现代的医学技术根本也动不着”[2]。和老伴切磋,加深了对法的理解和认识,使我信师信法的正念强了,加上同修帮我发正念,我现在的状况越来越好了。

感恩师父!感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病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