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病全家苦 一修全家福

更新: 2017年11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是二零一一年在重病中接触法轮大法并开始修炼的弟子。我想把师父对我和家人的看护、大法祛病的神奇效果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我出生在一个大家庭里,兄弟姐妹很多。修炼大法前是个爱打牌、爱看电视、说话做事都很强势的人,特别贪玩,不过一直能守住我的本份和善良。

医生拿我做试验、生不如死

二零零七年,住院检查出双肾结石。医生说我身体素质好,建议我的双肾一起做手术。我和家人不懂这样做是否恰当,也没多了解一下就同意了。其实双肾一起做手术是不合医院常规的,医生是拿我做试验。

手术做了五、六个小时,丈夫都急哭了。一出手术室疼的我大叫了五天。接下来的日子就更可怕了,高烧四十多度,腰和肚子疼,吃什么都吐,只能喝水和打吊针,医生也不给个说法,只是给做尿检和血检,其实那只是敷衍,根本不管用,又做穿刺等各种检查。那种痛苦是无法言表的。

因两个孩子在住校,每周五才回家。所以,每个周一進医院周五回家。那时总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一直住院,都快过年了,外面大雪纷飞,孩子该放寒假了,不知他们去外婆家没有?冷不冷?过年了,医生却不让我回家过年。我坚持要回家,家里老人和年幼的孩子眼巴巴的等着我呢,我想,也不知今年过了明年还能不能过。

因为我的坚持,医生又要给我做手术,做什么手术?医生却说不出来是做什么手术,居然说:“边做边看”。后来只是放了根引流管。这样院方才勉强同意我回家了。

过年期间,有位亲戚大姐给我介绍法轮功。因为我不了解法轮功真相,所以只是笑,过后就没提此事。

以后的大半年里只能在引流管上折腾,拔了放,放了拔,有时还不一定一次能放成功,有一天就做了四次才成功。后两次还说不能打麻药,疼的我任由泪水和汗水直流,我疼也不敢叫了,怕丈夫在外面听到着急。自那以后,看见医生我就怕的发抖。

丈夫和我商量转一家医院看看,做了各种检查后还是说要做手术。不知手术做了多长时间,迷糊中听到护士大声喊:“你再不醒就回不了病房了!”后来才听说手术做完后我好几个小时没醒。

醒后不打止痛针,我还是任它疼,不喊也不叫,生不如死呀!可我还得活着,因为我那八十多岁的母亲经常往返在我和她家之间的路上;儿子每周放学回家都踮着脚看看家门敞着没,妈妈是不是在家;女儿说别人问起妈妈她的心就痛;丈夫说他睡觉时摸摸我的脚才确信我的存在,即使治不好,哪怕是只有双眼睛还能看着他也好呀!

事与愿违,一流的医院,一流的教授,可还是失败了。多少个万分之一的失败都降在我身上。没有办法只能做穿刺,就是在腰间钻洞,带着尿管和引流管回家了。到家只能躺在床沿边不能翻身,不能自理,一躺就是两个月。姐姐和丈夫轮流照顾。为我,丈夫几年都没去工作了。

我这病不知引起多少人的关心和关注!从没来往的亲戚朋友都来问候,平时没怎么来往的堂兄、嫂也伸出援手。八十岁的父亲是个热爱生命的人,平时总是说:活着多好,可就在我做手术期间,他病倒了,无论哥嫂怎么劝他,他都坚持不治,他说他走了,我就会好些。一周后父亲说要走了,要儿女们都回家,可我因为必须手术回不去。当我再回来时他却穿着寿衣躺在尸板上了!

父亲入土那天下着雪,我不听嫂子们的劝说,坚持要送送他老人家。也不知母亲将来去世我还活着不?姐姐和女儿扶着我,可半路我还是倒下了。只好由女儿扶着往回走。天还没亮,女儿又小,一路上总是叫妈妈,可我憋着一口气不应她,怕松了气又会倒下回不了家。好在娘家是邻村,一回家躺床上就昏死过去了,直到晚上才醒。因为平时总是不吃不喝的,没人注意我。

《转法轮》才看了一半,人从此精神了

别人家过年,我家是过关!我又凑钱住医院了,教授会诊说没有办法了,只能靠引流管维持生命。在这期间我也去了很多宗教和庙堂,但都不见效。就连姐姐们都对母亲说:“妹妹好不了了,她连坐都坐不起来。”可我却朦朦胧胧的有个奇怪的念头,觉的有个什么地方是属于我的。

