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容同修和被同修包容

更新: 2018年03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八日】有一天,L同修来到我家,无意间我们谈到了X同修,就她平时的一些做法我们说了说。

例如,X同修在救度众生方面做的非常好,只是党文化的一些东西还很严重,我们提醒过她,可是她养成习惯了,表现在做事喜欢轰轰烈烈,我行我素,做什么事情想一出是一出,不考虑别人的感受等等,跟她在配合救人时,总感觉说不出的别扭。但是L同修一直做的都很好,能够放下自我。无条件配合她。

看到这种情况,对照师父的讲法,看到对方如何向内找,为什么让我们看到她的表现,是不是我们也有类似的行为。我们各自都找了找,觉得好像多少有点,但没有像X表现的这么严重。于是我俩就说,如果有类似的行为,那我们就注意以后要修去,如果没有,那我们修出包容心,不要有看不上同修的心,更不能因此产生间隔。

我们学法小组都在晚上学法,时间是大家商量好的,七点四十五分开始发正念,然后学法。可是有的同修不能做到按时来,比如L同修基本上是每次都来晚,去别人家学法也是一样。开始我都是告诉她尽量不要晚,她态度很好,每次都说知道了,下次注意。可是好两天,就又来晚了。我考虑到学法小组的重要性,以及集体发正念的效果,就多次找她说,但还是没效果。

后来我担心在小组说怕对她影响不好,就私下里又对她讲:“我们修的不是为别人着想吗?你来晚了,不影响别人吗?大家都知道在一起发正念效果好,都非常珍惜在一起发正念,要是来晚了,多影响大家呀。你要是觉的时间早,那我们就把时间推后。”她说:“没事,就是在家磨蹭就过点了。以后我注意。”但是她还是晚来。后来我不再提醒她了,再提醒,我觉的我就执著她了,心想还是包容吧,谁都有难去的心。

看到同修这样的现象,我就想是不是我也有很多常人心,也是被同修包容的对像呢?我就向内找,这一找,还真是有很多。

我是个心眼小的人,执著自我,考虑问题比较简单,直来直去,脑子反应慢,理解能力也差,别人说什么话,当时反应不过来,如果别人没按我理解的正常思维方式讲话,我就接受不了,认为这个人有问题,就会动心,或不顺着我说,就生气,而且都表现在脸上,谁都看的出来。因此形成了不好的性格,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总是盯着同修的不足,觉得同修不会向内找,不会修。总是围绕着事说,就觉得自己会向内找,所以有瞧不起人,高高在上的心。因此,跟很多同修产生过间隔。别人跟我在一起都觉得不是顺服,小心翼翼的。在给同修指出缺点时,也是一针见血,只是觉得我是为你好,没有去考虑对方的接受能力,表面上是做到了真,觉的自己说话不绕弯,没有狡猾的思维,但是没有做到善,没有做到师父说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1]。现在想想这么多年,同修们都很大度,不跟我一般见识,都用洪大的宽容心包容我。

现在到正法的最后了,很多同修都修炼成熟了,尤其是在个人修炼上都知道遇事修自己,所以一般看到同修有问题,也不怎么说,都是默默的修自己。而我总是向外看,都修别人了。别人都修上去了,而自己还徘徊在原地。我意识到了自己有问题,但不知道从哪入手修去这些不好的心。师父看到了弟子有修去这些心的愿望,就借用同修的嘴告诉了我,说我说话尖酸刻薄、不善。

我从新审视了自己,对善理解的太片面了,我对善的理解,不能只是每天讲真相时就是善的表现。师父讲过:“大法弟子有大法弟子的标准的,你别看你是个修炼的人,有时正念强的时候一句话就能救了人,那是常人,他有他的得救标准,他有他被救的地方去,你有你的标准。”[2]

我们是修佛的,善是大觉者的基本本性,我们的修炼是要处处事事考虑到别人,修炼的基点就是为他的,当我们真正放下人心执着,为别人着想,那样才是证实大法,周围的人才能感受到大法的神圣和美好,而我没有做到善,是因为妒嫉心强,负面思维比较多,遇到问题不是从好的方面考虑问题。

找到了这颗肮脏的心,我决心修掉它,我知道只有多学法,才能去掉这些所有不好的东西,才能去掉这个妒嫉心。师父告诉我们:“恶者妒嫉心所致”[3],师父也告诉我们:“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4]

随着学法的数量多了,现在自己思维方式有所改变了。看到任何问题不再被带动,也不去分析别人讲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就是简单的去实修自己,善意的理解别人。

记得有一次同修交流中,我问M同修:“你在面对警察时是怎么想的?完全都是出于慈悲心吗?就是想着救度他们吗?”以前该同修讲真相遇到过警察,被警察带到派出所,她做的很好,后来就放了她。我在这方面做的不好,我问她就是想知道面对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做才好,看看人家当时抱的是什么心态。

可她犹豫了一下,什么也没说,没有告诉我。这要是在以前,我会想,“按正常思维应该是看到同修有问题,不应该去帮助吗?不都是说相互促進,共同提高吗?怎么看到同修有问题不帮助呢?”这次我没有向外看,只是想,不说就不说吧,她可能有她的想法,不要在意别人对我的态度了。谁对我好了,谁对我坏了,不放在心上了。感觉心里非常平静。

我明白一点:就是不管别人在你面前说什么,什么表现,那都不是同修的真实本性,之所以表现给我看,那是让我修的,而不能就因此认为同修就是这样的,对他有观念,下定义。这是师父安排给我提高心性的,师父讲过:“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1]

以上是我的一点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