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思想深处的党文化因素

更新时间: 2017年12月0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正法修炼走到了最后,本该更加精進,正念更足,可是,一段时间以来,感到有些力不从心,身心疲惫,没有了以前的那种一往直前、勇猛精進的劲头。这种消极状态已持续了一段时间。自己也知道和认识到了这种状态不对,想要改变,可是就是提不起劲来。觉的很无奈。

心想,可能是多年来自己这根弦一直绷的很紧,像救火似的忙碌着,除了吃饭和睡很少的觉,都是处在紧张忙碌的证实法工作中,这种长期超负荷的紧张状态,使自己很难放松下来,不能静下心来思考一下自己的修炼是否存在什么问题,现在是这个身体提出抗议,消极怠工了。我是该认真对待了。心想等把眼前这几件事处理好,就集中学学法,好好找找自己的问题,调整一下,全面归正自己的状况。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几件事使自己感到震惊。

我丈夫于五年前去世。女儿在省城工作,自己和儿子生活在一起。两个孩子都已大龄,至今未婚。这在我的亲朋好友和同学中是唯一的情况,人家儿女结婚早的孙子都结婚了。对此,别人少不了议论,对我讲真相救人也有些影响。对此我无能为力,求过师父,可是一直没啥变化,就这样拖着。

几个月前儿子突然失去了工作,因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在家闲着,我俩靠着我的一点微薄的退休工资生活。

本来女儿有一份挺不错的工作,由于领导突然辞职,新来的领导要安插自己人,女儿的工作也出现了危机。

孩子的问题再加上其它的一些事,一下子都摆到了面前,感到干扰实在大,尤其是和儿子的一次谈话,更令我吃惊不小。原来,儿子对我在心里有着很深的过节和误解。他说,他不想修炼,也不想结婚,将来就想浪迹天涯,了此一生。虽然他知道大法好,但他不想象我一样,我们之间无法沟通。他对自己的前途也十分悲观。

因为他从小就支持我修炼,我一直认为他对大法有正面认识,所以他说出的话真是让我无法理解。我想这不对呀!儿子、女儿本来对大法都很有正念,很支持我修炼的,我忙起来时,常常顾不上做饭,儿子下班回来,看到我还在忙自己的事,他没有任何怨言,就出去买一点吃的东西作为我俩的一餐。有时回来吃不上饭就又上班去了,从来没有埋怨过。我也常说,儿子对我很理解,可是真没想到他心中会有这样的打算。再说,师父说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大法弟子家的孩子也应该有正常的婚姻、家庭和赖以生活的经济来源和工作,为什么我这两个各方面都不错的孩子,会找不到合适的对象成不了家,还会突然失去工作,没有了生活来源?这不对呀,不正常啊,这不是迫害吗?可是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呢?

我开始认真思考,找修炼中自己身上的漏,是哪里出了问题?这一找还真是找出了不少问题,有许多问题,我一直都没有认识到有什么不对,还认为自己是在放下名、利、情,在遵照大法做。现在从新站在法上衡量,却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

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对于大法要求的“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2]这个新宇宙生命的思想境界标准的理解上,先入为主的夹带着邪党文化的因素,没有在大法中归正。从初期修炼时起,我就一直要求自己要达到这个标准,思想中就有这么一念,为了达到这个标准,也走了很多弯路,吃了很多苦。但是这一念却始终没有磨灭,而且越发坚定。但是,由于中共邪党的党文化从小就给我们灌输了一套貌似高深的假理,什么“斗私批修”、“狠批私字一闪念”等等,当时我们还处于小学生的懵懂状态,自然就接受了。在意识中以为邪党宣传的那些电影、电视和文艺作品中所树立的高、大、全的英雄人物就是榜样了。

