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了我们家

更新: 2017年12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我很幸运,因为我的爸爸、妈妈、婆婆、弟弟、老公、孩子都走入了修炼中。在修炼的路上,我们一直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保护,是大法给了我们新生。我们的亲戚大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选择了光明的未来。

大法治好了妈妈的白血病

妈妈得法前在同事和亲戚朋友中是出了名的老病号,常年和各个医院打交道,老病不去新病又来。由于教育系统用于医药报销的费用不足,她的医药费也无法及时报销,一沓沓积攒在那里,家里的经济负担也很重。

我刚上小学时,妈妈的身体就不太好,年纪还轻就得了附件炎,胃病,经常吃药。到我四五年级的时候,妈妈又突然得了类风湿关节炎。发作时,浑身关节疼痛,在床上躺了几个月。为了治好关节炎,她试了各种办法,吃中药、西药,用卤素灯烤膝关节。后来又有人推荐喝药酒,家里就开始张罗着泡药酒。可关节炎没治好却把胃给伤的更厉害了。

我上初中的时候,妈妈又得了肠炎,经常要住院做灌肠治疗。肠炎反复犯,妈妈就不得不长期请病假,不是在医院治疗就是在家中静养。长期的病痛折磨,妈妈的心情很糟,脾气也变得越来越不好。她每天躺在床上唉声叹气,气色越来越差,人也显得很苍老。

高一暑假,姥姥在我家突发脑溢血去世,妈妈受的打击很大。多次昏倒后住进医院,后来又患上了失眠,整晚睡不着,依赖安眠药也只能睡上几个小时,原本虚弱的身体就更差了。

高考时,我发挥失常,只考上了一个二本学校,离自己的目标差的很远。当时我万念俱灰想复读,第二年重新参加高考,爸爸劝我考虑妈妈的身体状况,不要让妈妈再操心。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我不情愿的去读了大学。大一寒假回到家,爸爸出差还没回来,我帮妈妈做家务时,听妈妈说她头晕无力,动一动就气喘吁吁,腿上有很多出血点。妈妈久病成医,懂得不少医学常识,自言自语说应该是个不好治的病。在我的一再坚持下,妈妈同意去医院检查。当我取血液检查报告时,检验医生对我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那种无可奈何的表情,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我顿时觉得腿一软,心跳加速,赶紧把检验结果拿给门诊医生。医生看了检查报告后,严肃地说指标太低,有生命危险,要求立即住院。妈妈说爸爸出差还没回来,坚持回了家。晚上爸爸回来了,第二天就赶紧给妈妈办了入院手续。随后,爸爸又联系了舅舅去大城市复查,希望是医院误诊(好几年后我才知道当时医生的诊断是白血病。长辈一直瞒着我和弟弟,没有告诉我们实际情况)。但外地两个医院均给出了同样的诊断结果,在医生的推荐下,爸爸带着妈妈辗转去了苏州和无锡血液研究所治病,开始了化疗。

医生看到妈妈的身体很虚弱,情况不乐观,就悄悄地告诉爸爸,即使身体状态很好的年轻人一般也撑不过五年,让他有个心理准备。正当全家人一筹莫展,极度悲观的时候,已退休的舅妈听说很多得了绝症的人在炼了法轮功后,病不治而愈奇迹般恢复了健康。舅妈立即跟舅舅带着师父讲法录音带和炼功带千里迢迢的赶到无锡,告诉妈妈这一喜讯。全家人在绝望中看到了希望。

当时妈妈因为身体状况太差,还不能炼功,只能先听师父讲法录音带。就这样妈妈一边接受治疗,一边听法。化疗结束后,妈妈就出院回家休养。有次化疗后,各项血液指标都很低,本地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此时已无药可用,情况非常危急。妈妈横下一条心,放弃医院治疗,坚修大法。妈妈让弟弟搀扶她去附近的炼功点学功。刚开始,她虚弱得站都站不稳,只能坚持炼完第一套功法。可她每天都在坚持,到炼功点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奇迹出现了,妈妈的身体竟一天天地好起来了。头不晕了,走路有力气了,饭量增加了,人也胖起来了,白血病和其它得过的所有疾病的症状完全消失了。妈妈恢复了健康,脾气好了,笑容回来了,整天乐呵呵的。妈妈又回到了学校,一个人负责图书馆的管理和维护。尽管工作量非常大,她任劳任怨的做好所有的工作直到退休。到现在已经近18年未吃过一粒药。

我们一家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爸爸、弟弟和我也陆续走入了修炼中来。师父挽救了妈妈的生命,给我们家带来了幸福。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