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 神奇伴我行

更新: 2017年02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三日】一九九八年下半年一天,市场上一起卖货的女伴跟我说:“你人很善良又能吃苦,快看《转法轮》书吧,这书可好了。”听了她的描述,我有些半信半疑:“真要那么好,我就看。”

过了两天,那位女士又来问我:“你到底炼不炼?炼就给你请书。”我答道:“我也不知道怎么炼呀。”她说,“要不你到我家,我领你到炼功点去炼。”我点头答应。可傍晚吃完饭,我才想起我不知道那位女同伴家在何处,到哪儿去找她呢?正琢磨着,我的脚不由自主地往上抬,出了家门,不知不觉中,飘飘悠悠、脚不沾地的来到了女同修家,很神奇。同修也诧异,你怎么找上门的?

同修家正在放师父讲法录像,一群人在看。我一進门,就觉的整间屋要翻个一样,就脱口而出:“你们的屋子要倒。”看我不像开玩笑,她狐疑地说:“屋子要倒?不可能吧?”我跟他们说了我的感受,他们齐说:“我们都没这个感受,可能是师父给你调整身体,你很有缘份……”

真的,我与大法真的很有缘份。修炼后,我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美好,下面说一下发生在我身上的几件神奇事:

大法轮

我得法不久就看到了师父给我下法轮的情景:一天,一个中间黄色、周边蓝色的大法轮,在我的身前身后、脊梁等处转,我想起身却怎么也起不来,就伸手去抱法轮,可怎么也抱不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大法轮落到我小腹处。后来知道那是师父用法轮给我清理身体。清理完后,师父给我身体里下上了法轮。

还有一件有关法轮的事:那是在九九年七月十八日,那天天气非常热,路上行人都很少,市场上人更少,大半个上午,我一件货也没卖出,大约十点半多,我热得不行,就回家冲了个澡。刚冲完澡,一同修告诉我许多同修到市委静坐争取合法炼功环境的事,问我去不去,我与同修来到市委门口一看,大家都在太阳地里一动不动的静静的坐着,我的泪立刻流了下来,这么热的天,有的同修连早饭都没吃就到这儿了,这大半天是怎么熬过来的?同修看我这样,悄悄的拽了拽我的衣角,示意我往上看,哎呀!湛蓝湛蓝的天空中,竟有一个硕大无比的七彩大法轮罩住了太阳,同修说:刚开始大家都抬头看,一齐鼓掌,警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看见大法弟子抬头看天,他们也抬头,却什么也看不见。

那天,大法轮一直持续到下午四点多才消失,大家真切的感受到了大法师父的慈悲与洪大法力。

金钟罩

二零零零年元月五日,我与六位同修在户外炼功,遭野蛮绑架。起初我们被交给城管人员,城管的一个老头狠狠的用脚踢我,连续踢了我十几脚,后来又打我耳光,一个耳光打得我在地上转了好几个圈,打完后逼着我蹲在地上,可不知为什么,我一点也不痛,而且在被要求蹲着的时候觉的有一股东西从头顶走到脚底,从脚心处出去了,奇怪的是,我多年的脱肛毛病在这次被打后竟然神奇的好了。

后来我们被绑架到一个偏远的农村,被施以酷刑。我被扒光了衣服,七、八个壮汉手持胶皮棍、很粗的木棍、电棍一齐朝着我劈头盖脸的乱打起来,比胳膊还粗的木棍被打折了,那电棍,啪啪的冒着蓝光,电在身上发出的皮肉焦糊味、以及被暴打后身体流血的血腥味,交织在一起让人恶心……

他们打累了,就分成几组轮流打,一会功夫,我的脸被打得严重变形,头部肿大,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可神奇的是:我被打时,却一点也不觉的痛,被电棍电时,也只是看见蓝色的光,听见哧啦哧啦地响,其余什么感觉也没有。后来我想:莫非师父给我下了金钟罩?

宿命通功能

修炼后,师父给我开了天目,一些要发生的事,我能提前感知到,例如:二零零零年一月被迫害那次,在我被关第八天的晚上,做了一个梦:一只鸡推开一扇窗户飞了出去,出去后,随即变成了凤凰。第二天早晨醒来,我知道可能有人要被放出去了,正在思忖着谁会被放出时,有人喊我的名字,叫我出去。

还有一次,我梦里看到一个姓于的同修爬墙,就跟一姓杨的同修说,我怎么看到某某爬了两道墙呢?杨同修说:可不是嘛,她被迫害了,爬了两道墙跑出来了。

二零一五年七月的一天,我跟同修约好第二天一起去寄诉江状,这晚上做了一个梦:看见一条大路,那同修多走了一段路。谁知第二天这位同修没按约定的车号去坐车,致使这位同修比我多走了一段路,因此我们没接上头,拖了一天才寄出诉江状。由此我认识到:师父给了我功能,我应该有意识的去运用才对。

正念除顽疾

有段时间,我出现“缠腰龙”症状,又痛又痒,难以承受。刚开始我想:可能是师父给我把业力推到表面了。跟同修说起这事,同修严肃的跟我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那是邪恶迫害,得发正念清除。”

我也意识到自己悟错了,于是我背了师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1]接着我发了三次正念。第二天又发了一次正念。第三天,快圈起来的缠腰龙消失了,全身扒了一层皮,皮肤嫩嫩的。丈夫亲眼目睹了这一过程,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再也不反对我修大法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