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实农妇被迫害命危 儿子呼吁乡亲援救

更新: 2017年12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朝阳县双庙乡五十五岁的朴实农妇宋守云被警察入室绑架、非法关押迫害近一年,音信皆无。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半夜,家属突然接到朝阳市看守所电话,被告知宋守云生命垂危,正在医院抢救。在重症监护室,儿子终于见到了日思夜念的母亲,可身上插满了管子,失去意识的母亲却再也没能看孩子一眼。至今宋守云在医院已两个多月,还没清醒过来。

尽管这样,宋守云还被朝阳县公安局、检察院、朝阳法院合谋构陷枉判一年。宋守云的儿子在祈求父老乡亲援救的公开信中说:“法律是制裁坏人的,怎么能构陷、冤枉好人呢?我们全家绝不接受这个伤天害理的现实。我们是一介平民,没人没势,只有祈求朝阳市所有的正义民众及父老乡亲声援我这个惨遭迫害的妈妈,给我这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出谋划策和勇气……”

下面是宋守云的儿子请求父老乡亲们援救的公开信:

祈求父老乡亲援救我们这支离破碎的家

我叫高峰,家住在朝阳县双庙乡农村,是普普通通的五口之家,上有80多岁的奶奶,下有10多岁未成年的弟弟,母亲宋守云是家里的顶梁柱,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健康,善良能干。家里虽不富裕,但被母亲打理的井井有条,其乐融融。

一年前,我们这个平静的家突然灾祸降临,真如天塌了一样,至今几近支离破碎。在这欲哭无泪、欲求无门之时,祈求我的朝阳父老乡亲们救救我们这个惨遭迫害的家吧!给我以指点,下一步该怎么迈,全家人还怎么活。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朝阳市南双庙乡派出所所长索景东亲自带队,在未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的情况下强行闯入我家,并非法抄家,抢走了家中的法轮大法书籍和现金(家中只有妈妈一人在家,家人不知道现金的具体数字,我家多次索要现金未果),随后他们绑架了妈妈,送入朝阳市看守所关押迫害。我家人得知消息回到家中时,只看到家里一片狼藉。

妈妈被非法关押在朝阳市看守所已近一年之久,期间我家没有收到任何相关部门的通知书,也未告知绑架关押的原因。一年来音信皆无,可在九月二十八日半夜我们突然接到看守所电话,被告知妈妈生命垂危,正在朝阳市第二医院抢救。

在重症监护室,我和家人终于见到了日思夜念的母亲,可身上插满了管子,失去意识的母亲却再也没能看我一眼。见此情景我和家人当时就蒙了,无法形容的内心悲痛任凭止不住的泪水流淌……

妈妈已经做完开颅手术,但医生说妈妈手术后将面临两种可能:1、死亡;2、失去意识。我们全家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可是更让我们雪上加霜的是,看守所方面对此要推脱责任,声称解除对母亲的羁押,要求我们把母亲接回,保外就医。否则看守所就不管了。并且要强制执行。

妈妈是个朴实的农村妇女,一生种田做家务,从没伤害过任何人,善良的她承受了她都想象不到的非人折磨,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这个政府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现在医院里重度昏迷的她,眼睛睁得大大的,也许她仍看不懂这个世道,读不懂参与迫害的人为什么这样痛恨善良?

在重症监护室里,见到了身上插满了管子,正处在重度昏迷中的妈妈,看到眼前情景悲痛万分的家人迫切的想知道,妈妈在非法关押这一年的时间里到底经历了什么?妈妈今年五十五岁,修炼法轮大法后一直身体健康,从根本上摆脱了疾病的困扰、痛苦,按真、善、忍为人处世,不与人纷争、不伤害别人,怎么在看守所非法关押的一年中就变得这样了呢?

得知妈妈被迫害得生命垂危,朝阳市850名正义民众签名声援,在此我们全家忠心谢谢这么多父老乡亲的签名声援难中的妈妈。

一位好心人透露给明慧网的妈妈一年来被残酷迫害内幕:

绑架、毒打、折磨、冻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妈妈遭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朝阳市看守所女所306监室里,负责此监室的正管教叫包莹莹,副管教徐静。

从关进看守所那天开始,妈妈就被强迫在大铺上双腿盘坐,身体必须坐直不许动,动就遭到暴打,一天只许去两次厕所,吃饭都不许下来,从早7点左右盘坐,直到晚上9点,就这样被长期罚盘坐,脚踝骨都盘坐腐烂化脓。妈妈拒绝背看守所里诬陷法轮功的报告词,经常遭到犯人毒打折磨,经常参与毒打妈妈的犯人有本溪的赵红、刘雯、任仁、李丹、姜琳琳等人。赵红,44岁,此人因贩毒判刑15年。由于此人出手狠毒被管教选为306监室牢头,在管教的纵容下赵红无法无天,被称为监室里的一霸,对待监室里的人举手就打,张口就骂。为此老实厚道的妈妈常被几名犯人轮番打骂折磨,在寒冬腊月不许妈妈穿棉衣,不许盖被子。

在二零一六年整个寒冷冬天,只许妈妈穿个内衣内裤,白天监室开着窗户,晚上睡在冰凉的木板大铺上,妈妈被冻得浑身发抖无法入睡,整个人抱成一团,日夜煎熬。直到二零一七年四月份,被辽宁省省厅从监控看到了朝阳看守所监室内有人没被子时,警察才给妈妈被子。朝阳市看守所各监室内安装着全方位监控,警察在办公室里就可以看到监室内发生的一切,但对妈妈被虐待的情况视而不见。

