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仰面修同修到低头找自己

更新: 2018年02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按理说应该知道怎样在法中修自己的,可是我不会,我真的不知怎样修自己。尽管在同修的眼里我三件事做的好像还可以,学法、炼功始终坚持,悟性也还行,天目也能看到一些景象。然而这都是表面现象,实质的我似乎这二十多年来并没有实实在在、脚踏实地的真修过自己。这是我在前不久才认识到的。

具体表现

随着修炼时间长了,接触的同修也渐渐多了,由于没有踏踏实实的学法,没有很好的修炼心性,修炼基础打的不牢,只向外看,不向内找,矛盾、麻烦事也就多起来了:这个不在法上;那个不符合法;这个修的太差劲;那个太常人了……眼睛在审视,心里在评判。尤其在发生矛盾、分歧时,不知道找自己,满脑子都是同修的不好、不对,“这个人怎么这样?”甚至认为自己受到了伤害而委屈。和同修在一起说话做事时,也要在心里评价一番。难怪我打坐、发正念时经常看到带眼的下水井盖(有漏),眼有大有小,多少不等;没有眼的井盖盖的很严实,却从井盖周边源源不断的爬出黑糊糊的各式各样大小不一的虫子之类的东西,很恶心。可我还不悟。

看同修,修同修,想起的法理都是针对同修的,而不是按师尊要求向内找自己,修自己。展示给同修的都是“金玉其外”,实则是“败絮其中”。再比如,到同修家里评头论足:师尊法像放在书架上不合适;修炼人家里不应摆放蛤蟆(小孩玩具,用小棍一划拉后背就叫唤);不能用广告纸包大法书等等。同修让我一说,虽有些不好意思,立马当着同修们的面就改正了。尽管我说的没错,可出发点不对呀。表面上是提醒同修敬师敬法,其中却有炫耀自己的成份在里面。显示自己悟性高,法学的好。隐藏在这些话语背后的是虚荣心、求名心,抬高自己。这种修表面,不修实质的自我抬高、自我膨胀,发展到后来瞧不起同修,看谁都不顺眼。越和我接触时间长,交往多的同修越瞧不起,自己心的容量也同时相应缩小。以致后来这种隐性向外找的惯性负面思维,再也掩饰不住而不断显露出来。

同修也是修炼人,能没感觉吗?开始容忍,试图与我沟通不见效后,便逐渐疏远我。小组学法不愿叫我去;证实法的项目也不愿叫我参加;见面地点改了也不通知我(实际情况不是这样),让我一连几次都扑空。我背着沉甸甸装着光盘的兜子,站在约定的地点焦急的张望、寻找、等待,无果后才失望的离去。那种心理的落差和苦楚是无法形容的。

当我灰头土脸回到家里冷静下来时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还不想正视自己的问题,还在维护那个顽固的“自我”。安慰自己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见也好。我能自己上网下载,打印资料、刻光盘,照样做好三件事。你们不要我做的我自己发。

用心学法 向内找

抱怨归抱怨,赌气归赌气,其中不乏还有隐隐的委屈感,但都抵消不了那种不可名状的失落感。因为不给同修制作真相资料和光盘,我的空闲时间就多了。痛苦中我就用这些时间来通读师尊所有大法书。听师尊的讲法录音。很长时间没这样静下心来系统的学法、听法了。师尊那慈悲、洪亮的声音让我感到格外的亲切,我的心踏实、安稳多了。

我读了一本又一本,听了一讲又一讲,不停的读,反复的听。我终于认识到是自己这儿出了问题,拧劲了。开始向内找,但还停留在就事论事,陷在具体事中打圈圈儿,跳不出来。总觉的没挖到根,根在哪呢?

