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表现是镜子 反观自己找执著

更新: 2017年11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四日】师父在《转法轮》开篇中告诉我们:“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 师父还讲了炼功不长功的两个原因之一是:“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1]还告诉我们:“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2]“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都在这样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这是修炼的法宝,这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一个特点。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这就叫“向内找”。”[3]

对照上述师父的讲法,我认为,在修炼中如果能够做到遇到任何事,都能跟自己的修炼联系起来,把他人的言行表现当作是一面镜子,反过来对照自己,就会发现师父是在利用他人的言行表现来点化自己在相关方面存在的执著,只要我们用心“向内找”,就能找到相应的执著心,及时修去执著心,就会一步一个脚印的提高上来。下面我把在修炼过程中通过遇到的几件事,向内找执著心的过程跟同修们交流一下。现有的认识,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由同事的表现向内找

我结婚后,有些事情我觉的公婆做的不对:坐月子时我娘家人及亲戚送的鸡蛋婆婆偷偷藏了一些,被丈夫发现后,婆婆提着丈夫的乳名(那时我还不知道丈夫的乳名叫什么)骂了一个早上;本来分给丈夫的老住宅,后来公公不征得我们的同意又给了大伯哥;因我们生的是女孩公婆不太高兴;大伯哥家的儿子在婆婆家吃住养着,而我们只请婆婆帮忙看一个月的孩子,婆婆只给看了五天,我妈把我女儿从九个月大一直看到六岁上学。而公婆没给过一分钱,甚至没有主动去看过孩子一次、没对我父母说过一句客气话;明显能看出婆婆怕妯娌……许多家务事,由于修炼前不懂“业力轮报”[1]的法理,使我对公婆产生了气恨心、报复心、利益心,也对大伯哥、妯娌产生了妒嫉心、争斗心、不平衡的心。虽然表面上未跟他们闹矛盾,但内心的这些不好的心却比较强烈。这些事成了我跟丈夫闹矛盾时数落他的资本。

修炼后,我也意识到了这些心必须要去的,但这些心在我心里早已根深蒂固,真的很难去,也使我很苦恼。虽然心没有去,但行为上我还是尽量做好,对公婆不管是态度上,还是钱、物上,都比大伯哥好得多。大伯哥对公婆除了要给的养老钱外,基本不再给什么,而且农忙季节几乎全在公婆家吃饭。过年过节给一点东西还不够他们吃回去的,而我们过年过节总是给公婆很多东西,平时也常回家看他们,因此我们俩口子在村里人眼里是好儿子、好儿媳,婆婆、大姑姐也经常夸我好。我学大法的前些年,丈夫反对我,打我骂我,我曾经理直气壮的说:“你反对我学大法,你真是太没良心了!我要不学大法,我不会对你父母这样的。”但是用大法的标准衡量一下,我知道,我表面上做的好,但执著心并没有彻底放下。这是假修!

通过学法、发正念,加上有意识的去这些不好的心,我感觉这些心都放下了。可是和我很要好的一个同事,她跟她婆家的矛盾跟我们惊人的相似。当时同事给我们讲这些事时,我还用大法的法理开导她(她已明白真相),也把公婆对我所做的那些事讲给她听,还讲了同修们怎样处理与公婆之间的矛盾,劝她不要回家争了。况且即使她把地争到手,由于上班也不能回家种。她当时气恨的说:“让它长草、荒了,我也得要!你说的,我不修炼我做不到。”当时我在心里想:这不就是我当初的写照吗?

后来,她只要到我办公室(我一人一个屋,说话方便),就会说她公婆、大伯哥怎么不好,她婆家的事我都了如指掌,每次我都用大法法理开导她。每次她都说,你能做到我做不到。突然有一次,由她我反观自己,问自己:你对公婆、大伯哥的那些不好的心彻底去掉了吗?向心挖一挖。回答:没有。充其量是放淡了。我猛然惊醒:啊!原来师父一次次借用同事的表现点化我,要彻底去掉与她同样的执著心!我问自己:师父《精進要旨》<真修>一文的告诫你怎么就不听呢?连个常人都容不下,还想成神成佛,可能吗?我真是太愚钝了!悟性太差了!当我发自内心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决心修去这些不好的心之后,同事再好长时间没提她公婆的不好了。师父为我这不争气的弟子真是操了不少心,太感谢师父了!