虽然,这些年学法,在理论上知道党文化是怎么回事,可是从小接受的这套东西在人的潜意识中还存在着,不自觉的在行为上还带有这些东西。表现在学法上是:对表面的理看得比较重,不自觉的用一套邪党文化中学习理论著作的方式学法、理解法,而对于深入理解大法背后的内涵就不知如何下手,学法浮于表面;在做大法的事上,把做具体事看得重于学法、炼功、发正念;对于自己承担的或同修要求的事,都放在前边,可以废寝忘食,把自己的和家里的任何事都可以往后推,偏激的认为自己的一切事都是私事,应该往后放,包括学法、炼功、发正念等,别人的事都要优先安排去做,只要是大法的事,义不容辞,别人不要的我要,别人不敢干的我干,大法的事就是我的事。

由于潜意识中这些党文化的偏激认识,这些年来,一直摆不正这些关系,也一直被旧势力钻思想中的空子,学法、炼功、发正念经常受到干扰,尤其发正念常不能按时,或静不下来。炼功也是不能保证,学法犯困。虽然自己也很着急,但事情一来就又一头钻到具体事中忙碌起来,总想着等这件事忙完了,再集中弥补一下。可是往往这件事还没有完那件事又来了,永远也没有时间去弥补。由于认识上的局限,这些年,事情干了不少,忙得团团转,从早上一睁眼,直到躺到床上,大大小小的事,真是忙个没完。

开始的时候还行,慢慢的就有种越来越支撑不住的感觉,身心疲惫不堪。知道状态不对,想了许多办法,努力改变这种状态,只是好一阵又不行了。不能从根本上提高上来,很是苦恼。但是一遇到具体事还是放不下。就这样支撑着。

二、在理解法上也带有很重的党文化色彩。比如自己在学法中认识到整体提高的重要,就想:师父告诉了不能落下一个弟子。于是就人为的想在学法修炼上达到整体提高,发现同修在法的认识上有差距,就直接给指出来,用自己在法中的认识当作不变的标准去要求别人,有时同修能接受,并表示感谢,有的同修不理解,就有争执,而自己总是认为我是为了别人好,为了整体的提高,语气态度就有些强硬,强加于人,使同修很难接受,从而产生一些间隔。

久而久之,大家就在背后议论,有的当面对我说,说大家都怕我,而我还感到这些同修怎么这样娇气,说话重一点都受不了,就想舒舒服服,高高兴兴,这是修炼吗?没有考虑到每个人的接受能力不同,对法的认识理解不同,不可能一刀切,像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一样,是有个体差异的。没有认识到这种人为的想要达到某一目地的做法正是党文化的思维模式。

三、我当初刚从劳教所回来时,很想讲真相救人,可是一讲就讲高,使别人接受不了。自己也感到很苦恼,就想了,这样讲下去,非但救不了人弄不好还会把人推远了,适得其反。干脆还是干点具体事吧!就开始学电脑,做资料,在这一点上完全没有向内找修自己,突破它。

日常接触的多是同修,由于自己说话方式太直,不太顾及别人的接受能力,也常常产生一些矛盾。师父多次点化、提醒我,不考虑别人就是错的,我也努力改正自己,虽有很大改变,但是那种居高临下的指责式的语气,常常使人感到很不舒服。结果虽然用心是好的却达不到很好的效果。

对这一点自己也很苦恼。慢慢的也不想开口说话讲真相了。这在说话上就造成了两个极端:要么,一说话就想把自己知道的、理解的一股脑儿倒给人家,极力想说服人家,让人家理解自己的用心;要么,就不想说话了,好像张不开口,被什么抑制着一样。这就直接影响到大法的工作和做好“三件事”。确实需要自己在这方面好好下功夫突破。

四、在学法上由于后来有些走形式,不太能看到大法的内涵,而在明慧网看学员的交流上,觉的能点到自己的问题,就愿意多看,并推荐同修看,从而走入了一个极端,渐渐的以学员的交流中指出的问题用于对照自己修炼中的问题,偏离了法的指导。发现了这个问题后,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不是想走捷径吗?不直接从学法中用法来指导自己,这不脱离了法吗?多可怕啊!

