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多年迫害 广东杨秋娟又被警察深夜闯家绑架

更新时间: 2017年11月0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凌晨十二点多,家住广东佛山市禅城区的杨秋娟出门倒垃圾时再次被绑架。几个穿便衣的男人突然从四楼冲上来,闯进家里要非法抄家,杨家人要他们出示搜查证,他们说特殊情况可以不用出示,并说后面就有穿警服的警察跟来。

非法抄家到凌晨二、三点钟,这些人再强行把杨一家六口劫持到楼下,其中杨秋娟和两个外甥女都被戴上手铐。只见六、七部警车及小轿车把杨的住所团团包围。

杨秋娟一家人被非法关押到佛山禅城区环市派出所,非法审讯到十二日凌晨二、三点,确定只有杨秋娟一人是法轮功学员,警察才把家人释放回家,全家人的手机在派出所都被做了手脚,企图通过非法监听定位诱捕更多法轮功学员。

杨秋娟被警察以“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利用迷信破坏法律”罪名关押在佛山禅城区看守所至今。后家人去送衣服,竟被要求到环城派出所登记申请,准许后才能送衣服,并且在非法批捕前只能送一次。

坚持修炼真、善、忍 多次被非法关押

现年四十七岁的杨秋娟女士,广东省茂名市人,医科大学毕业。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修炼自己的心性。修炼不久,原来双手溃烂流脓、无法治愈的皮肤病痊愈了,从此身体发生奇迹般的变化,与药物无缘,人脾气也变好了。杨秋娟毕业后跟随父亲开诊所,在家乡兢兢业业的工作和生活。

二零零零年元月二十八日,杨秋娟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说一句公道话。进京途中,被桂林火车站警察非法截捕扣押三天后,送到戒毒所关押十五天,罚款二千元。在被关押期间,她坚持炼功,被警察剪掉头发,强迫戴脚镣、手镣,警察还恐吓她本人和家人。二零零零年五月初,杨又被派出所无理抓到戒毒所,杨秋娟绝食反迫害十二天后,获释。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日,杨秋娟在家被“610”等警察带走,强迫拘留十五天,被骗签了“不炼功”等,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元月十二日,杨秋娟在卖服装,被警察和“610”无故抓回农委宿舍,拘禁,杨绝食抗议六天后,被强迫签了所谓放弃炼功的“文件”才放回。

在劳教所 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杨秋娟因发放讲真相材料,被非法抓捕、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受尽邪恶惨无人道的迫害。

进劳教所后,杨秋娟不屈从邪恶的迫害,不穿劳教服,不“转化”,用绝食抵制邪恶迫害,遭到王大队长、孙玉霞大队长、唐湘平中队长和吸毒人员的强制穿劳教服,以及五、六个警察和七个劳教人员的强制灌食。特别是狱警唐湘平,她叫劳教所其他几个凶狠的劳教人员全部压在杨秋娟身上,她则捏住杨秋娟的鼻子,差一点导致杨秋娟窒息。这个狱警说:“我就是第一个拿你开刀!”她还将秋娟反背戴手铐(由于过紧过长时间导致秋娟手麻了一个多月),不准坐,要坐也只能坐在师父相片上,有时在办公室,有时在楼顶的封闭室,反复折磨,每天都搞到两点至三点钟,才允许她去洗澡睡觉,但五点多钟又要起来,仍未能“转化”,最后把秋娟转到其它大队去了。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始,广东三水劳教所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行动。期间,管理科专门派人戴着黄袖箍拿着警棍等,在所里各个地方转悠。为了不让法轮功学员互相见面,规定只能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人单独去上厕所,轮不过来只好忍着。

狱警将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分批单个的弄到教学楼、医院、山庄(所外的所谓“法制教育学校”,即广东三水洗脑班,是广东地区最大的洗脑班)、院区办公室等处强制转化。手段包括:几天几夜不让睡觉、手铐电棍折磨、打骂、不准上厕所等等。被一大队劫持的杨秋娟,被折磨得昏死过去,她们又泼上冷水继续折磨。所长唐××还把她铐在椅子上两天两夜。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电击、棒打、踩踢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电击、棒打、踩踢

二零零三年一月,一个姓王的狱警对杨秋娟说“去学习学习”,把她骗到了所谓的“教学楼”里进行迫害,不准坐、不准上厕所、不让睡、还要强迫骂师父,否则就指挥那些吸毒的人打骂。狱警孙玉霞则扯她的头发,王大队长用脚踢,狱警黄惠玲用电棍电,(导致她的手发炎糜烂直至解教还未能痊愈),折磨到她承受不了被迫写下“四书”才停手。

被监控跟踪 守孝期间再次被抓走

杨秋娟在三水劳教所被迫害两年后,在二零零四年回家,去霞里派出所办理迁户手续,被该派出所无理要求留下电话监视她的行踪,去工作或离开本地时要到派出所登记和报告。杨当即拒绝这种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的无理要求,派出所恶言威胁:“如不服从一切后果自负”。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杨秋娟在茂名市电白第一滩做真相资料,被恶人绑架,非法关押在电白看守所迫害,家中年迈的老母亲没人照顾。后杨秋娟正念闯出。

二零一二年,杨秋娟在家照顾病重的母亲。在邪党十八大前,街道办的恶人,到杨家去干扰,惊吓杨母,导致其病情加重。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七日,杨母辞世,杨秋娟在家守孝。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七日晚上八时,孝服期未满,眼泪未干,“六一零”警察开来两辆警车和两辆行政车,把村子和杨家包围起来,几十人象疯狗一样强行绑架杨秋娟到茂名市洗脑班迫害。由于母亲去世造成的伤痛和家人的哭闹,杨被迫在所谓“保证书”上签了名、按了手指印才在二零一二年十月得以释放。

无辜又被绑架

由于多年遭受迫害(两次劳教共非法关押四年半),杨秋娟前男友无法承受而离开了她,杨至今无法成家。

后来杨秋娟到广东省佛山市租住,靠给服装店打工度日。她待客热情,诚信经营,业务成绩斐然。尽管每月一千多元就可以雇一个小工,老板还是愿意以每月四千多元聘请她来打工,甚至她转到其它店工作老板还舍不得她离开。后来杨又与姐姐及其儿女、哥哥的儿子一起做服装生意,租房费用一应由她来承担。

一家人刚过上安稳日子,没想又突然遭绑架关押。警察兴师动众,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深更半夜闯进家去抓人,大肆抄家数小时,抢走了几张真相光盘、几张护身符、几部手机、几个U盘、几张TF卡、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平板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张大法师父法像等私人物品。

这样一个只想当好人的善良的弱女子,遵纪守法、大公无私的平民,却被迫害得如此凄惨,她什么时候才能过上正常的、不被骚扰的生活呢?

江泽民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试想一想:不让做好人、做好人遭受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

在此也奉劝那些为虎作伥的警察,认清形势,不要再追随江泽民魔头迫害法轮功了,也为你们及家人留一条后路吧,不要愚蠢的做害人害己的事了!从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开始,新修订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正式施行。新规中规定:“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错案,不受执法过错责任人单位、职务、职级变动或者退休的影响,终身追究执法过错责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