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在景点讲真相

更新: 2017年12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从小得法的弟子,如今在修炼的路上已经走过了十八个年头。一路走来跌跌撞撞,幸得师尊慈悲看护才能在证实法中走到今天。现将在景点讲真相的体会交流如下:

一、在新加坡鱼尾狮景点讲真相

二零零九年初,我意识到景点讲真相急需人手且十分重要,便利用课余时间到鱼尾狮摆展板劝三退。我那段时间早上四点便起来学法,六点发完正念装好资料出门,利用在车上一个小时的时间背《转法轮》, 走路的过程中也尽量背法,让自己溶于法中。

开始这样做的第一天,一个旅游团讲下来就劝退了十多个人,而且游客退了以后都是发自内心的感谢我,还有的游客三退以后边走边喊“法轮大法好”。这使我意识到了学法的重要性。学好了法,感觉自己讲出的话都带着能量,感到自己做的事真的很神圣很伟大。

因为新加坡导游在景点下车后只和游客简单说几句话就解散了,所以我会主动和游客搭话,为他们介绍周围的环境或为他们指路,帮他们拍集体照等等,争取快速和游客互动、拉近距离,消除他们的戒备心理,使他们敢于听我讲真相,然后再抓住重点,在短时间内把真相讲到位。一般我讲真相都是一气呵成,不给众生背后的邪灵任何喘息之机,一般能搭上话的都能退。

但也有很多人表现冷漠,没有反应,有些游客还会对我破口大骂、恐吓我、动手推我、或要冲上来打我,还有些不明真相的导游要报警抓我。我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不惊不怕,因为我相信师尊时刻都在身边,谁也动不了我。我告诉自己:他们是不明真相的可怜人,他们也是对大法满怀信心而冒着天胆下来得救的,被旧势力所毒害,我们不去救他们,他们就没有了未来,他们的不能得救会导致无数庞大天体和无量众生的毁灭。想到这些,我一点儿不恨、不怨他们对我的态度,只是为他们今生的迷失感到难过。

那时我每天都坚持去景点摆展板讲真相,到了学校给同学讲,平时生活中只要能接触到的中国人,都尽量不落下。同时,在景点我也遇到了很多考验,记得二零零九年初我开始在景点讲真相时,护照蹊跷的被人偷走。然后第二天就接到中央警署的电话,问我是不是叫某某?让我当天下午三点到某某地点去见面(不是警察局),而且强调只能我一个人去,不准带人。我当时想是不是他们警察偷了我的护照要秘密送我回国?当时我知道新加坡政府那时和中共走的很近,所以有点紧张。后来我把心一放,一想,既然找到我,就是来听真相的,你不让我带人,那我就给你来个“单刀赴会”,我没什么好怕的,于是我一路背着师父的法来到了他指定的地点。

见面后他说他是新加坡内政部的,想找我了解一下情况。我说怎么找到我的?是不是捡到了我的护照?他说没有,他说他们内政部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新加坡法轮功学员这么多年被起诉这么多次还是要在景点摆展板,所以他们想找个年轻有文化的了解一下。于是我就开始给他讲真相,从法轮功是什么,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开始讲,和他讲了近两个小时,他一直认真的听,不时眼圈泛红。听到最后他说,我明白了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了,你们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将来你在新加坡有事情我一定帮你。并祝我早日毕业找到好工作,顺利拿到绿卡。

后来我去补办护照,同修说你在景点天天被拍照,中领馆能给你护照吗?我说:“给不给护照它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因为当时我的学生签证纸马上就过期了,如果还拿不到护照就作废了,我就得回国。正常程序护照在新加坡补办要三个月才能下来,结果在我学生签证还有一、二天就到期的时候,我的护照神奇的发下来了,及时办理了学生签证。

一次在地铁附近讲真相,一个新加坡老华侨对同修们大喊大叫,象疯了一样不让同修讲,还拦在地铁口不让我们走。我当时没想什么,就过去指着他说:“你坐下别动!”然后他就马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动不动的坐在台阶上看着我们走。

在新加坡面对面讲真相中每天都能遇到各种考验,这些考验也磨掉了我很多怕心,并促使我能稳定的在景点摆展板劝三退。遇到警察来抄准证、收展板,我就是坚持和他们讲真相,后来很多警察都明白了,有的接到报警电话就下来转一圈说,“你先收起来一会儿,等我们走了再摆上。”有一次我一个人挂很大的“法轮大法好”横幅很费劲,附近的保安就主动走过来帮我挂上。

