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遇大法获新生

更新: 2017年1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八日】我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现在我家多人都炼法轮功,幸福的共同沐浴在师尊的佛光中,用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和救度!是师父让我名存实亡的婚姻重新和睦;是师父让我从抛家弃子的女人,变为一心一意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是师父把丈夫一个医院判了死刑的人变成了健康的生命。

不堪受辱,离家出走

我天生个性强,结婚后生了三个孩子。丈夫左手残疾,大事做不来,小事又不干,家里家外靠我一人挣钱养家。我卖过小吃,在澡堂干过搓背。二零零三年在澡堂搓背一天能挣五、六十元,钱也不少,可是手脚经常被泡的发烂,脱皮。卖小吃时候正怀着孩子,挺着大肚子天不亮就起床,杂活都收拾好了,婆婆和丈夫才起床帮忙。虽然辛苦,为了孩子也认了,无怨无悔的干着。

二零零三年夏天,我和朋友正在街上买东西,丈夫打电话问我在哪,我给他说了地址。他没找到我,随后就找到朋友家见我就打。我出来前面走,他在后面骂,他骂我也骂。他就更火了,一下把我一脚跺在地上,骑在我的肚子上就搧我的脸,不停的打着骂着。起来了回家还接着打,一个巴掌打过来把我打得天旋地转的躺在了地上,不停的呕吐。

去医院检查是脑震荡,下午四、五点打上点滴,一直到凌晨两点呕吐都没止住。心里和身体一样难受,眼泪止不住的流,心想这还活着干啥。我整天累死累活的干,你的工作还是我挣钱买的,我哪里做错了,你这样往死里打我。心里极其难受痛苦,不活了死了算了。又一想,我妈养我这么大,我还没有孝敬老人,就这样为这个男人死了不值。我得走,往死里打还和他过啥。还是个残废,没有工作我都没嫌弃你,现在你有工作了,你就这样对待我,有啥可留恋的。又想走了三个孩子咋办呢,我都活不成了要孩子干啥,我出去还不知道活成活不成呢。

准备走时才发现身上没有钱,我的钱都给他买股票了。就问他要钱,他说要钱干啥,我说去看病,就给我五十元钱。他上班走了,我就把东西收拾好就走。走到门口看见三个孩子,孩子没看见我,看着孩子眼泪止不住的流……

出去了一时找不到工作,钱也不敢乱花,就每天只吃一个馒头,有时候吃一块五的凉皮。电话响了一看是丈夫打的就不接,他大姐也打,后来都不接。叫我回去,我就不回去,我出来就没有再回去的念头。在最难的时候,朋友介绍我认识了一个有家有口的男人,就和他过着婚外情的生活,也没感觉有什么羞耻的,觉得现在的社会不都是这样吗。想孩子了就回家看看,看了就走,继续自己的生活。

幸遇大法本性醒

二零零八年回家看孩子,看到婆婆、二姑姐和小姑子她们在一起读书,是《转法轮》,她们也喊我一块去读。我就自然的和她们一块读起来。从那以后回家我就和她们一起学法,炼功。有时候也出去发发资料,贴不干胶,有时候也带走资料发,也没有怕心,就知道大法好。法轮功是叫人做好人的,不是电视里面说的那样,心想都学法轮功就没有坏人了。但也只是做做事,并没有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在常人中还是我行我素。

二零一二年的一天,我忽然感到摆在我面前只有一条路,必须和这个男人断绝这种不明不白的男女关系,结束这种花天酒地的堕落生活。下定决心好好回家修炼法轮功,把自己当作真正的炼功人,严格要求自己。可又不愿割舍这段情,可又感觉对不起师父。本性的一面和人中的自己来回撕扯,致使自己嚎啕大哭,觉得自己咋这么不争气。

后来丈夫得了病,回家照顾他。有时和丈夫吵架就跑出去,找那个男人,过后又后悔自己不争气,咋又没守住心性,懊悔的不得了。有时候想,啥时候能不再和他联系,这个情啥时候能断呢?真是难啊!不断的发正念、发正念,清除这种情。就这样慢慢的克制住自己,到最后完全断了。

得肝腹水的丈夫,学大法康复

二零一四年四月一日,丈夫打电话告诉我身体不舒服,我说你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到晚上打电话说住上医院了,检查出来是肝腹水。我对同事说,我丈夫得了肝腹水。她说这个病可不好治,我老家有个人得这个病就没治好。还没来得及回去看他,小姑子打电话告诉我,医院已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了。

四月三日回去看他,见丈夫又黑又瘦,肚子就像怀孕妇女一样大,简直就象变了一个人。为了确诊,我们在住院期间瞒着医生,又跑到郑州的省级医院做复查,证实还是肝腹水。回来陪着他每天输六瓶水,到中午回家吃饭,下午就不去了,我们一家人在家读书学法,我和丈夫早晚在家炼功,白天输液时听师父讲法。每天就是大量的读法、听法、炼功。

刚开始丈夫腿站不住,就坐着炼动功,动作也不标准,我得不断给他纠正动作。大概炼了二十多天,中间也没检查过,只想着就是学法、炼功。

主治医生有天对我说像他这样的病,越到最后肚子里的水越不好往外排。我说那咋办呢?医生说得用汤药,汤药劲大,我说那就给开点吧,省得我们再去郑州。她说不行,这个我不能开,你们上次去郑州找的不是我老师,上次叫谁开的,这次还去找谁。我心想着这咋办呢。我说医生,做做B超我们拿着报告,人家也好对症下药。

去做B超时,护士问做前腹部还是后腹部,我说具体做哪我也不清楚,就打电话问主治医生。因护士和我认识,就把前后腹部都做了。也就十几分钟时间,B超就做完了,检查结果是前后腹部都没有水。

我拿着B超单去给主治医生看,嘴里不停的说着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医生看着检查结果说:这是好事,这是好事,你们明天出院吧。

就这样一个得了肝腹水,在医院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的情况下,不到一个月好了,没病了,太神奇了!现在想想,以前只知道法轮功好,可是不知道法轮功还能把一个人生命救回来。

现在一家和睦、幸福

出院后,我们一家人一起学法、炼功。一天早晨起来炼功,炼着心里想着,师父啊,我不再怨丈夫打我了,我既往不咎,要原谅他,把他打我对他产生的恨怨通通放下。是师父,是大法改变了我,叫我从新做人。

出院后,丈夫回家就开始拉肚子,一天拉了十一次,也悟到是师父给他清理身体,就没当回事。开始他读法时上气不接下气,渐渐的他身体好起来,脸也红润起来。我对丈夫细心照顾着。以前我是一个自私自我,看谁都不如自己的人,回去不想多看丈夫一眼,现在心甘情愿对丈夫好。

随着不断的学法,不断的归正自己。我和丈夫商量把股票都卖了,给丈夫办的每月四百元的慢性病补助,病好后就不再去领了。以前我得的鼻炎、喉炎、脑震荡、耳膜穿孔,妇科病、都好了。四肢冰凉,后背冰凉的病全好了。陪丈夫炼功那段时间,有一天我们吃完饭在床上坐着发正念,忽然看见婆婆手背上的老年斑,好像一块疤结,我随手扒拉了一下,老年斑掉了。我觉得不可思议。

现在我们一家和睦、幸福,在修炼的路上共同勇猛精進。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