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称我是家中的“消防队员”

更新: 2018年04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六日】我的大弟今年六十六岁,独身一人,看到我修炼法轮大法后的身心变化,有点心动,也想学法轮大法。给他看《转法轮》,他却看不進去,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受中共洗脑灌输几十年,无神论進化论在脑中已经根深蒂固了,要他接受大法法理,障碍实在太大。他十分苦恼的对我说:“我对大法不能理解和接受,又怎么能照着去做呢?我修不了!”让他先看《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吧,也同样是看不進去。

怎么办呢?我想了想,对他说,那你就抄书吧,无需动脑和思考,只管去抄,保证有效!对于长期以来不曾拿笔规规矩矩写字的他,要他抄写这么一本厚厚的书,的确要下个决心才行。一旁的二弟帮我开导他,问他:“你想不想象她一样好?”他认真点头,想!“那你就抄书吧!”

大弟曾长期病休过,收入低,母亲在世时,他与母亲同住,母亲走后,我就把原先每月给母亲的三百元钱给了他,现在就成了“奖学金”。其实,我也有私心在里面,他曾经中风住院,我去陪的夜,现在父母都不在了,他若有点什么事,我这个修大法的姐姐不管,谁去管?

大弟终于收下了我给他的本子和笔开始抄写《转法轮》这本书,大概花了半年功夫,总算抄完了一本《转法轮》。看着他的手抄本,我真的不敢恭维,可是他的变化却是惊人的——

原来老态龙钟步履蹒跚的他,如今变的步履轻健,满面红光,容光焕发,过年来我家,竟然能提着一箱十斤重的苹果,足足走了两站路,也不见他有一点疲劳样,只不过拿干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原来几乎全白的头发,如今也黑了一大半,不知年轻了多少。

最令人叫绝的是他的心的变化,一点不夸张的说,过去的他可是个把一分钱看的比磨盘还要重的人,所以去年过年,当他这个当大伯的第一次想到给我那已经十六岁的小侄压岁钱时,大家简直象看到太阳从西边出来一样。还有几件看淡钱财的事发生在他身上,让全家人对他刮目相看。寡言的他自己也对我说,确实放下了不少。

大弟的生活状态曾经是我们大家心中的一块石头,我那小弟早就对我说过,你别忙着到处传功,就先把我家这位“老大难”带带好吧,现在我们心中的石头彻底落地了,再也不用筹划给他送哪家养老院了,因为大弟他现在独自一人健康自在,生活的有滋有味,一点都不用我们操心了。

想到大弟他虽然至今还有不少的党文化思维模式,神佛的概念也没有建立起来,大法真相资料也不爱看,甚至连功也懒得学,可慈悲的师尊仍然如同弟子一样看护着他,使他焕然一新。人类的语言已实在是无法描述师尊的慈悲和法力了。

讲完大弟的故事再说说二弟。

二弟在我们姐弟四人中是属于成功人士,但生活的并不如意,由于婚姻和生意的双重挫折,患上了严重的忧郁症,送他去市精神卫生中心看专家门诊,他告诉专家,今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推开窗户往下看,掂量跳下去是否能致命,他真害怕自己控制不住时,会干出蠢事来。见状,我只得在他家住下,看着他,丈夫陪我同住。

每天,我除了给他做可口的饭菜外,就是要求他与我一起读一讲《转法轮》,再加听师父讲法和有空就念“法轮大法好”。二弟同大弟一样,知道大法好,但接受大法法理有障碍,为了求生保命,只得老老实实照着做,他一边大声读书,一边对我说,虽然书上的话我接受不了,但我的态度可是认真的啊!

就这么过了短短的两周功夫,他就说,他好了,要外出洗澡、理发,可以上班去了。再说那专家门诊也正好是两周一复诊,到了那儿,这位老专家一看,真的好了,禁不住惊讶的脱口而出:“我的药可没那么灵啊!”

二弟的病好后,又把书还给了我,他说他已心中有法了,确实平安到现在。

我那小弟曾戏称,我是家中消灾消难的“消防队员”,众生一定要看明白,法轮大法就是来给人类消灾解难的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