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闯过生死关

更新: 2017年1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一名中学教师,一九九七年在上学时得法。那时我们学校有很多师生学大法,早晨炼动功,晚上炼静功,大家都很精進。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的压下来。我由于学法不扎实,在单位人人过关的情况下,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话。结婚成家后,由于分娩时产生的剧烈疼痛,又使我想起了大法,想起了师父,疼痛马上消失了。我想我还要学大法。这样在坐月子时,我又拿起了《转法轮》

在十几年的修炼过程中,自己不是很精進,所以在二零一五年六月份诉江以后 ,经历了两次大的考验。

解体迫害

二零一五年六月份,我用实名控告江泽民。两高把控告书打回到地方后,十一月底,单位开始找我。因我以前没有公开修炼,单位领导、同事都不知道我学大法。这一下公开后,学校象炸了锅,局领导要求学校校长马上停我的课,班主任也不让当了。

那时我正在带初三毕业班,学生、家长都很诧异,纷纷打电话询问,我只是说身体不好,没有如实说明。接下来,他们让我的家人给我施加压力,劝我在“三书”上签字,当天晚上我的父母、公婆、妹妹、大伯哥都来了,轮番对我施加压力,说我是省里头号人物,主要的“转化”对像,要不写“三书”就怎么怎么样,就把这个家毁了……等等,全是恐吓的话。

我是农村出来的,考上学分配了一个教师的工作,家人都觉的很自豪,嫁到了城里,婆家是一个知识份子,家庭各方面条件比较好。父母替我高兴,认为从此改变了命运,过上了好日子。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的老父母不知如何是好,父亲当时就给我跪下了,反复的说:“闺女,签字吧!签了吧!”我知道考验来了,要用正念对待。应该是恶人放弃迫害,而不是我放弃大法修炼。我不断的发正念,背师父的法:“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1]这样坚持到晚上十一点多,他们回去了。

第二天到单位,学校领导又找我,说每星期谈话一次。每次谈话我都跟他们讲真相,加上我平时工作上的表现:不收家长的一分钱,送的购物卡都让孩子带回去,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学生身上,工作兢兢业业,我是学科的教研组长,被评为市级骨干教师、师德标兵、优秀教师,参加过省级骨干教师培训等等一系列荣誉。虽然我带的班差生较多,经过一段时间管理(我给学生讲了真相,四十多人退团退队),班级稳定班风正,任课老师都喜欢上我们班的课。上一届学生在毕业班理化加试、信息加试中,只有一个学生只差一分不是满分外,其余学生全部通过,比优秀班通过率还高。校长在大会上表扬我,校领导们有目共睹。书记私下和我谈话,也说我是一个好老师。他们又找来专门洗脑的人员来劝我“转化”,副局长又找我谈话,说如果不签“三书”的话就要拘留我,当时我身体处于病业假相,丈夫又闹着和我离婚,我承受着各方面的压力,真象师父说的:“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2]。我加强学法,不断加强正念。

他们看我还是不“转化”,四月份,派出所警察到单位把我带走,虽然检查身体都不合格,还是强行拘留我。下午四、五点钟到了拘留所,我的心情非常沉重,晚饭没有吃,一直落泪,到了晚上十来点钟,我想起了师父的法:“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3]。我开始向内找,找到了很多人心,总之都是不精進,没有好好修自己。但是我想:我有漏,有师父管,有法归正,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家。

师父看我有要修的心,并且正念否定邪恶,给我演化出了严重的病业假相,心脏跳的很快,喘不上气来,很难受的样子,他们马上叫来了120,可能医生看了我的体检报告,跟他们说了危险性,他们跟上面请示,怕担责任,让120把我拉走了,到了医院门口,我就要求回家,医生也没坚持让我住院,丈夫把我接回了家。这次魔难师父帮弟子化解了,师父又为弟子承受了很多,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我在家调整了几天,想得回去上班,这个工作是师父给安排的,谁也动不了。他们想拘留我十天,可是不到十天我又去上班了。领导老师们以为我找人走后门提前出来了,其实不是。

此后,我就写信跟他们讲真相,同修也帮助,把不干胶贴到了教育局附近的小区及墙上,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期间,区纪检委又不断的找我谈话,最后一次谈话时,问我还炼不炼,我说:我一修到底!

邪恶被解体了。师父将计就计给我安排的修炼路是最好的,现在我在后勤工作,时间、精力上充足了许多。

我想起了师父的法:“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4]谢谢师父!

闯过病业关

今年五月份,我的身体出现了病业假相,其实在这之前身体也是处于不正确状态,只是自己没有好好向内找,没有扎扎实实的修自己,就是硬挺着,人为的滋养了邪恶。这回旧势力邪恶因素真的下狠手了。

一天傍晚,我发完六点正念后,感觉很累,想躺着休息一会儿,丈夫突然看到我的腿部浮肿,非要催着我上医院。我说不去,没事的。他说他明天请假,不上班了。第二天早晨他果然没有去上班,说我全身浮肿是肾脏出问题了,赶紧到医院去治。他又把我妹妹叫来劝我,让我去医院。我妹妹学过一阵大法,多少懂得法理,她也支持我修炼。我跟丈夫说了一些简单的法理,举例说了一些绝症都是修炼大法好了,大法是超常的。这一次丈夫让我去医院的目地没达到。

