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找到生命之意义

更新: 2017年10月10日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五日】

师父好!
同修好!

我出生于一九九九年三月,今年十八岁。

我经过很长的时间才得法。之前我曾经听说过法轮大法,因为我的母亲在法国瓦兹河畔梅里城堡公园向一位大法弟子学法轮功,这个公园绿树成荫,环境很好,没有比这种环境更适合开始学功的地方。我的母亲通过一位女性朋友开始接触大法。她因为好奇,很快就请来了一本《转法轮》。这本书让她大开眼界,解答了她心里的许多疑问。我母亲的脾气也变好了。有一天,她建议我一起去公园炼功。刚开始我很不情愿,因为我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但那天我的一位朋友要陪我们去,所以我决定一起去。当时是二零一四年。

我在公园炼功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我感到教我学功的那位学员非常善良。我用了整整一年才读完《转法轮》。在读这本书以前,我什么都不信,不过,我还是希望有神的存在。我对传统正教不感兴趣。在读完《转法轮》以后,我觉得自己相信书里写的。虽然说还不能完全相信,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愿意让自己去相信,我愿意给自己一点时间慢慢的去接受和理解:对这里面讲的一上来全能接受,我还做不到。但是我很高兴能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来看待事物。

一年过去了,转眼到了二零一六年。有一天,我不知从哪里听说了“正法”这件事。我对此不太了解,所以上明慧网了解了这方面的内容。

看了一些文章后,我感到非常震惊,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众生都在指望着我们,我们要讲真相,做三件事,救度众生。我感到非常震惊。这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自己一下子了解了许多世界上的事,甚至是天机。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相信这些,但后来经过仔细思考后,我对自己说:“想想看,如果这是真的,但你却什么都没有做,以后你会非常后悔的,是不是?”

师父曾经说过:“每个生命、每个人都不简单,背后都代表着宇宙庞大的生命群。一个人得度,他就代表着他背后的所有生命都将得度,因为在世上的人、今天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在天上的王下世转生成了人。”[1]

在得法两年后,我才迟迟下定决心去精進的做三件事,彻底去除各种执着心。

最适合我个人的讲真相方式,是向信箱里发真相传单。我在想,住在我周围的人应该都是和我有缘的人,可能前生前世他们都曾经是我的亲友呢?

每到周末或学校放假,我都会很早起床,把真相传单发到信箱里。开始的时候,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所以我会在早晨五点之前,天还没亮的时候就起床。父母同意我这样做。路上只有路灯照着我,但我并不害怕夜里独自出门,因为我曾经练过十年的空手道。而且我很喜欢夜里安静的环境,满天的星星都看着我,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感觉很好。但这还不够,我还得去掉怕被人看到的心。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白天发传单,开始的时候很难,我不想人家跟我搭话,向我提问,因为我还没有准备好。我还没有去认真了解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很难把传单上提到的事情解释清楚。但我非常清楚自己想要救人,我也知道这些传单能做到这一点。但要我开口讲话?那真的太难了,至少在当时是那样的。其实后来在我发传单时,谁也没有来打扰我。值得一提的是,微笑,对我帮助很大,尤其是发自内心的微笑。

到今天为止,我已经发了整整三座城市,几乎所有能接触到的信箱里都已经发了传单。

我也通过简短的演讲向自己所在的高二班同学,以及我的老师讲真相。我可以亲手把传单给他们,但大部份时间我都是把传单夹在他们的本子里。高三的时候,我把一迭传单放在图书馆里显眼的地方,希望学校里的高中生能够看一眼传单。我觉得自己还没有办法亲手把传单递给每个学生。

高三时,我的课程安排是整个高中阶段最理想的安排,课时很少。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是为了方便我在课余出去发传单。

我还参加了二零一七年法国明慧夏令营,遇到了很好的同修,看到他们,我觉得自己不再孤独,那时我并不知道法国的同修人数多不多。夏令营期间,我和同修一起,第一次到集市上和别人讲真相。我成功的和路人交谈,回答了他们提出的问题。

我就说到这里吧。最后还想说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就在我试着把《论语》背下来时,我去外面转了一圈。我在微红的夜空中,看到了一朵长得像竖起的大拇指一样的云彩,好像在鼓励我。真的太有意思了。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二零一七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非盈利转载请在文章等作品之前标明出处(“据明慧网报导,……”),之后注明明慧网原文链接。商业转载请与编辑部接洽授权事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