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得法了夙愿

更新时间: 2017年12月1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山东的一名大法弟子,与大法在一九九三年就接上了缘份,但由于自己悟性差,加上之前在旧的佛道法门中走了太长时间,形成了太多观念,影响对大法的正确认识,导致我得法的路很曲折,花费了很长时间才逐渐扭转旧观念,才真正走入大法之中,所以修的很差。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师父一直在点悟我,这珍贵的缘份一直接续了下来,师父的慈悲度化是我最终能走出旧的一切、真正溶入大法之中的依靠,对此我唯有生命中永远的感恩。

之所以决心写出这篇文章,是因为几个原因。

一个是我得法过程中旧势力旧神的干扰表现非常突出,我想写出来曝光它们,也希望对得法过程中受到旧势力干扰的同修们能提供一点参考;二是在我本地以及其它地区,有极少数曾经在大法中学法并在旧势力迫害中坚持了一段时期的人,后来由于自己的怕心、由于法理不明对师父和大法的误解、由于对旧势力干扰认识不清、乃至由于其它各种执着,离开了大法,但是又由于放不下修炼的心而糊涂走入了旧的末法佛道宗教之中,以为是在修炼而自欺,这些人非常可惜,希望这些人如果有机会看到我的经历能有所醒悟,从新回到大法中来,不要错失万年难遇的珍贵机缘;三是因为我本人是经历曲折、痛苦、迷茫而艰难从旧的末法佛道法门中走出来的,我认识不少依然在已经走入末法的旧的佛道法门中的人,这些人中,确实有一部份人真正想修炼、想得到能真正度人的正法,可是这些人多数都被自身的旧观念、邪恶的旧势力以及末法宗教中已经变异的旧神所阻挡,很难得到不受阻碍认识大法的机缘,我觉的这些人很可惜,因此打算以自身得法的曲折经历与对大法认识的变化过程,向这些有希望得到救度的人讲讲真相,给这些人一个参考,希望有人能因此与大法接上真正的缘份,有机缘走入大法中,或者至少能在下一步的正法進程中得到一个机会,师父讲过还有一些当年佛的弟子、道的弟子今天又進入宗教中,而变异的宗教旧神以不参与为由阻止这部份众生得法,也讲过将来宗教的问题要在最后解决,我想,我自身的经历就是师父所说旧神阻止干扰宗教中人得法的一个例子。

我出生于一九七零年,初二时初次接触到佛道气功修炼的概念,因此萌发了学佛修道追求真理的志愿。一九八八年上大学后,接触到了更多的佛道气功书籍,因此逐渐深入其中,也见到了一些与佛道修炼有关的非常神奇的人和事,并遇到了一位身兼佛道数门传承的人,此人身份有点特殊,传他法门的人反而却称呼他为先生、老师,认为他是他们法门中预计中的在末法末劫时期来救世的某某佛、某某佛,此人对我的影响极大,不过对他的很多说法我也存在怀疑,一方面使我更加决心走上佛道修炼之路,一方面此时形成的各种低层认识导致我后来得法时障碍重重。期间此人试图按照其预言中预订的时间去登法位,但我当时的直觉是他不会成功,后来果然失败,证实了我的直觉,我确定了他并不是真正的末法末劫中下世救度众生的弥勒佛。

多年后师父讲出了旧势力干扰大法的这个法,我才明白那时候已经被旧势力安排了,而我也明白了那个人只不过是在低层一些法门中所做的低层、局部的安排而已,面对宇宙正法,过去古代的各层次预言早已经失效。

此后我开始独立思考,一方面对佛道修炼的境界非常景仰,一方面也发现佛道乃至西方各宗教之间存在的巨大差异与矛盾,无论在教理上还是在其预言中,它们各自以自己为唯一神、至高觉者,并预言末法末劫时救世主会以它们的宗教形像出现于它们的宗教中,而且佛与道之间,互相贬低,存在对修性修命的不同认识。我当时产生了一种直觉:宇宙的至高真理只有一个,属于全宇宙而不独属于任何单一宗教,所以救世主也不可能以任何宗教形象出现,真正大觉者救世度人的大法不可能是任何宗教形式,一定是包含了一切佛道法理的精华并超越于佛道神之上的大法,而且必然是性命双修的法门,可以使人一世修成。本着这个认识,我一直在寻求。

