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的福份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日】一九九四年,我丈夫肝癌去世,丢下我和儿子。儿子才九岁,患有重症肌无力,眼皮下垂,腿不灵便,走路一拐一拐的,右手萎缩,用左手写字。老师说他智力差,影响年终奖,不愿意带他,有一次还把他连人带包从教室推了出来。这些魔心的事让我很难受,觉的生活无法过下去。我既要照顾孩子,又要打工,我本来身体就差,有人建议我到庙里去,和儿子有口饭吃。

一九九八年,经朋友介绍我参加了一次法轮大法的法会,感到很震撼。法会期间,下起了中雨,学员们站在雨中炼功,纹丝不动,我突然看见天上出现一个彩色的大法轮,还有一串串的小法轮落在学员身上,我心里说不出来的高兴,这种高兴一直伴随着我回到家里。从那以后,我家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儿子病好了,我自己的身体也康复了,脑子也仿佛开窍了,碰到问题知道怎么处理了,别人问话我也会回答了,家里事事顺利。这是我修大法后师父给我家带来的福份,我对师父的感恩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我身边还发生了很多神奇小故事,今天写出点滴与大家分享。

有一次,我到居住地不远的地方参加一个小型法会,儿子骑一个小自行车陪我去,突然一个卖豆腐的大自行车把儿子和车子撞倒了,我说没事,儿子也说没事,旁边打抱不平的人叫我们找那个人赔钱,我们说不会有事的,让那人走了。事后真的没事。

另一次,天下着蒙蒙细雨,我打着雨伞行走在雨中,突然一个的士冲过来把我撞倒了,我趴倒在的士的前头那一截,伞撞飞了,两腿撞的不能动弹了,直挺挺的。司机赶快过来揉腿,我也是说:“没事。”因为我想到师父告诉我们要为别人着想,我不能给别人找麻烦。回家后,我发现膝盖起了个大包,一大片紫色,全肿了,却不疼,两天后恢复正常。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还有一次我去做钟点工的途中,一个坐着两个人的“摩的”把我的自行车前轮撞成了弧形,我也是说“没事”,让他们走了,我自己花二十元钱换了一个车轮。

又一次也是雨天,一辆“摩的”冲过来把我连人带自行车拖了将近三米远,他飞快的冲走了,我自己爬起来,发现脚踝处有半巴掌大的伤口,淌着血,肉里面全是石子。我用泥水把腿冲洗了一下,有点痛。那些天我照常打工料理家务,两天就神奇般的好了。如果不是师父保护,后果不堪设想。

炼功后,我的工作不犯愁了,总有人主动给我介绍工作,连我那残疾的儿子,也顺利的找到了工作。我知道是师父在帮弟子。

儿子读中专时,他姑姑不赞成他读书,说别人好手好脚读了书也找不到工作,说我是把钱往水里丢。我说有他做的工作,我深信修大法有师父管。我坚持把儿子送到学校学了计算机。后来我在社区看到招聘残疾人的消息,我儿子去应聘,居委会的人同情的说:你家没背景、没关系,容易被挤掉。我不为所动。

我做工的东家知道了,找残联帮忙打了声招呼,我儿子被录取了,在居委会工作。我和儿子身体健康,凭自己的劳动赚钱,心情舒畅,母子相处融洽,这都是托大法师父的福。

修大法后,我家每年都开优昙婆罗花,有开在花坛子上的,有开在橘子树树叶上的,有开在小白菜上的,这是师父对弟子的鼓励,弟子要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