由于长期挨冻、承受各种体罚打骂,妈妈的身体每况愈下,还有脚踝骨腐烂的伤痛,人非常消瘦。犯人借此给妈妈暴力灌药,任仁、姜琳琳将妈妈从大铺上拖到地上暴打,当时妈妈被打的鼻口喷血,直到监室里的人怕出事按了报警铃才停止。

“洗澡”、罚站等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妈妈被警察徐静带出去给腐烂的脚换药,被徐静训斥:你的脚为什么这么脏?妈妈回答道:我因长时间罚坐,没有时间洗脚。然后徐静到监室与犯人们说:宋守云在背后说你们坏话了。之后就让几个犯人给妈妈强行“洗澡”。

犯人赵红、刘雯、李丹、姜琳琳几人带着气愤上去强行扒光妈妈的衣服,按倒在水泥地上,由两人摁着,一人用盆往妈妈身上一盆一盆浇凉水,第一盆浇下去因天气寒冷温差太大,妈妈身上立即冒起了热气,这样觉得还不够冷又把窗户打开。然后犯人手拿搓澡巾,发泄似的用力给妈妈“搓澡”,痛的妈妈发出撕心裂肺惨叫声,由于用力过猛妈妈的左手二拇指被拽脱了臼,二拇指发青当时肿了起来。这一切直到在办公室从监控里观察的徐静喊停,几个犯人才停止折磨妈妈。

二零一七年四月份,妈妈被罚站班,监室24小时轮番站班两人为一班,一般两小时一换班,妈妈一站就是一整天,要求站军姿,由赵红看着,一动不许动,动一点就被赵红毒打,赵红用脚往妈妈脚背上跺,用脸盆沿硬的地方往妈妈脚上磕, 姜琳琳用手掐妈妈,妈妈身上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孙亚宁把妈妈的头发薅下来一绺子。

二零一六年年前,老实巴交的妈妈被犯人强迫花45元钱买旧衣服,钱被赵金范等人用来买橘子吃,还说是妈妈自愿的。妈妈被迫害得手发抖拿东西手不好使,每天在摆放生活用品时摆不齐,就被赵红把东西扔进厕所,然后再让妈妈花钱买或借,借一还三或者扔掉一个得买三个,牙膏、毛巾、拖鞋等物品经常被扔掉,账上800元钱为此都花光了。后期妈妈的手抖得越来越严重,此时虽然给妈妈被子盖了,但由于手发抖叠被时总不合格又被常常扔掉,还得几人按地上毒打一顿。妈妈在一年时间里几乎没盖多少被子,因经常摆放不好东西每日都在承受打骂与折磨中度过。

妈妈在遭受看守所非人折磨的同时,被朝阳县公安局、检察院、朝阳法院合谋构陷枉判一年刑,下判决后还有三个月期满,这样才没被送往监狱。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日左右,警察把妈妈从306室抬到302监室继续迫害。

九月二十八日半夜,家属接到朝阳看守所电话,被告知妈妈生命垂危正在朝阳市第二医院抢救。事发后,看守所相关人员非常恐慌,曾问过监室的犯人:宋守云是否挨打过?犯人没敢说实话,说没挨打。看守所相关人员让必须说实话时,犯人回答:打过。

为什么如此迫害善良?

妈妈在医院已近两个月了,至今还没清醒过来。朝阳市看守所隐瞒实情,想摆脱看守所应该承担的相关责任。我们一介百姓虽无权无势,但人命关天!她们也怎能如此草菅人命,置于一个家庭如此悲惨境地于不顾啊!

朝阳的父老乡亲啊,我不明白:看守所及所有迫害我妈妈的人们,为什么这么仇恨一个善良的人,妈妈只是因为不放弃给予她健康的身体、教她怎样做好人、提升思想境界和人生真谛的信仰,就被他们给迫害成如此悲惨。

尽管这样,妈妈还被朝阳县公安局、检察院、朝阳法院合谋构陷枉判一年刑。法律是制裁坏人的,怎么能构陷、冤枉好人呢?我们全家绝不接受这个伤天害理的现实。我们是一介平民,没人没势,只有祈求朝阳市所有的正义民众及父老乡亲声援我这个惨遭迫害的妈妈,给我这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出谋划策和勇气。我要用法律的武器讨回公道,我不相信法律竟然能成为枉法者随心所欲迫害善良的工具。

悲惨的遭遇令我不得不关心和查阅相关法律内容 :经查阅初步得知 ,在中国,从来没有任何具有司法管辖权的部门,通过正当的法定程序,认定法轮功是所谓“×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也从来没有哪条法律规定中国人不准修炼法轮功。“两高”《内部通知》不是法律,更不能作为定罪量刑依据。因为它本身未经任何合法的司法程序,故而就没有任何司法效力。还有,二零零零年四月九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和公安部联合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通知)》公通字(2000) 39 号文件,共认定和明确的邪教组织有十四种,但其中根本没有法轮功呀!

目前中国网络上已明确公开了早在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的第五十号令,废除了一九九九年发布的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承认法轮功书籍都是合法的。然而,把法轮功跟“×教”第一次关联起来,只是江泽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起这场迫害运动后,于同年十月二十六日回答法国《费加罗时报》记者时抛出的个人诽谤之言论,随后《人民日报》追风造势发表评论员文章,再经过所有媒体炒作起来的所有内容,它不是法律,是为迫害好人找借口的谎言宣传。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关押。江泽民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在此呼吁全世界所有善良之人,正义的朝阳父老乡亲们给予被残酷迫害如此惨痛的妈妈以声援和关注,我相信法律的威严在所有善良正义人们的声援下,我妈妈这桩冤案一定会大白于天下,善恶有报的天理定将彰显于朝阳大地每个人的面前。草菅人命、残害善良,天理不容啊!

受害者的儿子 高峰
2017年11月23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