后来大陆气功逐渐走向了高潮,气功界也有个传言,说末法时代真正救度世人的大师将会在气功界出现,并且抛弃一切宗教形式,以气功的形式出现并传播正法,而此前出现的那些气功大师都只不过是给真正的大师出来做铺垫的。听到这个说法后,我通过仔细思考,确认这个传言极可能是真实的,因为人类历史上,每一次影响整个人类历史進程的大觉者出现,都伴随着特定的特征。比如,释迦牟尼出现在印度吠陀正统衰落、九十六种外道蜂起的时代;老子出现在中国道统正统衰落、礼乐崩坏、百家争鸣的时代;耶稣同样出现在西方犹太教正统衰落、大量真假先知出现的时代;而今天的中国,正处在传统的佛道宗教衰落進入末法、人类道德迅速败坏的时代,同时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出现了气功这种新的修炼形式,出现了上千种佛道奇门乃至民间传承等不同的法门不约而同派遣传人入世传授气功的特殊情形,而且与之相应的,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人口达到了十四亿,就好像所有人都争着要跑来当中国人一样,甚至相应的朝廷也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出现了计划生育政策以限制蜂拥而至的人口出生高潮。依据这些情况,我初步认定了,很可能确实会有救世主下世,借助传播气功的形式传播大法。

一九九三年,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一个看似很偶然的机会,我在一家新华书店中看到了师父出版的《法轮功》,当时很激动,瞬间就认定了这就是我苦苦寻求的大法,几乎完美符合我认识中的各种预期,而且封面上师父打坐的形象有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似乎之前就见过。现在想来,在浮浅迷茫中能产生对正法特征的认识,一定离不开师父暗中点化。

我把书请回了家,从此跟师父和大法接上了缘份。此前在那个人失败后,曾经对我说,他失败最后唯一得到的信息,就是启示他要想获得今生成就,真正机缘要通过我这里来接上,于是他失败后就跑来找我了,我当时什么都不懂,也没给他什么有价值的建议。在我跟大法的机缘接上后,我就明白了他得到的启示是指引他来学法得法、走入大法之中,于是我很热情把大法推荐给了他,希望他也炼法轮功。可惜他还是放不下他那套东西,他跟我说,法轮图形和法轮功,他寻遍三界,乃至回忆过去世曾经接触过的所有法门,没有一点这法门的信息和记忆,这法门是三界内过去从未有过的(他得到的那些法门,认为成佛就是三界范围的事),他不能确定是不是正法。我听到他的话以后,反而更确定了师父的大法是真正来自三界外高层空间,并且在历史上从未传过(实际是在本次地球和人类历史上从未传过),所以他找不到大法的真正来源。他一方面自己不想進入大法中学法得法,可是另一方面他又隐约感受到了大法不同于旧宇宙中任何法门的全新存在,感觉到很可能他的希望就在这里,所以他就告诉我要我好好学整个法,有什么新信息告诉给他。我感受到了他的执着,觉的他整个心态是不正的,因为他只想从大法中得到他想要的,而不想接受大法正法。于是之后我就渐渐疏远了他,后来他多次派人来拉我希望我回到过去的他们那个旧的法门的小圈子,我没有回应。尽管他并没有恶意,但是他的认识和思想决定了他的选择会与正法失去机缘。后来我听到师父的有关讲法,我明白了他这个心态是比较普遍的旧势力旧神的常见心态。

一九九五年中国新年后,我在一同修家里看到了师父的新书《转法轮》,一看就喜欢上了,当时本地书店还没有书出售,我就借了她的书回家,舍不得放下,通宵没睡把书看完了,一点也没感觉困,感觉自己终于找到了今生要寻找的至高大法。

但就在此时,旧势力的干扰也开始爆发出来,主要表现为我在旧的佛道修炼法门中形成的某些固有观念与师父的讲法的矛盾冲突,比如一些修炼中的概念名词的不同定义不同内涵,比如师父对禅宗和丹道的评价与我所了解的情况的不一致,比如旧宗教中把佛陀视为最高觉者而师父谈到了超过如来境界的觉者的存在,比如师父讲过去所有的修炼法门都是度人的副元神,等等。这些讲法直接触及到了我执着的旧观念甚至是信仰,从而有一段时间我很迷茫,产生了疑问甚至怀疑。

我在旧法门中将近十年的经历及其所形成的各种固执很深的旧观念,在旧势力利用的情况下,对我正确的在大法中理解大法造成了很严重的干扰。甚至在学法时,会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很自然的就按照旧法门中的认识去理解,这样就无法在法中理解法的本意,这个问题,到老师的经文《佛法名词》发表后我才逐渐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以后开始注意尽量在法中去认识法,破除旧观念旧势力的干扰。

由于旧势力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它们想要的,而不是真正想得法在大法中同化归正,企图还要继续保留它们想要保留的旧的一切,而我在一段较长时期中没有人能交流解答我的疑问,使我产生了疑心和怕心,从而导致了我长期徘徊在大法门外不能得法溶于法中,即使在炼功场上和别的同修一起炼功,也感觉自己不能溶入场中,而是似乎有一个透明的罩把我隔离在外面。我很着急,但又没有办法,只能多看书,希望能从中得到解答,同时也提醒自己一定要心态纯正,不能有盗法的心,而要真正做师父的弟子。