对照二妹的“拙”向内找

我们这里的人蒸馒头不用笼屉布,而是用玉米棒上扒下来的玉米皮垫着蒸。一年秋天,农村的小姨给我捎来一些玉米皮,需要我自己铺伸开串起来备用。那天我二妹来我家,我正做饭,便让她把玉米皮倒在客厅地上,洒点水润一下(这样铺伸时不易破裂),等吃过晚饭后,让她帮我铺伸。我们铺伸时,我发现二妹撒的水太多了,玉米皮全湿了,水流了一地,我当时就火了,抱怨她:“你真拙!让你洒点水润一下,好铺伸就行了,你可倒好,不是洒水是泼水,弄这么湿,串起来,什么时候能晾干?不及时晾干容易发霉长毛。”二妹也觉的是水弄多了,没说什么。可我一边铺伸玉米皮,一边生气,脸色也不好看。知道自己是修炼人,不应生气,可就是火压不住。

由于不能及时晾干,果然不少长毛的。一天我手往下撕长毛的玉米皮,心又在生气,刚好女儿下班了,我忍不住对女儿说:“就是我修大法,我要不修大法,我能骂死你二姨!真是拙到家了!”女儿看我真生气了,就笑着说:“你就原谅我二姨吧。”几天后,冷静下来,我非常后悔,不该对二妹发火,也恨自己。

师父说:“大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经达到罗汉初级果位了。”[1] 我又想到了师父讲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可我名义上修了这么多年,就因为这点事生气发火,可见当时自己的心性标准在哪里,连一般的常人都不如。可是到底刺激到我哪颗心了,使我魔性大发?我向内找:抱怨二妹,嫌她拙,是觉的自己做事比她好。不光比她好,我也一直认为做家务事,我比三个妹妹都好,甚至比一般的人都好,手巧,所以自以为是,看不上别人,并且做事追求完美,总是要求别人按自己的标准去做,总是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别人,别人做事不如我意,就唠叨抱怨,不忍不善。其实这些心早已表现的很明显,却没认识到。三妹曾经多次不满我的唠叨,对我说:“谁做事你也看不上,就你自己做的好。”我不但不悟,还反击她:“你说的真对。”丈夫在这方面也多次抱怨过我,可我仍不改,依然如故。

我悟到:师父看到我这些心一直没有修,尤其在家庭环境中表现强烈,就故意安排让二妹“拙”,来勾出我这些不好的心,让我发现它们、去掉它们。谢谢师父!也谢谢“拙”的二妹!

从同修抢着读法向内找

我们的学法小组共四个人,我五十四岁,是最年轻的,文化程度最高(大学学历)。其余A、B、C三位同修阿姨都七十多岁了,而且文化程度都不高。其中C同修只上了一、二年学,认识的几个字也差不多忘光了,又是后得法的新学员。集体学法时,好多字不认识,还经常添字漏字,所以告诉她不认识的字、纠正她读错的字就会耽误很多时间,轮到她读时,不但慢还经常读不成句,有时一句话要读两三遍才能读对。时间长了,大家都产生了着急的心、嫌弃她的心。嘴上不说,心里却都想让她少读点,有时她自己因为读的慢就自动少读。

我们集体学法时,A、B两位同修因为我读法流利,一般情况就让我先读。有一次又让我先读,我觉的每次都让我先读也不对劲,我就让A同修先读,在我俩相互推让时,C同修说:“你们不读我读”。接着就读起来了。当时我就找到了自己着急的心、嫌弃她的心。后来与A、B俩同修交流,她们也认识到了表面看来是想多学点法,深挖一下隐藏着这些不好的心。从那以后,我们再轮流先读,每人读两页。时间长了,给C同修纠正的次数多了,有时又不耐烦了,语气也不善了,比如:C同修添了一个字,就说:“哪有个X字啊?”,又读错了某个字,就说“这个字告诉你多少次了,还读错,真难管!”等等,就象训斥孩子一样,而C同修总是很不好意思的认真纠正。我读了《解体党文化》一书后,认识到了我们这种说话方式完全是党文化的那一套,是恶的表现,根本不符合真善忍大法。我跟A、B同修交流我的认识后,我们都修自己,现在C同修读法越来越流利了。

后记

我修炼的不好,与精進的同修相差太远,至今还有很多心没有修去,就是以上提到的那些心我也不敢说彻底去掉了。师父在《转法轮》中专讲了“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两个问题,我认为,如果我们能够做到时时刻刻主意识保持清醒,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不管遇到什么人和事,都能和自身的修炼“挂上钩”,运用好师父赐予我们“向内找”这个法宝,找执著心、去执著心,那么提高起来就会快。

有时执著心是找到了,但是却不容易去,甚至明知故犯,这就需要我们多学法,还需要我们有金刚般的意志,执著不去不罢休。我体会到,每个执著心都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心心相连”。比如:妒嫉心、争斗心、气恨心、利益心等常是“盟友”,欢喜心、显示心常“结伴而行”。心性把握不好时,一颗心上来,“亲朋好友”蜂拥而上,所以往往我们找执著心都是一串一串的。我还体会到所有执著心的 “老巢”都是“私”,只有彻底修去“私”,才能达到新宇宙的标准,才能真正达到圆满。

同修们,在我们修炼所剩不多的时间里,让我们:

手挽手 肩并肩
快马加鞭往前赶
认真做好三件事
兑现誓约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