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打真相电话也是修炼,要向内找

更新: 2017年11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七日】我很荣幸的参与了拨打电话讲真相,在修炼上有一些体会和感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派出所警察的转变

这个电话共拨了十多次,只接了四次,最长一次接了七分五十三秒。前三次每次接通一分钟左右,对方断续听了一些真相都挂机了,感觉屋里还有其他人。第四次接通后,一个年轻男警不耐烦的大声喊:“我要查你电话来源,你知道这是哪里的电话吗?这是派出所的电话。你不要撂电话,正在查你。”

我说:你不用查了,我直接告诉你我这是欧洲的电话。就因为你是派出所我才给打的电话。

他又抢话大声说:你讲那些事和我没有关系,我就关心我自己的事,你不要以为你们是对的,我问你,你们为什么有病不让吃药?

我问他:你在哪听说的有病不让吃药?

这时他说话的声音缓和一些了,说:我认识的人中有炼法轮功的,他有病就不吃药。

我又问他:请问,你看过我们师父的著作《转法轮》没有呢?

他说:没看过。

我说:你现在拿起笔来记下翻墙网址,在全世界都可以免费下载看的伟大著作,你们却看不到。你现在就马上看,我们师父在书上没有一句话是告诉人有病不吃药的。现在你记下网址好吗?

对方不吱声,我马上讲:我就是因有病修炼法轮功身体才好的,师父要求我们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做事,心胸宽广了,遇事能想开了,与人相处和谐了,我身体自然就好了,我还用吃什么药呢?

我感觉对方在听,又讲:刚才你说你就关心你自己的事,我今天要给你讲的就是你自己关心的事。假如你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有一天停止迫害法轮功清算江泽民的时候,谁也跑不掉的。清算你的时候,你现在的组织能否替你承担?你现在的上级能否替你承担?安排你干的人能否替你承担?我明确告诉你,谁都不会替你承担,因为他们也在被清算当中,你都要自己承担。这是不是你自己的事?再看看你手里的二零一三年八月份的一个文件,白纸黑字都写的很清楚,你都是要终身负责的,不存在调走退休的问题。这是不是你自己的事?还有,你们重庆各地派出所都在搞所谓“敲门行动”,这种行为违反中国刑法、中国刑事诉讼法、警察法等很多法律,这就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证据,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将来会控告你,这是不是你自己的事?还有,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在全世界很多国家的法院被控告,全世界联名要求法办江泽民的有二百五十多万人,国内二十多万人控告他,他象瘟疫一样躲都躲不及,你还和他干一样的事,你在往枪口上撞,这是不是你自己的事?

同时,我还讲了自焚假案、活摘器官、大法洪传、中共的卸磨杀驴手段等等真相。因为不确定他是否在听,我又问他:我讲的你听明白了吗?这时听到他语气非常轻松的说:我终于明白了。

当我再打过去想再次给他记下翻墙等信息时,他没有再接,可能是屋里还有其他人的缘故吧。在师父的加持下,这个警察就这样明白了真相。

二、一个国保大队长由张狂到沉默

这通电话共拨了二十多次,接了四次,最长一次听了九分四十三秒。

电话接通后他不说话,后来突然张狂地吼道:你跟我说这些有用吗?你有病啊!有胆量你过来,我们面谈。我告诉他这是国外的电话,他说:共产党给我饭吃我就得干。你给我饭吃吗?我说:你的饭不是共产党给的,是老百姓养活了你,老百姓才是你的衣食父母,没有腐败的共产党,你今天的工资会更高,生活的会更美好。你们今天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就是一群善良的老百姓,他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吃喝嫖赌、坑蒙拐骗找不着他们,你们把这些世界上公认的好人都抓起来了,你说你们做的是什么事啊?老百姓怎么看你啊?别人你可能不知道,但薄熙来你肯定知道,想当年他比谁都张狂,但他由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今天照样是阶下囚。

我接着又给他讲了重庆地区被追查的人员和遭报情况,还有活摘器官、中共邪党的邪恶等真相,他只是听不说话了。

这通电话我一直是一边打一边发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他听了累计15分钟的真相。

三、拨打真相电话,也要向内找

这次拨打专案中对应拨打电话时出现的不同情况,向内找发现自己在修炼上有很多不足:

记得一次领了两包电话,第一包电话接通率非常高,八个电话都接了,没有不接或设置的。第二包电话连续打了六个也都接了,心里非常高兴,心想:再有两个电话如果接通这包也百分之百接通了。当打到第七个电话时十多次没人接, 打第八个电话拨十多次也没人接。我意识到这两个电话之所以不通是自己刚才起了欢喜心,无意中打电话的基点变了,好象打通电话、接通率成了目地,而不是把救人作为目地了,就这微妙的一念导致两个电话都不通了。认识到后,我马上对着两个电话发正念,边发正念边重新拨打,两个电话很快都通了。通过这个实例我认识到了修炼人的一思一念真是人命关天,修炼上真的没有小事和修炼的严肃性,真是修好自己才能救度众生啊!

有两通电话接通后直接就讲重庆方言,我一点也听不懂,根本没办法沟通。我向内找,发现自己在讲真相时语速较快,没有考虑对方的感受,对于重庆人来说是不是也象我听重庆方言一样听不懂呢?问自己为什么语速要快呢?是怕对方挂机,这个怕也是执着心。语速快自然有个急的因素,急也是执着心,也有党文化的因素。这些都是应该去掉的。当我向内找找到这些执着后,又遇到一个开口就讲重庆话的,我问他能否改成普通话和我沟通,他真的改成普通话和我互动了。向内找真的是法宝。

还有听几秒就挂机的,一般这样的电话最少我要拨打十次。向内找发现自己在与人沟通时就有一个习惯,当觉的对方的话题自己不感兴趣时,马上就会想办法回避话题,而不是专注地倾听让对方表达完整。简单的讲是不礼貌,可在修炼上离真、善、忍的标准就差的太远了。师父说:“要做一个好人,这个空间中所存在的要求,就是仁、义、礼、智、信,等等等等。它也都是从真、善、忍中分化出来的,非常的多,还不止这些。”[1]

还有一接电话就不耐烦的。向内找发现自己也有不耐烦的状况,比如,在平台上学法或背法的时候,有的同修一進房间不是先倾听,而是打断读法问读到第几页了,或者总是读错字的,或者总是多话的,这个时候自己不是马上向内找,而是先表现出来不耐烦。不耐烦本身就是没有忍,同时也体现出修炼不扎实,心容易被带动,也是自我的表现,还有自以为是、瞧不起人、高高在上、急躁等党文化的因素。这些坏东西必须要去掉。

拨打真相电话是一个难得的修炼机缘,也是不可多得的修炼过程,让我发现了这么多应该去除的坏东西。

最后,让我们共同学习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的一段讲法:“任何一个地区的大法弟子啊,基本上你们就是那个地区众生得救的希望了,而且是唯一的希望。那里的众生啊,要听到你们的福音,要听到你们在讲清真相中使他们认识到大法是什么,所以大法弟子的责任就很重大。”[2]

以上交流因层次有限,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