就在慢慢学法和转变观念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现象,实际是旧势力的干扰,就是学法时会看似很自然的就不自觉的想起某个旧的法门中相关的内容,而且这些在过去百思不得其解的内容会在这时很轻松自然的明白过来其中的内涵,连那些旧法门中当作不传之秘的所谓天机,在我学法中也渐渐变的毫无秘密可言。这一现象,使我一方面真正认识到了师父所讲的“法轮大法的法理对任何人修炼,包括宗教信仰都是有指导作用的”[1]。我更认识到了大法的高深博大,也更坚定了学法的信心。另一方面,也使我很苦恼,我很担心自己在不二法门问题上出现大的错误。我向认识的那些还在旧的走入末法的佛道法门中的人推荐大法,但却只有极少数人能破除观念障碍和旧势力阻挡,最后真正走入大法,这种情况一直到师父发表新经文《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之后,才开始有所好转。

就在我和我的家人、朋友尚未真正深入到大法之中,获得比较深入纯正的认识之前,因为大法迅速洪传,学员人数达到一亿,引起了邪恶旧势力以及它们所安排的邪恶共党魁首的强烈妒嫉与恐惧,旧势力及邪恶共党利用其权力和国家暴力机构,发动了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无耻、最暴力、最野蛮、最流氓的对师父和大法以及大法弟子们的疯狂迫害。在紧张的局势下,我很清楚、理智的选择了坚定与正法站在一起,但是随之而来的邪恶全面无漏的瓦解式的破坏式的所谓“考验”中,我一度因为仍然存在的一些旧法门的旧观念,对大法弟子们主动大规模向政府讲真相的举动不是很理解,因为历史上多次对佛道神的宗教信仰的迫害中,从来没有教徒这样大规模、前赴后继去做,这是大法和大法弟子们的创举,我一方面非常钦佩,一方面又觉的这样去做会让邪恶感受到更大的威胁和恐惧从而使它们更加急迫和野蛮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知道这是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巨大劫难,而师父在劫难中首当其冲承受这巨大的伤害。

这样的迫害与反迫害,有一段时间使我迷茫,我深切感受到了自己学法太少、修炼太差,面对如此恶劣形势深感无力,而同时家庭、单位、朋友各方面的不理解和痛恨、嘲笑,以及当时假经文乱传,使我非常迷茫,我陷入了痛苦的深渊,逐渐迷失,几乎动摇了修炼正法的信念,我相信师父的大法是正法,却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疯狂的迫害。

此后,师父的经文终于发表,我开始逐渐明白什么是旧势力,以及整个正法的洪大安排,也逐渐明白了面对的形势的根源,从而慢慢也在学法中学会了怎么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怎么在法中认识法,逐渐成长为一个大法弟子。

在此,我想对那些还沉迷在已经走入末法而败坏的各种宗教以及旧宇宙中曾经辉煌过如今已经失去度人作用无法修成正果的各种旧的法门中的人们说,旧法门沦落入末法已经是事实,不以人的宗教感情为转移,主持其法门的神也已经撒手放弃不再度人,历史上众多的佛道修炼者不断转世修炼积累各方面的条件,就是为了今生最后一次得到大法的归正和同化才能够最终圆满,旧的佛道神都有其各自的局限,只能度其各自世界的生命,而今天来在世上的生命,都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种生命了,过去的生命其一生中都被局限在一个很狭小的空间生存,从来接触不到他们的神之外的神的存在,而今天的生命,普遍都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佛道神,各种各样的信仰,其生命的微观已经不是旧的单纯的佛道神的法门所可以度化,而唯有大法能救度一切众生,能解决一切复杂情况,能善解一切怨缘。

机缘太珍贵而难得,过去人们听说过“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闻,真师难遇”,但是却并没有真正明白其中的深意。人身难得,不是宗教中说的六道轮回中人身难得,而是地球上传宇宙正法的今天,人身太难得,宇宙中的生命都抢着想要来在正法时期做人、与正法同在,很多生命因为人身不够而转生成了动物;中土难生,并不是说历史上难得转生到中土,而是今天大法在中土开传,只有那些王和主才能转生到中土来得法;正法难闻,并不是过去的佛道神那些所谓的正法,而是今天师父亲自传正法,这是历史上的一切生命从来没有机会听闻过的;真师难遇,并不是那些小层次中的所谓真师,而是指大法的师父、人类走向新纪元的真正导师,只有在今天才能遇到,只有成为大法弟子才能与师父接上生命真正的缘份。

能生在今天为人、能生在中土、能得闻大法、能与师父和大法结下生命的真缘,这都是无比难得的机缘,千万年的安排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所以千万不要一时的迷惑而丧失这宝贵的机缘,正法洪势已到,很快就将结束,千万抓紧这极其有限的时间,这是生命得到救度的唯一机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博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