无奈之下想换个环境,就搬到小哥的车库里住。碰巧我成了那炼法轮功亲戚大姐的邻居。

大姐有事没事就来我这儿讲大法的美好和神奇,我嫌她烦,总是顶撞她,可她不生气,还总是对我笑,还借给我《转法轮》让我看。反正闲来无事,看就看吧。没想到看完后感觉心里很踏实,好像这就是属于我的地方,想想那时真不悟呀!竟然错过了两年时间。

又过年了,我再次被送進医院,做CT后,教授说:“做透析吧!”我平静的对丈夫说:“回家吧!”带了几瓶吊针回家了。

在二零一一年过年时我请来《转法轮》,把家里所有的宗教的东西都扔了,每天看几页《转法轮》。二十天后,我不听丈夫的劝说,坚持拔掉所有的引流管,把教授的处方偷偷扔了,对丈夫说:没开药。

回到家,我很精神,丈夫总是喊着我的名字说:“你千万别发烧呀!”因为以前总是还没到家就发烧,整整四年里我大大小小的手术少说也做了十几次,多数时间都是在高烧和呕吐中熬过去的,每年过年都是在床上躺着的,那种痛苦不是几张纸就能写清楚的,就连医院教授看见我都头疼,拿我没办法。

可我请回《转法轮》才看了一半就奇迹般的没发烧,人从此精神了。

姐姐来我家问,你真的好了?怎么好的?我说我炼法轮大法了。她说,那你炼炼我看看。我给她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和教功光盘,看完她说借回家看。没想到姐姐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姐姐不识字,也不知修炼“圆满”是什么意思,可她对师父和法的那颗心很坚定和虔诚,修炼后从没动摇过。短短几年里,她能通读师父的《转法轮》和各地讲法了,也能看《明慧周刊》。同样平稳的做着三件事。在乡间的村里都能看见她的身影。她总是一个人,发资料和《九评共产党》,都发到村委会去了。她不怕,还说别人都抢着要呢!

苦尽甘来,我不但病好了,而且连家人也都受益。丈夫以前做什么都不顺,现在虽不是大富大贵,但做什么都顺利了。二零一二年在市区还买了房子。两年后我们搬進新家,我才正式学法炼功。

消业

在这期间出现过病业假相,我没挺住,家人连夜送我上医院,检查后说:肾没什么功能了,肾盂里还卡个石头。放上引流管我就出院了。姐姐说不要怕,我给你个肾;嫂子说:你哥一辈子没当过家,可这回他说要当家给你换个肾,要救救你。我感激的说:谢谢你们,真的不用,人各有命。

我不停的学法,慢慢明白,哦!原来《转法轮》里那些状态都是说我的呀!我得修自己呀!就这样我将这几年的各种检查材料,总之所有的东西,拔掉引流管把它们统统丢進医院的垃圾桶,长舒一口气,坚定的对自己说,我再也不会上医院来了。

随着我学法炼功,病业假相又来了,新认识的同修大姐来电话说:你就是消业,师父给你净化身体。你得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呀!我心里更有底了。因为前几次没挺过来,所以关就大了,那真是生死关呀!五脏六腑象不运转一样,大小便不通,肚子就那么痛,我很清楚稍有不慎就会失去生命。因为我坚持不去医院,家人说:你要好了呢,你们这法就是真好。他们忙前忙后的,我说:你们管不了我,我有师父管。

两天过去了,因特殊情况丈夫必须去工地,走来走去不放心,我说:你走吧,我没事。其实我痛的快迷糊了。晚上很多人来电话,要我上医院。同修大姐也来电话说:“我丈夫都骂我了,你还是去医院吧!回来再修。”我坚定的说:“大姐,我不能总走到这儿退回去,我要修必须得走过去,我一定会走过去的,您放心吧!我不怨谁的。”我想着怕什么呢,还有师父呢。再痛一天就回老家,还要告诉家人,不是法不好,法很好,只是我没好好的学。不能让家人怨大法呀!

躺在床上看着师父的讲法,迷糊中感觉小肚子动两下,马上去蹲厕所,一个黄豆大的石头掉下来了,就是医院说的卡在肾盂里的石头,还说做手术也不可能拿出来的那个。

大小便通了,可全身象鸡啄一样的痛。又疼了一天,晚上看着师父的讲法,突然一阵热流通透全身,感觉什么东西往下掉一样,轻松了。就这样这几年恶梦般的痛苦就这么结束了。自那时起再也没去过医院做检查。

回老家请回师父的法像,由家人帮忙堂堂正正的敬在正厅里,我们的师父就应该这么敬着!

