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牙痛瞬间消失

更新: 2017年10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我有一个很大的执着,就是口修的不好。具体表现在:说话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不考虑别人的接受能力,想说就说了,还美其名曰:心直口快。结果是自己痛快了,给别人造成很大的压力,甚至很大的痛苦。实质就是不能容忍别人的缺点与不足,不宽容、不慈悲,说白了,就是心不善。我的不修口,长期以来没有引起我足够的重视,直到摔个大跟头,我才真正的清醒过来,真正的认识到它的危害性。

有一件事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是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有A、B两个同修在色欲上出了点问题,为了引起另一个同修C的重视、警醒,不犯同样的错误,我就把A、B的事说出来了,C就把这件事告诉了A、B同修。A、B同修知道后觉的很没面子,非常生气,怨恨我。我知道后不但没向内找,还觉的很委屈,心想,我是一片真心的帮你们,你们却不识好人心,怨恨我。我的人心也起来了,心里愤愤不平。完全用人心看问题了,没有跳出人的理站在法上看问题,看看自己有什么执着心,该去掉了,却怨恨人家,不修自己。结果魔就钻了空子,迫害我的肉身。表现上就是牙剧痛,嗓子、牙床、脸都肿了,耳朵孔、太阳穴象钻头钻的一样剧痛,脑子里象撕开一样剧痛,一连三、四天吃不好、睡不着,在极度的痛苦中煎熬着。我就不断的听师父在《广州讲法》录音,同时向内找。我知道什么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邪恶迫害我是冲着我的人心来的,否则的话,我有师父保护,邪恶是不敢动我的。是什么人心造成的呢?牙痛,一定是我这张嘴出现了问题。就是没修口。没修口就是没修心!这么大的漏邪恶能手软吗?如果由于我的原因,把同修推下去,我能承担得起吗?我得犯多大的罪呀!这给整体造成多大的损失呀!再说,委屈心、怨恨心、愤愤不平的心、隐藏很深的求名心也得修下去呀。在修炼中好事坏事都是好事,我真得好好的谢谢同修,要不怎么暴露自己的人心呢?我有了这样的认识,师父就安排A、B 同修来找我。我首先向A、B同修道歉,请他们原谅,真诚的感谢他们帮我去人心。同时把我的认识跟他们说了一遍,他们非常高兴。我发现我的怨恨心无影无踪了。说完话,我才发现我怎么轻松了?牙也不疼了,头也不疼了,肿也消了,一切正常!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我惊叹于向内找的神奇!惊叹于法轮大法的巨大威力!没吃一粒药,没打一针,瞬间就好了。这是真正的佛法呀!就看你能不能真修,你真修师父就真管。

长了五年的疮,诉江后消失了

在修炼前,我的脖子背后左侧就紫外线过敏,有手掌那么大一块,象癞蛤蟆皮一样,嘟嘟癞癞的,看上去很恶心,钻心的痒,一挠血糊糊的。西医、中医都看过,就是不好。人说是疮,血液病,不好治。从八七年到九八年,折磨我十一年。直到九八年我修炼法轮功才好。二零一零年又返出来了,但只痒不流血,这次持续的时间很长。我知道,它不是病,是邪恶钻我执着心的空子对我的迫害。它和我的执着心是对应的,肯定是我的执着心没去净造成的,它也是很大的一块业力。

二零一五年五月份开始诉江,我全身心的投入到诉江中来。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江泽民邪恶集团为了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制造了铺天盖地的谎言,使社会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着,人心不古,道德败坏,世人面临淘汰的边缘。我们必须站出来起诉它,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还世人公道。世人是被迫害最深的,否则世人就没有未来了。所以,我不但自己起诉它,我还帮同修写诉状。经我手整理的诉状就有二十多份。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我有很强的显示心,我浑身一震。显示心的背后不就是证实自我吗?那不就是求名的心吗?因为我在诉江中心性提高了,师父就让我认识到了自己的执着。我立刻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显示心不是我,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我不要。我只要师父给的。第二天一摸脖子,光光的,什么都没有,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师父给拿掉了。我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了。师父啊,弟子千言万语也道不尽您的救度之恩哪!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