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呵护 走过生死关

更新: 2017年10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我今年七十岁,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一九九四年,我们发现大儿媳脑子有问题,就带她去大医院看病,医生说要开刀,我们想开刀要用很多钱,弄不好还会更糟,这时姑妈建议我们炼法轮功。

一、村里有了炼功点

姑妈、姑父都参加过师父的讲法班,一九九六年,他们来到我家,在村里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很多人来学,我和大儿子也炼起了法轮功,后来儿媳妇也来炼,不久,儿媳妇的脑子正常,到现在她还在坚持修炼大法。

自从修炼法轮大法,我们村的人变了,很多人身体健康了,人也变得讲道德,过去我们村经常为水争吵,如今大家互相谦让,乡亲们都称赞法轮功道德高尚。炼功的人越来越多,大伙选大儿子当辅导员,从此他经常拿着收录机,用车子拖着小型发电机,带领法轮功学员到各村去洪法,周围的村子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

有时他一个人也去洪法,晚上很晚才回来。他一个人爬山路走坟地,心里虽有些害怕,但想到为了乡亲们得法,想到有师父保护,也就不害怕了。他还带领学员去县城表演功法,我们这里很多人得法,有二十多个炼功点,大儿子又被大家推举为站长,这时村里选他当村长,他为了专心修大法,没有同意。

二、白发人送黑发人

九九年,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始迫害大法,大儿子是站长,是邪恶迫害的重点对象,他多次被抓,每次都是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才通知我们拿钱担保,把他接回家。儿子回家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康复。

我们修大法,有师父看护,我们家种的葡萄长的特别好,县里、乡里的干部带着记者,背着摄像机来做儿子的工作,说是放弃修炼大法,专心种葡萄,所以葡萄才长的这么好,还许诺把儿子树为标兵。儿子坚定的说:“是我炼法轮功,葡萄才长的这么好。”他们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他们见拉拢不成,一直怀恨在心,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乡610头头、乡派出所副所长带了两个警察闯進我家,强行把儿子绑架到乡派出所,他们把儿子打的半死,又把儿子拖到县国保大队的六楼,在江泽民的“打死算自杀”恶毒政策下,乡三个恶警、县三个恶警轮流毒打儿子,当天下午,把我儿子活活打死。

他们将儿子从六楼窗口推下,造成跳楼自杀的假相,当时有人看见地上只有几滴血,他们换下儿子的衣裤,把儿子的遗体送進县殡仪馆。儿子死时才三十二岁。那天,他们切断全乡的电话,只告诉村长说我儿子跳楼自杀。

第二天我们去县城,通往县城的公交车把守很严,车站有警察控制,闲人不准上车,也不许我的亲戚去县城看儿子的遗体。我们来到县国保大队,但不让我们看遗体。他们说我儿子是跳楼自杀,法医已经验过尸,赔五万元安葬费,并把原来我们保押金一万元退还给我们,同意,才能看遗体。我们是老实的农民,被逼无奈,只好签字。当我们看到儿子的遗体时,只见肚子瘪瘪的,五脏都被掏空了。

儿子的突然离世,对我打击太大,我哭瞎了眼睛,耳朵也听不见声音了,从此生活不能自理。一个好端端的家,就是为了做好人,就是为了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大家都知道我儿子是被迫害死的,很多人都不敢炼功,我老伴害怕,也不让我炼。

三、师父保护我 走过一个个生死关

后来我们为了生活回老家打工,二零一四年,在亲戚的帮助下,我又回到大法中修炼。我从新修炼不到两个月,四百度的老花镜摘了,很小的字,我都能看得见,耳聋也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

我想修炼,邪恶虎视眈眈不让我修,师父说:“你说你要修炼了,它可不干了:你要修炼,你要走了,你长出功来,我都够不着你了,我碰不着你了,它可不干了。它千方百计的阻挠你,不让你修炼,所以采取各种方法干扰你,甚至于真会来杀你。”(《转法轮》

二零一五年的一天,我下楼时,一脚踩空,从二楼摔了下来,慌乱中,我抓到了一个铁钩子,手被勾去一块肉,连骨头都看得见,但是我不觉得痛,身体也没有受伤,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小儿子要我去医院看,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对小儿子说:“我是炼功人,不会有问题的。”我当即用卫生纸把血擦干净,把伤口包好,第二天我的伤口结疤,很快就好了。

同年的某一天,我和一群人站在离公路不远处说话,我站在人群中间,突然象有人推了我一把,把我从人群中推到一边,我还没站稳,一辆汽车就冲進了人群中,人们惊慌失措的乱成一团,哭声喊声一片,有的脚被压断,有的肋骨被撞断,有的腰部撞伤,真是惨不忍睹,唯独我安然无恙。真是师父说的:“师必有法身悄然而护”(《精進要旨》〈拜师〉)。

最近我又过了一次生死关。有一次,坐公交车,我站在公交车门口正准备下车,车突然启动,车门把我一推,把我推出去老远,我的头刚好跌倒在一块大石头上,当时我就不省人事。我被送進医院抢救,醒来后,我呕吐不止,后脑勺还起了一个大包,人们都说我完了,就是治好,也会变成痴呆。可检查结果出来,我脑子没有受伤,医生要我住在观察室观察几天,医生要我吃药,我当着医生的面,假装吃药,医生一走,我就把药吐掉。有时间,我就学法炼功,平时我打坐只能坐四十分钟,可这几天,我打坐都是一个多小时。第四天,医生叫我检查身体,我趁医生不在时,跑回了家,我没有找汽车公司赔钱。现在两个月过去了,我头脑清醒,象什么事没发生一样,师父又一次救了我。我的经历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不炼功的儿子女儿都说大法太神了。

孙子今年大学毕业,他和同学一起去应聘,只录取他一人。当年孙子考上大学,同修都送来钱赞助我们,早期也有不知名的同修寄钱来帮助我们,在此我们谢谢同修的关心帮助。现在我们全家都沐浴在大法的恩泽中,老伴身体也很好,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又给了我幸福的家!

写出我的故事是想告诉和我一样掉队的同修,赶快回到大法中来,师父还在等着我们,正法已经到最后了,不能错过这万古机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