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与家人的关系 走好修炼路

更新: 2017年11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六日】我想跟大家交流的是,我修炼过程中,摆正与家人,尤其是与妻子(未修炼大法)之间关系的经历。

我在二零零六年结婚,当时三十岁了。也许在大陆的很多青年同修都有过我这样的经历,因为国内中共迫害的环境,找对像很困难。所以,我算是晚婚了。妻子当时没有修炼,但岳母以前曾修炼过大法,这样我和妻子经人介绍,走到了一起。

结婚之后,问题就显现了出来。都说新婚夫妻需要有个磨合期,一般的事我都可以包容、让着她,但是,妻子不同意我去同修那集体学法,我就很犯难了。当然,她是因为担心我与同修接触多,在大陆的环境下被迫害。我这个人其实不太会沟通,当时就觉的没办法说服妻子,最后,就采取了一个不正当做法——撒谎。每周一次,晚上下班谎称自己加班,就去同修家学法了。虽然也心里纠结,这样做不符合真、善、忍原则,但一直有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参加集体学法这么正确的事,撒个谎也可以吧。

终于有一天,我晚上学法回来后,妻子问我:你今天加班去车间了?我说没有,一直在办公室。妻子又说:我给你办公室打电话了,你同事说你不在,下班了。你给我解释一下。我顿时语塞,停了一会儿,把心一横,今天就实话实说了。

与妻子坐在沙发上,我跟他讲:“我是去同修家学法了。每周都去,从结婚一直到现在。我并不想撒谎,但是,我怕你替我担心,而我又非常想跟同修一起学法、交流心得。所以,采取了这个下策。其实,结婚前,我们就一直都有集体学法,不会出事的,希望你能理解,同意我去,这样我就不用再撒谎了,我也很不愿意撒谎啊!”

当我坦然放下这一切时,我的身体突然感到瞬间变的很高大,妻子在一旁静静的听我说,最后,结果自然是妻子同意我每周去一次集体学法了。

学法这事虽然是过关了,可是发真相资料这事还是不敢让妻子知道的。没办法,我只好每次从同修那取来资料后,放在包里,抽时间就去发了。结果,不能堂堂正正的事,总是不能长久的。

一天,妻子问我:你出差有没有给我带好东西啊?说着就去翻我的包,结果翻出了真相资料。我一看,只好坦诚的跟妻子说:“其实,我这些年一直也都在发真相资料的,没事的,你放心。我们发资料,是为了让中国人了解迫害的真相,不被谎言毒害,敌视这些好人。很多人了解真相后,对法轮功的认识都变好了,这事很重要的,希望你能理解,你也看看。”妻子说:“你可注意安全啊,这个家可靠你呢。”我说你放心吧,我会注意的。真心的感谢妻子。

诉江大潮开始后,我也写了诉状发给了最高检。开始时,没跟妻子说,怕她担心。后来,知道很多诉状开始返回到各地了。我想:应该主动跟妻子说一下这个事了,因为,很可能有人来核实诉状的事,她不知道也不好。那样她会很生气。我跟妻子说完,把诉状拿给她,她没当回事,也不看。后来,岳母知道这事了,跟妻子说:诉江这事是很大的事……妻子顿时怕了,回家数落我。要走了我的诉江状副本,拿给岳母看了。

后来,可能是我的诉状写的还可以(我很用心写的,上网查阅了诉状的格式,附上了身份证复印件),她们看后,岳母觉的我写的挺好。妻子虽然害怕,偶尔还嘟囔我几句,总算是过去了。再后来,岳母也觉的应该告江泽民,她用化名参与举报了。再后来,诉状返回到了当地派出所,片警敲门核实了我的住址,就走了。妻子吓坏了,担心之后可能对我抓捕,抱怨我。我只好安慰她,其实我心里也有些惴惴不安,但是,我还是能横下心来面对。

第二天,自称是管片的警察给我打来了电话。我坦陈我诉江了,给她简单讲了真相,这之后,近两年他们没再找过我。

我心里一直有个愿望,想要自己家能“开个小花”,做真相资料救人。但是,妻子一直不同意。前段时间,做资料的同修遭遇病业迫害,暂时不能做资料了。我想:我应该担当起这个责任,做真相资料不能停。每当听到明真相的常人,夸赞我们的真相期刊时,我都知道这些资料太珍贵了!

回到家,我跟妻子说:“给我资料的那个老太太,出现类似脑血栓的症状,暂时不能做资料了,我把她的打印机拿回来,我先做一段,等她好了再拿回去,好吗?”妻子说:“等她好了,你就拿回去啊。”就这样,我就开始做资料了,谢谢师父。

不久,同修基本好了,妻子也不阻拦我做资料了,我花些钱买耗材,妻子也不拦着,有时还陪我去。后来,我又换了一个新打印机。明慧网的真相资料太好了,我看了都是爱不释手,心里想着世人一旦看了,就有了很大的得救希望。现在,能自己做资料了,我真是非常开心!

做资料的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送修机器、堵打印头、莫名的问题也会出现,我目前都自己去解决,没有麻烦同修。一般情况,上网一查,总能很快找到解决方法,谢谢师父。

今年,端午节期间,邪恶搞的“敲门行动”也波及了我这里。片警打电话要上我家来,还要照像、录像的,妻子、岳母都很担心。开始,我也有些不稳,把打印机收起来了。我主动给片警打电话,想借机给他讲真相救他。可他还是要给我照相。我最后告诉他,别来我家了,就挂了电话。岳母后来要求我把打印机拿她家去。我觉的不能接受邪恶利用岳母干扰我做资料,就拖了一段时间,岳母也不提这事了。我现在又开始做救人的真相资料了!

风风雨雨走过来,我想说:家人也确实不容易!但是,我们必须走正,才对得起家人,对得起众生。如果,不能争取堂堂正正的做这些伟大的事,那么,家人就被我们摆到协同邪恶干扰、迫害我们的位置上去了,这样岂不害了他们吗?

最后,我还要谢谢师父,没有师父的保护,怎能有我的今天。修炼前,我是个色欲心很重的人,如今,能沐浴在法中,洗净自己,助师正法,万分荣幸!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