一日清晨打坐时,一把带刻度的尺子和一根细线出现在我面前。尺子和线都是立着的。细看,尺子呈白色,似乎很厚,好象是三棱尺子(不能肯定),上面的刻度(长短线)细密,旁边标明数字,特别清楚,还不止一面有。线和尺子看上去一般高,但细得比丝线还细,颜色发暗,给人一种似有似无的感觉,尺和线一明一暗,一实一虚。线和尺子之间有一段距离。这个画面停留有二、三秒钟。出定后,我百思不得其解。

困惑之时,在明慧网上看到一篇同修的修炼体会(题目记不清了),让我这颗心受到极大震撼:我就是这样子呀。区别是同修认识到,我没认识到;同修归正了自己,升华上来,我没有归正自己,没升华上来。原因是同修用法对照自己,向内找,修自己;我是用法对照同修,向外看,修同修,不修自己。无论谁和我在一起,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会看到他或她表现出的自认为不符合法的言行。拿同修的短处和自己长处相比,走魔道而不自知。忘乎所以、不知天高地厚的妄自尊大,很危险了。

其实,每个同修都有师父在管,用不着我来指手画脚。还自认为法理明白,修的好,把自己摆在同修之上。完全忘记了师尊把同修修好的那面已经隔开了,表现出来的都是还没修好的人的这面。我明白了尺子和线是怎么回事了:现(线)实中的我用大法这把尺子衡量同修(外看),不衡量自己(内找)。修同修,不修自己,这就是我现(线)在的修炼状态。

找到自己错误所在,我愧疚、后悔的不得了,不知怎么去挽回自己造成的目前这种状况时,同修就背着光盘盒找上门来了,要求我再给刻二十张真相光盘,并关切的问我:这几次怎么没去?我说去了,没找到你们,是不是换地方了?我问这话时面带微笑,心里格外平静,没有一丝一毫的抱怨与委屈了。她说还在原来地方,没换。我们每次都等你半个小时才离开。

我心里纳闷:几个人站在一个地方半个小时,却彼此看不见?突然间,我明白了:是慈悲的师父在用这种方式把我从魔道上领回来啊!当我认识到错误,归正了自己时,师父就派同修来了,让我珍惜这万古机缘。写到这儿,我流泪了。不争气的我又让师父操劳了。谢谢师尊的良苦用心!谢谢师尊的慈悲开示和救度!

改变自己 修自己

从那以后,我彻底改变了自己——从仰面看同修、修同修,转为低头找自己、修自己。

这里仅举两例:

我和同修A是一九九五年认识的。那时她已修炼两年多了,曾是我们这一片的负责人之一。邪恶迫害开始后,我俩一块到北京信访办上访,一块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又一块被送洗脑班,后又都流离失所。她在看守所被强制坐板,臀部坐的黑紫黑紫的,吃了很多苦。

因她修炼早,又多次参加过师尊讲法班,认识人也多,后来我就从她那里拿大法资料(U盘、光盘等),每月一次。我对她一直很敬重。她叫我“大傻子”,我也乐呵呵的接受。可是就在两年前诉江时,她却因怕心而不肯参加,怎么劝都没用。自那以后,我对她就有了看法。以前看到的她都是优点,现在看到的都是缺点。渐渐就有点瞧不起她了。

当我透过她而找自己时,我发现自己虽然向两高递交了对江泽民迫害大法弟子的控告状,可怕心并不比她少,诉前怕过,诉后也怕过,就是现在这怕心也并没有彻底去干净。平时的怕心就更多,疑心重,顾虑心多,负面思维多,联想也丰富,经常自己吓唬自己。

在做资料、证实法上A也比我做的好。制作精美的护身符时最后一道工序是出自于她之手,因为她心细、认真;上千本真相台历的打孔、压环出自于她手,却从不叫苦;为寄真相信跑遍全市大部份邮局,从不投放街头邮箱,怕误投入废弃邮筒浪费大法资金还耽误救人;每半个月都要发一定数量的《明慧周报》、真相期刊等,做了这一切,她却很少张扬、显示自己。而我却好大喜功,做一点事就自认为了不起,沾沾自喜,夸大其词,抬高自己。这哪是大法弟子的作为。写到这儿,我羞愧的无地自容。看同修优点,找自己不足,修自己,提高上来。才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比学比修。

两个月前,有同修被绑架。被绑架的同修我不认识,但是和我经常接触的同修与这个被绑架的同修熟悉。转移来的东西把他家的凉台都堆满了(他家屋子很小)。片警、社区、国保、“六一零”的“敲门行动”也骚扰到他。我很佩服同修在自己处境艰难中还能接受、保护这些大法资源。为了减轻他的负担,我就让他把打印机和一些耗材(纸张、光盘等)送到我家。