五、在处理儿女婚姻等这些事上,一直抱着顺其自然的想法,婚姻是天定的,就看因缘了,我谁的婚事都不干涉,他俩不修炼,就看他们自己了,我的任务就是救人。这些想法原则上没有错。但有些具体做法考虑不周。

儿子第一次交了一个女朋友吹了,他们说怨我给了女孩一张神韵光碟;第二个女友交往一年,压根没让我见,最后也吹了。

第三个开始女孩很愿意,见面礼也给了,可来家吃饭时,饭后打开电视看到的正好是《九评共产党》。女孩当时没说什么,下来就说她母亲不愿意,要做她母亲的工作,又拖了一年。因为我知道她是党员,她有意回避不来家里,我就给她写了一封信讲真相。没想到信被单位拆了,单位领导威胁要换她的工作,接连谈话三天,逼其放弃两人恋爱关系。最后在家人、单位双重压力下他们就分手了。

这件事对儿子打击很大。但他知道我给女孩写信是为了救她,他就一直没告诉我,也没怨我,但对他的伤害是很深的。旧势力紧接着又给他演化出病业假相:在单位体检中查出儿子患有性功能方面的疾患,儿子负担很大。我没在意,我不相信这是真的,觉的根本就不可能,都是旧势力演化出来的假相,心想,别给我来这一套,我根本就不承认,但儿子伤心了,认为这都是断子绝孙的事。我只是让他学法,念大法好,不支持他去做手术。这让他更伤心,认为他爸在的话就不会像我一样对待。

他对我不理解,心灰意冷,因为是职业原因造成的病症,加之工作也不顺心,就把工作辞了,想另谋职业。由于儿子对我的做法不理解,两人在一起很难交谈。我对他也有怨气,认为他不听我的话,我是为了他好。结果就发展到后来这一步。

还有其它的一些问题,大多都是在党文化的干扰和影响下出现的。就不一一列举了。

找到了以上这些方面的问题对我的触动很大。我知道这是自己修炼上出现的问题,被旧势力钻空子了。

这些天来,我认真向内找,反思自己,经过学法和认真思考,我开始认识到:修炼到了最后的阶段,也就是到了最表层,长期以来在人中被洗脑灌输的党文化毒素,在我的思想中形成的变异的观念、思维模式,认识问题的方法和思路,做事和语言表达等方式都在严重障碍着我正确的理解法、同化法。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一生下来就被邪党作为所谓的“红色接班人”,接受了大量的党文化,邪党的历次运动,尤其是文化大革命,那时年纪尚小,没有能力辨别,在思想上打下的烙印是很深的。年纪大一点的还有一些传统文化的东西,而我们这一代就是最不幸的了,可以说就是在党文化中泡大的。旧势力企图左右正法,怎么左右?我的理解,就是把历史上奠定的为传法打基础的神传文化给破坏掉,代之以邪恶的党文化,而这个邪恶的党文化,就是有针对性的为旧势力左右正法控制人的思想而有意打造的,最邪恶的就是邪党一贯强制的对民众的所谓“思想改造”。

回想正法开始时许多同修走向邪悟,根本的原因就是用在邪党文化中形成的观念、思维方式思考问题和理解法,往往就会把法理解反了。《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清除了共产邪灵在另外空间的存在形式,可是在人的思想里形成的思维模式和观念等深层的东西,还在控制着、左右人的思想,尤其是邪党文化采取的是“旧瓶装新酒”,偷梁换柱的方式,偷换概念,同一个词语的内涵在党文化中都被赋予了新的含义,已经和神传文化的内涵完全不同了,而且再加上思维模式的改变,无神论、進化论的影响,使现代人在理解法上存在着很大的困难,尤其是中国人更是深受其害。师父在讲法中已经很明确地指出了这方面的问题。有些深层原因如果不下点功夫,都感觉不到的。我个人觉的这就是我们继续深入理解法的最大障碍。

比如这个“私”字和“公”字,在党文化中,人们普遍理解为个人的事就是属于“私”事,工作上的事就是“公”事。而邪党把持了一切领域,“领导一切”。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它都要管,宣传提倡的是什么“舍小家顾大家”所谓的“大公无私”,宣传的英雄人物都是为党献出一切包括牺牲生命的所谓典型。这是邪教的本性决定的,它的目地就是欺骗人们心甘情愿的为魔鬼献身。

