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修炼两年的经历

更新: 2017年12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二零一五年底通过网络得法的新学员,到现在已经正好两年了。修炼前,我是个很“尖”的人,吃不得亏,斤斤计较,而且脾气也不怎么好。修炼后,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周围的人、接触了我的人往往都说我“素质高”、“脾气好”、“很绅士”等。将自己的一些经历写出来,勉励自己。

从二零一二年左右开始,我便关心民族的命运和国家的前途,通过网络了解到中共对中国人造成的巨大伤害,对中华民族遭遇的灾难深感哀伤。二零一五年时,我得知了大法真相,了解到大法弟子受中共的残酷迫害下仍然和平的向世人讲述真相的精神,深深为大法弟子的善良和勇敢感动。于十二月得到《转法轮》电子书,开始進入大法修炼。

刚开始修炼,可真是“百苦一齐降”[1]啊。由于自己在常人中一步步的从学徒到主管,再到技术学校老师,最后成为个体户。作为一个底层老百姓拥有自己的一点小资本,内心难免产生一些自负的心理。起初,员工对我说话变的毫不客气,冷嘲热讽的,我知道自己是修炼人,对自己的员工也得忍着。父母强烈反对我修炼,造成了一定的压力。我心想咋这一修炼,一个个的都给我气受,这是师父要给我提高心性吗?心里不稳,去问同修,同修给的回答是肯定的,叫我一定要守住心性。现在说起来很容易,当时真的是很艰难的才过了这个心性关。

《转法轮》还没看完时,有些困惑的地方,就跑去群里问同修。有几个同修(其实他们也是新同修,修炼不足一年)叫我自己悟,言语间流露的是领导指挥下属的那种语气。一向自负的我,面对这种语气,心里非常不舒服,虽然我知道这是要去我的执着心,但是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多次产生一个念头想对他们说“你们不就修的久一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不修了还不行吗?”转念一想,不行啊,这法这么珍贵,多少人历经艰辛为求明师而不得,现在真正能修炼的法摆在我面前,我岂能因为一点委屈就不修了呢?我为谁而修啊?于是一直鼓励自己“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一路走下来。

这两年来,我去贴真相传单,面对面讲真相,寄真相信,网络讲真相,制作真相币,只要想到有什么能做的,我都会去尝试,最后觉得网络讲真相比较适合自己,所以主要以网络讲真相为主。两年来通过各种方式劝退了两百余人。十余人明白真相后现在也已经在大法中修炼。看着这些明白真相的人,心里是高兴的,为他们得救而高兴,也为自己能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而高兴,为自己能做大法弟子做的事情而高兴。

二零一七年年初,我因为在网络讲真相被诬告遭到国保绑架,我坚信师父,信师信法,心里求师父救我出去,否定迫害。同时也在拘留所里对犯人讲真相,每天都是好几个人围着我听真相,也有人受邪党毒害而阻碍我讲真相。有一次我在对好几个人讲真相的时候,一个经常干扰的人又来说些不好的话,我产生了不好的念头,说了句“我非常讨厌人在聊天时就跑过来捣乱的动物”,希望他能知趣的不再干扰我讲真相,然而他却变得更加抵触,开始说我这人素质如何如何的。

我意识到自己错了,自己这句话不但没能起到清除干扰的作用,反而起到了更不利的效果。我后悔说出这句带有侮辱性的话,我想要道歉,想要挽回这个损失,但是面子心让我犹豫。我知道我是个大法弟子,不能放不下执着面子的心,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把大法摆在前面,决不能放不下自己的面子而给大法抹黑。吃过饭后大家都坐着,他在我背后,我咬咬牙,转过身,真诚的对他说“对不起,我不该说那样侮辱你的话,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看到他的眼神变了,对我不再怀有恶意的眼神,并回答我说“没事啊,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我由此给他讲真相,让他不要与大法为敌,对他自己不好,希望他不要再说不好的话了,他认真的点点头。我看到周围的人对我投来了钦佩的目光。此后这个人就不再干扰我讲真相了。

我明白了“对立”并不能救人,要放下执着,真正的用善念才能感化人。现在想起这件事情,想起当时那些人敬佩大法弟子的心性的眼神,心里还是暖暖的。

被非法关押了十一天后,我出来了。有一次去修理摩托车,老板问我“之前有个人说你失踪了,打电话问我,怎么回事啊?”(因我把他的电话给了外地同修,由于我被绑架失联,同修到处打电话了解情况),我说被绑架了,他问被谁绑架了?我说被公安的国保绑架了,他惊讶的问“你干什么了,我看你很老实啊。”我跟他说我炼法轮功,但是共产党不允许。他说法轮功不是什么吗?好像还如何呢。我说:“你被骗了,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你看我象是会自焚的人吗?”他说:“原来是这样啊,我就奇怪说怎么看你都不象坏人,怎么会被抓呢?”然后让他明白了很多真相,后来多次我去修摩托车时,他都对其他顾客说“他是法轮功(学员),脾气非常好,很有素质,以前我们一直以为他们是×教,原来都是假的,他们其实都是好人。”

后来,修炼的环境逐渐变的比以前更加宽松了,父母明白真相后也不反对我修炼了,同修们也对我比较尊重了,我却渐渐的就不再象以前那么严格要求自己了,人心也起来了,和同修产生分歧时会去计较谁对谁错了,不先考虑对证实法是否有利,而更多的顾及自己是否受了委屈了,这不就是把自己摆在大法的前面了吗?我明白这是不对的,但在矛盾中还是会忍不住为自己辩解一下。想起得法初期,不免感到自己怎么还不如以前了呢?怎么就放不下自己呢?深入思考发现是邪恶因素少了,环境变的安逸了,导致自己不那么精進了。

写下这篇文章,督促自己精進修炼,严格要求自己,珍惜最后的时间,做好救人的事情。谢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