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闵行区孝子刘顺明又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闵行区法轮功学员刘顺明于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闵行区看守所,至今已经有一个多月。近九十岁母亲瘫痪在床,盼儿早归。

刘顺明母亲身体瘫痪在床已经五年多了,多数晚上都是刘顺明一个人在照顾,他母亲情绪不稳定,有时一晚都要起床十几次,这需要刘顺明起床伺候,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而他白天还要上班。五年多来,刘顺明没有叫过一声苦,没有抱怨过一句。

刘顺明本是马桥卫生院职工,原住上海市闵行区马桥新村四号三零一室,后来买房住进了敬南小区。一九九六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刘顺明改变了原来自私自利的观念和行为,变得处处为人着想,对老人对家庭一心一意,人也变得谦和大度。他父亲曾说:“四个小孩,第二个(指小刘)以前最让人不放心最操心,现在让人最放心……”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刘顺明因坚定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被当地派出所、居委会、单位不断的骚扰、跟踪、监控,多次被非法拘禁在派出所,两次被非法关入洗脑班(黑监狱、集中营),两次被非法关入看守所,被非法判刑关提篮桥监狱共计有四年二个月五天,差一点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六月三十一日刘顺明被马桥派出所、居委会、单位诱骗绑架,在卫生院门口被一警察和保安按在地上抽去皮带,在青浦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两个月,期间被暴力强制抽血,在铁床上被捆绑过,受尽折磨,身心受到极大摧残。

二零零三年五月九日刘顺明被奉贤区“610”绑架,在派出所一警察抓住他的头发在地上拖来拖去打,体罚叫他跪在地上好长时间。一警察抓住刘顺明腹部衣服用拳头推打,嘴里还说,“我们人民警察不允许打人……”。

被关押期间 一天晚上看守所两个警察对刘顺明说没坐好位置,对他大打出手,反铐手铐‘开飞机’拳打脚踢,说让他蹲下去就不打了,他没蹲。回到监房之后里面的犯人对刘顺明说:“我们商量好了,法轮功要是被关禁闭我们明天集体绝食抗议营救法轮功。”他很感动。

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后,刘顺明被转入上海提篮桥监狱关押迫害。第一天犯人把他带到狱警值班室让他在门口喊报告,刘顺明说我不是犯人,没有罪,不喊报告。进门后,刘顺明把小凳子放在地上,狱警李敬敏一脚把小凳踢得远远的,凶恶的喊着让他蹲下,刘顺明不蹲,恶警就拔出电棍要电他。刘顺明被关在小号房里,蹲在地上有十天左右,一天有十几小时,不能站起来,两腿像散架一样难受。

在监狱,刘顺明被迫做奴工,吃的是霉饭,一段时间不让买生活用品,有时还不让喝水,三点三个平方小牢房里,两个犯人白天黑夜轮流监控刘顺明的一举一动。犯人可以在外面跑来跑去有小自由,而刘顺明不能动,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正常睡眠常常被剥夺。犯人受警察指使,打死打伤法轮功学员,被认为表现好,减刑快。而同情、善待法轮功学员反而被认为表现不好,被处分。

酷刑演示:罚坐塑料小凳子
酷刑演示:罚坐塑料小凳子

刘顺明被长时间罚坐塑料小方凳,腰背挺直,两脚并拢,手放在膝盖,目视前方,一动不能动,不让站起来。不见阳光,全身皮肤溃烂,屁股烂得血肉模糊,疼得好像坐在针尖上,还得坐。垫在内裤里好几张卫生纸一会就被脓水浸透了,浑身奇痒。还被罚站,一站就是几天,额头、鼻尖、腹部、脚尖要顶着墙一动不能动。

刘顺明无数次被毒打,被打的痛的睡不着觉、翻不了身。肋骨被打伤,还不能说是被打的,要说是自己摔的,腿被打的紫黑一片,肿的像水桶一样粗,走不了路。一次被打休克,两腿抬不起来,有时站着腿一软就倒下了。警察和犯人也知道酷刑是见不得人的,所以打人时把电视声音开的最大,门口几个人堵着,不让外面人看到、听到被打的惨叫声。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对法轮功学员全国大抓捕,四月二十四日中午刘顺明在单位又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到闵行看守所。一次警察对刘顺明说:“你妻子来过了,给你送来钱和衣服,说你是好人、老实人,希望我们不要打你。”警察对刘顺明妻子说不会打他的,其实刘顺明刚被打过,因为他不肯像小狗一样蹲着吃饭,恶徒对他喊叫着、骂着,朝脸猛击几拳。二十几天后刘顺明又被转入到青浦洗脑班继续关押。刘顺明这次在看守所和洗脑班加起来共被非法关押有六个月零五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