不久以后,优昙婆罗花在鱼尾狮景点大面积开放,这对我们每一个在景点救度众生的同修都是一个莫大的鼓舞。然而在二零零九年十月,因为胡锦涛要到新加坡参加APEC峰会,新加坡政府为了取悦中共,第九次非法抓捕起诉大法弟子,并扣押了我们的护照一年多之久。当时我们被抓的时候,那些平时接触过我们的警察都没有参与,新加坡政府找的是从来没听过真相的负责经济犯罪小组的警察。那个经济组的警官接触了我们一段时间以后,知道自己干了坏事。他说他为了赎罪,有给慈善机构捐钱。

二、在印尼巴厘岛与当地同修配合开辟真相景点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来到印尼巴厘岛,在师父的安排下与这里的同修配合建立真相点,同时劝三退。开始来到Tanah Lot景点时心里还有点打鼓,因为之前在这里讲真相的大陆同修曾被当地保安和警察抓到移民厅,后来我想自己应该堂堂正正,怕什么呢?于是我主动找到保安,告诉他正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告诉他我要在这里讲法轮功真相了,希望他能真正起到保安的作用,保护我的安全,并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他非常高兴的点头同意,并对我竖起大拇指。

巴厘岛的很多华人导游听信了中共的谎言,很多人不听真相,有的还非常凶,见到我和中国游客说话就拿出手机要报警抓我,说要告我骚扰他的客人。我就理直气壮的说:“我和我自己的大陆老乡聊天犯法吗?你是导游,你和他们说话是收钱的,我和他们说话是不收钱的,你要告我?我还要告你威胁恐吓、骚扰我和我同胞聊天呢!你报警吧,现在就报,让警察来评评理。”那个导游听后马上把手机收起来走了。

后来我想我不应该和他们争斗,我得和导游交朋友,以后我看到他们来了就很礼貌的主动打招呼,祝他们生意兴隆,一切顺利,带的团越来越多等等,总之专挑他们爱听的说,他们听后都高兴的连说“谢谢”。之后我会很尊重的征求他们的同意,让他们允许我和中国游客说几句话,一般他们都不拒绝,就说:“你说吧。”然后他们就走开了。

有时我会听到导游对游客们说我们都是花钱雇来的。我就告诉导游,我们都是在用自己的业余时间无偿的付出,没有拿过一分钱。我说:“我们之所以风雨无阻的坚持在这里讲真相,是因为现在中国大陆已经有众多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残酷迫害致死,甚至被中共活体强摘器官贩卖。”我说,“法轮功学员都是在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百姓,中共在屠杀我们的同胞,在隐瞒真相,在欺骗可贵的中国人,我们不能坐视不理。”

同时我也告诉导游一定要给游客了解真相的机会,这样也是在帮助制止这场迫害,是在挽救生命,做的是最大的好事,做好事一定会有福报,带的团会越来越多。

导游们听后纷纷点头,很多明真相的导游此后见到我都会热情的打招呼。记得有一个曾经骂过我的导游,明真相后再见到我就高兴的说:“我今天又给你带来中国人了。”有些导游还会主动要求我给他们团的大陆游客讲真相,有一次我讲不过来,有个华人导游还很不高兴,责怪我没告诉他们团的人真相。有时我讲真相漏掉了些游客没讲,有的导游还会提醒我说:“那边的几个人讲了吗?”遇到不听真相的游客时,一些导游还会主动帮我讲,有的导游甚至拿真相资料上旅游车去帮忙分发。

一次,一位导游允许我到旅游巴士上去分发真相资料,还提供麦克风让我给全车游客讲真相。我讲了法轮功弘传全世界的盛况;又讲了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陷害法轮功,全世界正义的声音都在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还讲了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们纷纷被起诉、被追查,以及当前正在发生的“三退”大潮……我讲完话音刚落,车上顿时响起一片掌声,我抓紧时间给车上的大陆游客都办理了“三退”。

回首在景点的日子,深感抢人救人的急迫。记得一次在梦中,我梦见海里有好多人向我伸出手求救,我和当地的一位协调同修在一条大船上,她在前面把握船的航向,朝着人多的地方行驶,我则在船上奋力抢救海里的人。一次半夜醒来,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富”字,我当时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多救人。

来到加拿大后我有幸参与媒体项目,并利用空余时间给大陆打电话解体黑窝。如今正法已经接近尾声,我深知自己很多的人心都没有修去,懒惰贪睡、在矛盾面前不能无条件找自己等等,一再让师父操心,与那些精進的同修差得很远。在最后的时间里,我一定要努力实修自己,救度众生,助师正法,不辱使命!

以上个人修炼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