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遭绑架折磨 山东姜淑娥控告江泽民

更新: 2017年02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原山东省青岛市交运集团分公司莱西交运集团职工姜淑娥因为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多次遭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其中一次被非法劳教两年,三次被非法抄家,抢走所有法轮功书籍、两台电脑、多台打印机、三部小型EVD、多部手机、白金项链、人民币五千多元及其它很多物品等。

姜淑娥因不放弃修炼“真善忍”,被非法开除公职、被伪造手续强行离婚、被多次骚扰至今,手机监听、手机定位、蹲坑、跟踪、白天黑夜在家门口监视居住,使控告人不能正常上班,不能正常与家人、亲朋联系,家人也被骚扰。这些迫害给她及两个大家庭的成员造成很大的伤害与经济损失。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国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姜淑娥女士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在被控告人江泽民口头密令、授意指挥下,各级“610办公室”操纵公、检、法、安全、武警等机构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法轮功学员实行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群体灭绝政策。致使亿万修心向善的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长达十七年的浩劫之中,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并造成现在社会道德急速下滑,社会秩序混乱,经济下滑,尤其是司法系统的混乱黑暗。

二零一五年五月至今,有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下面是姜淑娥女士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份事实:

控告人(姜淑娥女士)修炼以前患有妇科病、神经性头痛、肝炎、胆囊炎、还有胃病。自从修炼法轮功后这些病症都奇迹般的好了,脾气也变的温和了,是个凡事为他人着想的人,在单位得到上层领导的好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被控告人江泽民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导致控告人遭受到了如下迫害:

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后,控告人到公园里去炼功,曾多次遭莱西派出所警察骚扰、绑架到收容所、拘留所里非法关押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八日控告人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绑架回当地收容所非法关押迫害数日,被单位领导勒索二百四十元人民币;九九年八月份,控告人再次到北京上访,被莱西警察沈涛、张鲁宁绑架到青岛驻京办关押,而后又被劫到莱西收容所非法关押数日、身份证被抢走,至今没还。

尔后又有几次的上北京上访被绑架回当地收容所、洗脑班关押,接着又被劫持到拘留所关押数日,被勒索二百多元人民币。并被单位非法开除公职等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晚上,控告人被莱西警察骗开门被绑架到青岛大山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当时在控告人家还有其他三人被绑架)。后又被秘密劫持到山东省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两年。

在劳教所遭到的酷刑迫害

控告人被恶警头目李悦接到队里,就被恶警房秀珍剥夺睡觉、洗漱、洗澡、休息的权利。控告人被和其他人隔离开,不让与她们说话,白天黑夜不让睡觉,给灌输诬陷师父及大法的谎言、强迫观看栽赃、陷害大法的书籍、录像,强迫写、读诬陷师父的文章。控告人不配合也不屈从她们,就被恶警房秀珍关进盛垃圾的楼洞里,整天看不见阳光,楼洞里只有一盏灯,不知是白天还是黑夜。在地上画个小圈,让控告人白天黑夜在小圈里站着,一走出小圈就被打骂。长时间不让睡觉,大脑迷迷糊糊的,不知什么时间就走出了小圈或摔倒在小圈外,就会被打骂一顿,然后再拉回到小圈里站着。不让睡觉、洗漱、上厕所,大小便都在自己的脸盆里。

控告人被折磨的不知摔倒了多少次,曾好几次被折磨的昏死过去(后来包夹的人跟我说的),每次昏死过去就会被她们拽着、拖着、打着醒过来。有一次,在控告人醒过来时看见被好几个人把着、拽着、拖着,拿着矿泉水瓶子在往衣领里倒凉水,整天弄的脸上、手上、身上、衣服上脏兮兮的。由于天天站着,脚肿的象面包一样,从脚肿到大腿及肚子,脚也肿裂了,脚上的皮退了一层又一层,象个烂茄子一样,鞋也穿不上了。

冬天就被关进恶警的厕所里,强逼只穿着单衣服,对着窗口站着,恶警还特意打开窗冻,那些包夹穿着棉大衣还冻的直哆嗦。一天三餐都在厕所里吃,一顿饭只给一个小馒头,一两块咸菜,一点水。有时只给少量水或稀饭喝了近一个月左右。控告人晚上被恶警房秀珍及其四个人强行握着手往纸上写诬陷师父及大法的话。

控告人被恶警房秀珍教唆四、五个包夹打;加大劳动量及劳动时间,一打瞌睡,招来犹大的打骂,整整七个月没让睡会儿觉。

被非法劳教期间,莱西法院的恶法官王青云、夏广军到王村劳教所伪造离婚手续、强迫控告人与其丈夫离婚。控告人至今无家可归。那时,控告人的儿子才八、九岁,就被迫失去母爱,给年幼的儿子造成严重的心理创伤;年幼的儿子忍受着同龄人不该承受的痛苦的同时,还不得不生活在严重歧视和压力的环境中。控告人年幼的儿子失去父母爱护的悲剧,完全是被告人及中共相互利用,用政治手段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进行灭绝迫害造成的。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日,控告人被偷偷转到一大队进行迫害。控告人在一大队被恶警沈秀红剥夺睡觉、休息时间、整天一个姿势坐在小矮板凳上,还唆使包夹拿针、剪刀捅。每天中午让所有人喝不明药汤,有的人喝了后腿肿、肚子疼、血压高等多种症状,喝药汤的人就少了。后来管教就把不明药汤倒在菜里。