考虑到被绑架的同修在经济上损失很大,就和同修商量,把打印机和耗材折合成钱返还给同修,让同修力所能及的做些证实法的事,别停下来。因为我家也是个家庭资料点,拿来的这些东西我都有,我就让老伴开车把打印机和耗材一块无偿的送给需要的同修。

之后同修又告诉我他那里还有转移来的很多打真相币用的新钱。考虑到同修家经济不宽裕,俩口子因邪恶的迫害而失去了原有工作,这些钱压在他那儿,会给他增加负担,我就从银行提出一笔钱,让同修拿来和我兑换。总共六千九百元。我留下一部份自用,其余的都兑换给需要的同修了。

这期间也还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暴露出我的一些人心和执着。如,我知道一个同修的打印机坏了(已经没有修的价值了),就想把一部好用的打印机送给他,便简要的把情况和他说了。他当时没说什么,乐乐呵呵的。我们又谈了点别的,就开始学法了。我就以为他愿意要那部打印机了。下次学法日我和老伴把打印机连同一小箱墨水搬到车上准备给他送去。临走前我给他打了电话,让他到他家的小区门口接我们。没想到他当时就急了,说他买了新的了等等。

因为矛盾突然出现,我有些不知所措,也有点下不来台。关掉手机,对老伴说:搬回去吧。老伴一听就火了,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

师父说:“修炼是修人心、修自己,当有了问题时、有了矛盾时、有了困难与不公平对待时,还能找自己向内看,这才是真修炼,才能不断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炼的路、才能走向圆满!”[1]“在任何干扰下都不钻到具体事件中搅乱自己,才能走出来,而且威德更大。”[2]

我告诫自己:跳出来,就当没有这回事。先修口,不想、不说、不提,就本着你要我就给你,你不要我就留着,谁需要,我就送给谁的原则处理。

通过这件事向内找自己:是自己不对,主观臆断,想当然,以为自己在做好事,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同修;自以为是,没敲定要不要,就贸然行动。这只是表面。抓住这个表面再找下去,又找到了在帮助同修时有显示心、求名心、虚荣心,还掺杂着同修情和回报心(在电脑和音像制作上他对我帮助很大)以及急于送出去的私心,自我保护心,完成任务心等等。正是这些人心和执着,才被旧势力钻空子,险些造成同修之间的矛盾、间隔。

总之,我现在知道了什么是真修,实修,也知道怎样才能做到真修、实修;知道怎样做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向内找,如何找,一直找到根,去掉它;对师尊讲的大法修炼直指人心的巨大内涵以及关系到大法弟子能否修炼圆满的关键所在有了更多的理解。我真真切切感受到自己的这颗心连同本体一道在这部伟大的宇宙大法中熔炼着,升华着。

一天清晨六点整,我盘坐着单手立掌发正念,就感觉自己直线往上冲,边冲边不停的呐喊“我是大法弟子!我是大法弟子……”随着喊声我穿越层层空间,快速的飞升,当穿过苍茫空旷的宇宙时,忽然看见师尊(法身的形象)盘腿结印端坐在我左侧上前方的虚空中,我也停下不动了。我想奔到师尊身边去,可动不了,就停那儿,眼巴巴的望着师尊,师尊始终闭着眼睛没看我一眼。一会儿画面消失了。

由此,我想起师尊曾讲过:“师父在最后等着你们!”[1]师尊说到做到,真的在等着我们呢!我一阵激动和感恩。我想我可能是坐着自己的功柱冲上去的。我想奔到师尊身边,可上不去,是因为我修炼层次不够,还没达到那么高标准。我奔向师尊身边还有一段距离,那正是我正法修炼要走的最后一段路。我必须稳健的走正、走好,修炼如初的学好法,做好三件事,谦卑的低下头来向内找,实修,证实大法,多救人,兑现誓约。我也悟到:师父希望我做一名要全宇宙都承认、都认可、都佩服的堂堂正正、名副其实的大法弟子。能不能成为一名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不是自己喊出来,说出来的,是同化了宇宙特性“真、善、忍”修出来的。

我一定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听师父的话,在大法中精進实修,完成使命,奔到师父身边,随师回天返家园。

同修们,努力啊!师尊真的已经在最后等着我们了。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合十

谢谢同修!

以上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出。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台湾法会的贺词》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