邪恶不甘心,过了几天又操纵我丈夫及我父母逼我去医院,那天早晨他没去上班,打电话给我单位领导请假。接下来,邪恶操纵他开始对我大打出手,问我去不去医院,我说不去,他一拳把我鼻子打出血了,又扇了我几个嘴巴子,并且连踢带踹,用胳膊夹着我的脖子往门外拽我。我大声喊着:师父救我!师父救我!丈夫身材高大,我身材瘦小,可他就是拽不动我,把他累的够呛。

丈夫一看不行,就开车把我父母接来了。他们连哭带闹,说治晚了就不行了,赶快去医院,说我堂姐就是因为治晚了,五十多岁就去世了,你刚四十出头,不能那样,你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们怎么活呀!丈夫说我得了尿毒症,父母更害怕了,强拉硬拽,我坚定一念,就是不去医院,因为我知道这不是病。上午好不容易过去了,中午我给他们做了饭,他们说下午再去医院,休息了一会儿,又开始劝说我。

当时邪恶强加给我的压力很大,我就不断的加强正念:“走师父安排的路,我不去医院,我没病,求师尊加持。”就这样坚持了一下午,为了让他们放心,最后我说:“如果浮肿不消,放了假再去医院。”他们得到了所谓的承诺,父母就先回家了。

之后,我不仅腿部浮肿,肚子还很大,像是腹水了,同事们都以为我怀孕了,学校书记看到后也问我是否怀孕了,我说没有,他们以为我不好意思说实话,没再追问。六月快中考了,毕业班需要印刷的卷子特别多(我在印刷室工作),几乎都是我一个人把纸搬到复印机上,印完后又搬下来,在全身浮肿的情况下又干这些活,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走不到五十米就要歇一会儿。无法骑自行车,我只能开车上班,我家住六楼,每次回家我都发愁上楼,因为很费劲,上一次楼需要休息三、四次。有一次,我记录了一下时间,上楼用了十分钟,回到家后还要给孩子做饭。

在这种情况下,我想怎么才能闯过病业关呢?只有学好法,一切交给师父,向内找,修去执着心,才会做到。晚上我去同修家学法,这位老年同修家的场特别好,我一坐到床上,腿不由自主的就可以散盘,(因为腿肿的厉害,学法时腿只能伸着),还有一位同修,我们三人一块学法,每天就是学法、发正念。在这位同修家我的腿就可以散盘,别人家都不行,这是怎么回事呢?有一次我问老同修,她说:“我没有给你加任何负面思维,别人问你好了没有,我就回答好了,也不让同修们有任何负面思维。”原来同修给我加的都是正念。每次学完后我们都交流一会儿,每次她都鼓励我:“今天好多了,比昨天好,腿部正消呢!”使我增强了信心。

晚上十点多回到家后,我就长时间发正念,每次至少半个小时,坚持炼功,我以前懒惰,炼功不及时,五套功法不是一步到位,尤其动功不爱炼,这回要好好炼,不敢松懈了。在炼第四套法轮周天法时,很难往下蹲,但我尽力蹲。最不好过的是后半夜,由于浮肿,睡觉翻身很困难,全身不好受,每隔一小时就醒一次,起来看着外面街道上昏暗的路灯,没有了信心,很着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闯过去。在师父法像前我哭泣,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帮弟子闯过这一关,弟子不怕死,但有许多众生还没有得救,我不能给大法抹黑。邪恶也不断的给我加负面的思维,害怕的景象,它一出现我就发正念灭它。

邪恶操纵我丈夫说的一些话,也让我看淡了情。丈夫说:“上医院我就给你出二十万治病,你不去,等到病重了一分钱也不出。”“你不去治病,你儿子就会多一个后妈。”等等一些绝情的话。我不动心,心想:一切都带不走,我就跟师父回家。

同时我也向内找,问题出在哪呢?为何丈夫一反常态,和以前判若两人,脾气暴躁,恶语相加。我静下心来思考:刚开始谈对像时,我就看不上他,因那时我已得法,知道法理,每个人的一生都定好了,修炼人更有师父管,该跟谁,都有安排,随其自然。结婚后,婆家的亲戚都是当官的,由于我名利心没去干净,有时心里嫌弃他没本事,什么事也办不了,如果不修炼我才不会和他过呢……我找到了名利心、怨恨心。

当时丈夫每天把家里弄的乱七八糟,也不收拾,当我又想指责他、埋怨他时,就想到自己是炼功人,忍下了,心里还有点过不去,这样连续几天,一点都不动心了。我开始关心他,不再和他争辩,不再看不上他,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什么都依他,名利心也放下了,我的心转变了。一天晚上,我开始上厕所,拉的都是水,几天后,肚子瘪了,大腿也开始往下消肿,到七月底放假的时候,基本都消下去了。丈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说真是出现奇迹了,他一改过去的态度。这时我才明白了他在帮我修呢。

放假了,我和同修们一起出去讲真相,身体也有劲了,自行车也能骑了,家务活也有劲干了。在这次过关中心性有所提高,不再看不上别人,能包容、宽容、理解他人,心的容量扩大了。

经历两次大的生死选择,去掉了名利情,心性提高上来 ,过程中最大的感悟就是信师信法,师父是创世主,无所不能,只要弟子按照师父、法的要求去做,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谢谢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