二零零二年十月底,控告人被恶警李文及四、五个包夹强行按倒在地,两胳膊被拧到背后,双腿被包夹强行拉上,双盘姿势坐在地上,有的用脚蹬着控告人的腿,有的坐在控告人的腿上,还有的用手捂着控告人的鼻子、嘴,有掐脖子的,使控告人几乎要窒息了。从中午1:30到晚上8:30才罢休,这样的迫害持续七个小时,致使脚骨错位,肿了、痛了很长时间。

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月八日,控告人外出时被莱西警察张鲁宁等人绑架,并抢走其家中钥匙,闯民宅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还有摩托车、电动车、手机等物品,其中还将控告人房东的一条白金项链也盗走。

控告人被拉到望城洗脑班一直是戴着手铐的,就连上厕所也不给解开。几个小时后,过来一个女警察,控告人才得以上趟厕所。

警察沈涛、张鲁宁、隋国勤拿着抢去的钥匙闯进法轮功学员蒋华家把蒋华绑架到洗脑班。

晚上,当控告人被沈涛、张鲁宁非法审问时,控告人质问张鲁宁为什么绑架她?张鲁宁荒唐的说:“有人举报你带着东西满街跑。”

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号上午,莱西警察沈涛诬陷控告人是匿藏在莱阳的逃犯、捏造假证据、欺骗莱阳公安。控告人在上班(莱阳)的路上被莱西警察沈涛等四、五个人边戴手铐边往车里拖,书包、笔记本电脑、钥匙、优盘、两块手机、雨伞、钱等若干东西被抢走。控告人被警察反戴着手铐控制在车里不能动,并被拉到宿舍楼旁。

控告人看见到宿舍抢劫的有烟台的车,其中有几辆没有车牌子,然后又来了好几辆莱西的车,一直折腾了三个多小时。

控告人没能按时去上班,两个小时后,老板娘、王经理先后到宿舍去找都被非法扣留。控告人的老板为了营救她,被莱西、莱阳警察诬陷、并遭暴打,至今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里遭迫害。

控告人被劫持到莱西夏格庄派出所,接着又被劫到即墨普东看守所,查体过程中,控告人被好几个人摁在地上把住胳膊抽血,然后又拖到一张床上检查身体。控告人被折腾的身体出现抽动不停、伴有恶心状态、嘴也张不开了、说话也不清楚了、两腿发软站不起来了,两腿不能走路,看守所拒收。他们就把控告人抬起来踩着衣服和头发走,然后又扔在地上躺着。一会儿,被拉回夏格庄派出所。刚回派出所,沈涛说送错地方了,又亲自开车把控告人送即墨男子看守所,看守所拒收。在回来的路上被恶警徐立波打。到了夏格庄派出所,恶警徐立波等人不给控告人开手铐、不让上厕所,并让控告人在院子里让许多男警察看着上厕所。

五月四号下午,夏格庄派出所恶警董常松拿着一张莱西人民医院的片子,又拉着控告人到即墨市普东看守所“查体”。恶警董常松先把片子送给医生,医生边看片子边问一些问题,控告人告诉医生:“回去后,他们根本没给查体,这张所谓的片子不是我的,我好几天都没吃饭了”。看守所拒收。晚上,控告人被沈涛和莱西610副主任张小梅拉到莱西市望城洗脑班非法关押。

五月五号下午,控告人又被隋国勤拉到即墨市普东看守所查体,又被拒收。控告人再次被拉回莱西市望城洗脑班。傍晚,沈涛又把控告人拉到莱西市第二人民医院查体,控告人不配合没法查。沈涛就斥责医生。控告人在医院里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法轮功学员了。沈涛抓住控告人的头发就打,并从裤兜里掏出个小手绢堵嘴。在医院里,沈涛怕世人听见、看见,就使劲握住手铐往楼下拽,然后又被拉回莱西望城洗脑班。第二天一大早就开了一张上面写着:在洗脑班里监视居住半年。

五月六号下午,有个青岛警察介于此事。控告人的母亲到公安局找沈涛要人,傍晚,沈涛就把控告人及其母亲送回家,并安排人二十四小时在家门口监视。

从那时起,控告人就在被监视中,白天就是武备派出所的,晚上就是公安局邪教科的李为魁、徐海波和隋国勤、林广慧两帮轮流去。

控告人的妈妈被隋国勤恶意伤害、打击。八十多岁的老人还得照顾四天没有吃东西的女儿,经不起这样的打击,五月十号去赶集摔倒昏在路上。赶送医院抢救,在这样的情况下,沈涛还指使他的手下在医院监视。在妈妈还没有脱离危险期的时候,李为魁和徐海波闯进病房刁难控告人和病房里的人。李为魁威胁控告人说:“姜淑娥,你等着,下次碰我手里,我绝不客气。”

控告人的妈妈这次住院花了八千元钱,控告人放在古董店宿舍里的三千元钱也被警察沈涛盗走,至今没追回来。

控告人的被绑架给其个人和家人造成很大的伤害和损失,沈涛(这次我只起诉江泽民,因为沈涛你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起诉江泽民也是在为你们伸冤,希望你们能悬崖勒马,给自己留条后路)有推卸不了的责任,应赔偿全部医疗费八千元钱。

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号,莱西警察偷偷到控告人上班的地方妄图将其绑架。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旬,莱西邪教科警察徐海波等人再次蹲坑、跟踪控告人妄图将其绑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