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黎乡亲呼吁释放王绍平(录像)

更新: 2017年12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昌黎县马坨店乡法轮功学员王绍平,于今年八月六日在新集大集跟人讲大法的美好及自己一家人被中共迫害的经历时,遭警察绑架。王绍平老人现在被检察院非法批捕。昌黎乡亲们顶着压力接受采访,呼吁释放王绍平老人回家。

昌黎县周振才、王绍平一家因修炼法轮大法,坚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家中三对夫妻和女儿共七口人都曾遭到非法劳教、判刑。原本一个幸福之家,经过十几年的风雨支离破碎,难以再承受更多的苦难。

十几年来乡亲们看到了身边这一家人的遭遇,了解了法轮大法,面对还在持续的迫害,他们站出来说话,反对中共政府对法轮功的迫害,表达对这善良的一家人的担忧,表达对法轮大法的支持。

请看四位昌黎乡亲接受采访视频。


视频:四位昌黎乡亲呼吁释放王绍平老人(采访视频语音文字请见附录)

乡亲们在采访中说:“能不能公平、正确的从法律角度上,真正的去执行法律,把这个人放回家。因为啥?我认为她(王绍平)没有犯法,我就认为她没有犯法,她不存在到拘留所去守法。”

“她是好人,也不是坏人,大法也是好法。”

“(周家大儿子)向党也被逮过,她老儿子(向阳)也逮过,这回给老太太逮去了。”“老太太都七十岁了,你抓她干啥啊,家里剩个老爷子没法了,你把她放了得了吧。”

“那年,老周家的老二(周向阳)被抓进去了,我就签个字说句好话,那是好人。”

“这家人哪,一家子都是好人,也不坑哪,也不骗哪,对任何一个人都是和睦相处。”

“(如果)了解法轮功,确实累不了了(方言“就很好了”的意思)。”

修炼大法的一家好人

王绍平老人已年过七旬,三十岁时得了腰痛病,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严重。从腰部至大腿肉都疼,不能坐不能躺。中医西医都看过,按摩烤电也没用,哪个大夫也没有说出是什么病。别人晚上睡觉,她只好在被子上跪着,就这样好几年,还有脑神经疼,妇女病。那时她觉得活着真没劲了,是为了孩子们才撑着。

一九九六年,王绍平与老伴周振才学了法轮功后,老俩口身上的病都好了,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看到父母亲身体的变化,她的孩子们周向党、周向阳也都走入了大法修炼。

王绍平的小儿子周向阳,从小就很善良,挨别人欺负从不抱怨;从北方交通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天津铁道第三勘探设计院工经处,因工作出色,单位送他到天津大学,又获得投资经济学位;一九九八年考取了全国首批造价工程师职业资格,成为当时全国仅有的六十位造价工程师之一。在法轮大法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下,他工作兢兢业业,从来不要客户私下给的好处,成为一位在世风日下的社会中卓然独立的好青年。

十八年风雨中的一家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王绍平全家因坚持信仰、修炼大法被严重迫害。十八年来,一家人只过了四个团圆年。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之后,周向阳为说一句“法轮大法好”去北京天安门和平请愿,竟被劳教一年半,受尽折磨,被狱警、吸毒犯电击、殴打、辱骂;每次昏死后被弄醒,接着挨打,屋里的墙上溅的到处是血。

二零零一年,王绍平的大儿子被冤判九年,大儿媳被冤判三年,年仅五岁的孙子一下子没有了双亲,只好被姥姥和姑姑抚养。当时年逾六旬的周振才和王绍平夫妇被迫害的流离失所。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三年这三年多的时间里,国安多次带人抄家,家里财物损失严重。

二零零五年九月,老俩口被非法劳教。当他们从劳教所回家的时候,身体都被迫害的不如从前了。他们又奔波在营救小儿子、儿媳的路上。那几年,王绍平拖着年迈的身体奔波于昌黎、天津和石家庄之间,探望儿子、儿媳。

此次周振才、王绍平夫妇二零一七年八月六日被绑架后,警察带人到他们家,翻墙闯入抢走大法书、法像等私人物品,没有家人在场,无法统计被抢财物。后周振才因高血压,体检不合格,看守所不收,才被“取保候审”回家。王绍平至今被关押在秦皇岛市看守所,已被检察院非法批捕。

关于周向阳、李珊珊遭受的迫害,请参考明慧网报道《天津周向阳、李珊珊夫妇被冤判(图)》、《工程师周向阳狱中命危 老母亲穿状衣鸣冤》、《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
昌黎周振才、王绍平一家人因修炼法轮大法遭中共迫害的详细情况,请见《河北昌黎县遭受残酷迫害的善良之家》一文。

附录:采访视频语音文字

第一人采访者:向党也逮过,她老儿子(向阳)也逮过,这回给老太太逮去了,你说呢老爷子耳朵又聋,体格又弱,政府帮助帮助这家好人,给老太太放家来,让她伺候老爷子。这家人哪,一家子都是好人,也不坑哪,也不骗哪,对任何一个人都是和睦相处。庄里有的人,拿这个取笑似的,说法轮功咋地咋地,其实他们的心不平衡,他要是平衡,了解法轮功,确实累不了了(方言“就很好了”意思)。

第二人采访者:看着呢,已经构成了整个不是一个幸福的家庭,根据这个说呢,不管法律是什么要求,出于什么、站在什么基点上,对她实行的这种拘留方式,但是我不明白,这是我可要说的东西,我就是这么说。具体最后怎么解决这件事,我更是不清楚,只是想了解一下,也是想出于站在我这个基点上说说这事,以后能不能通过村里也好、亲属也好、各界人士也好,也都关注这件事,就是说,能不能公平、正确的从法律角度上,真正去执行法律,把这个人放回家。因为啥?我认为她没有犯法,我就认为她没有犯法,她不存在到拘留所去守法。

第三人采访者:那年,老周家的老二抓进去了,我就签个字说句好话,那是好人,那年啥都大丰收。老太太都七十岁了,你抓她干啥啊,家里剩个老爷子没法了,你把她放了得了吧,她是好人,也不是坏人,大法也是好法。

第四人采访者:你看屎一把尿一把的,把二儿子们拉扯大了,哪都等儿女们孝敬,你养好他小,他养活你老,是不是啊。反过来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你们可怜可怜又聋又老的老头,老爷子,说庄稼话,你把她放了得吧,你把她放了得了呗!还追究啥啊?那都那么老了,还能蹦的几年。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