众生福泽法光中

周围的所有的亲戚朋友、邻居、熟人都问我:“好了吗?怎么好的?”我总是笑着说:“好了!我学法轮大法好了!”接着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神奇和美好,讲我们的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被冤枉的,大法弟子还遭受着迫害呢。他们会说,学什么都不要紧,只要你身体好就好。

我学大法起死回生的奇迹使周围很多人改变了对大法的看法,也没人说大法的坏话了,很多人还做了“三退”。有位朋友说:“你病好了,皮肤好了,还有你丈夫事业也顺了,知道这都是因为你学法轮大法的缘故。”我借给她《转法轮》看,她也走進大法修炼。

一邻家小妹对我说:“别人都在议论,以前看电视上说法轮功怎么怎么的,看谁谁(指我)都病成那样,学了法轮功,现在咋样,大家不都亲眼看见啦?为人处世都变了,家庭环境发生那么大的变化。你这书能借给我看看吗?”她也走進大法修炼。她婆婆还主动退出所信的宗教,支持她修炼法轮大法。

我和姐姐以真、善、忍为标准,身体力行精進实修,讲真相,我们这个大家庭的成员也有人走入大法修炼,都在大法中受益。我总是感觉那种心清体透的轻松。说无病一身轻,是,我即使生病前也没现在这么轻松过。真正感受到溶入大法中的幸福。

再说说我丈夫吧。最后一次他让我去医院我没去,病却好了,他一回家就双手合十,不停的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这法真好!”

可第二天他却叫肚子痛。因他胆里有一个小拇指尖大的石头。以前经常疼,但这次吃药打针不好使,那几天吃饭、睡觉也疼。我建议去医院检查,他不去,晚上洗澡,他说:尿出的都是红的、黄的,不知是什么。可晚上不痛了,睡的挺香,早上说又尿那东西,但身上象有什么被抓下去了一样舒服了。到医院检查一切正常,以后再也没疼过。一年后检查石头没了。

从此一家人都相信大法好,丈夫说他一天念一百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我经常听到他在梦里还说“法轮大法好,师父好”呢。他们虽然没有修炼,但都在诉江大潮的征签中签了名,按上手印。

最近发生了一件事:中秋节晚上丈夫十二点才回家,一進门就说挖土机撞上他的腰,把他摔在地上,裤子都摔破了,腿也流血。当时我没否定它,还说:“那大家伙那么重,伤着内脏没?”我看看他的腰没红也没肿,他说感觉后腰有点发胀。第二天去两家医院拍片子,医生都说腰椎骨断了,得做手术,不然就会瘫痪。这时我突然有了正念,笑着说:“我们不做手术,他会好的。”医生说:“除非是先天性的毛病。”意思是说否则自己养不好。

回家我对丈夫说:“没事,把腰挺起来,别搞的象真的一样。它就是假相,否定它,不承认它。”当晚工地老板来看他,还带来一万元钱。我们没要,对老板说,你放心吧,我们不会去做手术的,医生说了不算。又简单的举了几个例子,丈夫也说:“她炼这功什么都好,所以我支持她。”老板笑了笑。

送走老板后,我说:“锻炼一下吧。”拉着丈夫教他炼功。他边炼边说:“法轮大法好”,女儿开玩笑说:“爸爸炼的真好,他要学,比妈妈强。”早上起床丈夫说腰痛,朋友建议找个熟人看看,做个CT,五十分钟后CT结果出来,医生仔细看了说:“你这腰根本没断,你这是先天性的毛病。那大家伙没伤着你。你可以做个手术给固定,也可以不做。”朋友建议说:做吧!是工伤。我们没同意他的建议。在回来的路上,还劝朋友做了“三退”。朋友跟丈夫开玩笑说:“听你说话声音大了,腰也挺直了。”我说:“是呀,本来就是没事嘛!”老板来电话,要承担所有的费用,我们商量着不用他承担。整个过程我的心里很稳当,一点没着急和担心。

我家的气氛非常平静和睦,儿子说,“听见大法炼功音乐,我心里就特别宁静,祥和”;女儿说她总是看见师父笑眯眯的看着她;就连没过门的儿媳也总是说:“您去做您的事(讲真相的事)吧,这事我来做”,还回家劝她家人做“三退”。

年夜饭时,儿子举着杯说:“来,法轮大法好!”女儿接着说:“真、善、忍好!”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