而在神传文化中,这个问题的内涵是完全不同的,人是“天、地、人”“三才”之一,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小宇宙,是构成大宇宙的一部份。中国历史上一直提倡“君轻民贵”,只是以人的道德来衡量一个人,不以钱财多少论贵贱。大法中讲“富而有德”[4]根本就与“为某某党而献身”毫不相干。而“公”是指众人之事,大众利益,其中自然包括每一个人的利益,没有凌驾于个人之上的“党的利益高于一切”的说法。

针对修炼中出现的问题,我读了《解体党文化》一书,这书以前也听过录音,可这次认真的对照自己,用法来衡量,才发现自己思想中党文化的毒素是很深的,很多问题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习惯了,觉察不到有什么不对。这一学一查,确实感觉到古人讲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句话的高妙之处。对法中师父讲过的一些法理,原来只能从表面理解,现在再看书,理解就完全不一样了。师父讲:“举个例子说,一个瓶子里装满了脏东西,把它的盖拧的很紧,扔到水里,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里面的脏东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会浮起来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来了。我们在修炼过程中,就是要去掉人身上存在的各种不好的东西,才能使你升华上来,这个宇宙的特性就起这样一种作用。”[5]对于这段法,以前理解很肤浅,现在读来,就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被旧势力利用邪党给我们头脑里灌输了那么多邪恶的党文化邪说,使我们学法不能正确理解法,只有把那些肮脏的邪说从头脑中清除出去,清洗干净自身的思想和身体这个容器,大法才能進入我们身体并同化法。思想里都是邪恶的党文化的浊物,大法怎么能和这些肮脏的东西混在一起呢!所以要同化大法,必须彻底清除党文化,正本清源,以纯净的思想完全同化大法。

过去我看明慧网上报道很多外国的大法弟子对大法的理解有一种很纯净的,纯真的理解和认识;西方观众对神韵的观感说出来的话和中国观众有明显的不同,现在明白了,是因为他们没有受到邪党文化的污染。他们大都是信神的,虽然受到现代意识的影响,但他们和神传文化是相通的。而中国人的思想这几十年中被邪党文化改造了,把几千年的神传文化连根拔掉,无神论、進化论这一套邪说,以国家暴力为后盾强行灌输给中国人,使中国人不可避免地、自觉或不自觉的接受了这一套邪说,尤其是年轻人,已经彻底的被洗脑。这一代人被毒害的太深了,这就是在大陆讲真相的最大难度之一。

对大法弟子来说,虽然天天学法,但是在对法的理解上,同样原因也存在着不同程度的障碍。《转法轮》已经看了多少遍,但是每个人在遇到问题的时候,很多情况下还在用党文化中形成的观念去认识和对待,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我在回顾自己的修炼过程和向内找,特别突出的感到这个问题。所以提议我们当地同修看一看《解体党文化》这本书,有些同修看了觉的真是这样,以前没看过,这一看才发现,原来很多问题都出在这里,看过之后,对思想中反映出的党文化,就能分辨了,一冒出来就能否定他,清除它,在行为上归正,学法和实修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和突破。同修忙的话,听一下录音,有时间最好看一下,能找到提高不上去的一些原因。

由于找到了自己的问题,从思想上重视起来了,下决心改变自己,在法中归正,自己也逐渐的有了一些明显的变化。首先在三件事上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改变,能够严格要求自己,学法不再走形式能入心了;发正念也能按时,也能静下来了。当决心不再说话伤人,一定在这方面真正提高时,觉的说出的话变的平和,语气和善了,没有了那种强加于人、居高临下的气势了,和儿子的关系也变好了。

通过善意的沟通,现在儿子开始理解我和大法了,我给他的东西都能看,看了《九评》,心态发生了变化,不再那么绝望了。女儿的单位也有了一些变化。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变。我自己也感到不再那么疲惫,精神一振作起来,每天能坚持炼功,感到回到了当初的状态,对修炼更有信心。

坚冰已经溶化,寒冬已经过去,春天不远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富而有德〉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