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证实大法

更新: 2017年07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我天性善良,乐观开朗,但从小泡在邪党文化中,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名利心等都很重。因为下海搞个体经营太辛苦,压力太大,身体被搞的一团糟,苦不堪言,活的好苦,好累。渐渐的使我悲观失望,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九六年底,我幸运的得到了法轮大法。从此,我得救了。得法后,我按照师父的要求,认真学法,提高心性,加上炼功,修炼后,气色变的越来越好,脾气也变好了,皱纹几乎不见了。我的变化,邻居、同事、亲朋好友都很惊讶,说法轮功真神了,使我整个变了一个人,从而有些亲朋也走進了大法。

一、正念正行 拒绝“转化”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我和丈夫被绑架到县党校第一期洗脑班迫害。洗脑班历时二十五天,由于压力太大,几十位同修基本上都违心的被“转化”。最后一天,只有我和我丈夫还未表态。我被恶人单独叫去强迫我表态。邪恶用开除公职、没有退休金、拘留、劳教、判刑等相威胁,强迫我签字。我毫不犹豫的写上“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修大法!”签上了我的名字。邪恶已无计可施,最后我和丈夫双双被非法拘留。

在拘留所被关押四十六天后,我和另三位同修又被送到市洗脑班迫害。每个县都是由县司法局长带队。在市洗脑班,每天强迫学员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录像,谈观后感。我想谈就谈吧,首先我主动带头谈,用大法法理作指导怎么分辨对与错。带队局长发现不对,不能让我先谈,要我最后讲。我最后讲的时候,发现同修有不对的地方,我就对照法予以纠正、补充。他们发现这样也不行,影响其他几位学员“转化”,就把我单独关押,不允许我和学员接触。

单独关押期间,我被要求每天写心得体会。我单位派的“帮教”是两位年轻姑娘,她们对我幸灾乐祸的,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写真相,并要求“帮教”也要写,否则我不写。他们不得不同意。大法开智开慧,我在每天发的几张纸上都是写的满满的,又快又好,她们两位每天一字不得一字出,再也乐不起来了,感到非常苦恼。

无法搞下去,后来不得不停止,又转换新的花招迫害我。要我看攻击大法的邪恶文章,我拒绝。洗脑班就要求两个“帮教”每天轮流读给我听。她们读,我就背法,发正念,有时就不停的走动,擦鼻涕、上厕所,不予配合。几天后,两个“帮教”就向带队局长反映:我们读的她一句都没听進去,我们不读了。

六一零主任每周来一次,局长就向他汇报。每次开会都是批评我不服管理,威胁我。后来带队的局长因家人生病要回家,在总结会上说:在“转化”我这件事上,使他感到无能……等他讲完之后,我说,这件事不能怪局长,局长已经尽心了。我们今天有缘,在一起的时间有限,我真心希望你了解真相,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希望以后有机会来我家做客……

我说完,他很感动,流着泪激动的说:“我真的没想到你会这么说,我真的对不起你,我经常向六一零主任反映你的情况,没有说过你一句好话,你却这样理解我,我感到很愧疚。谢谢,谢谢!”后来回家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他,我和他说了一些我家受迫害的事,他听了非常气愤,说:“共产党就是邪,公安知法犯法!”

还有一次,我正在和“帮教”讲真相,校长進来了,说到现在的社会的乱象。我一针见血的指出:“现在社会的乱象,都是人心不好,道德败坏的结果,人不相信善恶有报,就什么坏事都敢干。只有按照真善忍做人,人心才能归正,才有太平盛世。”这时校长插话说:“现在就是太平盛世呀。”我说:“校长,你真会讲笑话,真正的太平盛世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现在是防盗门、保险柜都挡不住……”

自此之后,我多次要求找他聊聊,他都婉言拒绝:“有时间再谈,有时间再谈。”二十多天后,另两位同修也违心写了“三书”。我在送两位同修回家时,校长以为我被“转化”了,非常高兴的说:“你也终于写了呀。”我说:“对不起,我永远不会转化,我是在送她们。”

有一次,洗脑班强迫学员去听课,我坚决拒绝听诽谤大法的课。后来校长来对我说,今天是上法律课,如果讲的不对,你可以出来不听。出于尊重我去了,可是过程中,讲课者诽谤大法,我举手指出:“今天是法律课,请讲你的法律,请不要乱讲。”他说:“好,好。”可是一会儿,他又诽谤大法。我第二次站起来严正指出:“请不要诽谤大法,不要诬蔑我师父,不要胡说!”这时几个警察过来,叫我出去,我正好不愿听,正义凛然的走了,有同修竖大拇指鼓励我。不一会儿,我地六一零和国保就将我送拘留所继续关押。就这样结束了一个月的市洗脑班的迫害。

在拘留所继续关押十多天后,我和十多位正念坚定的同修,又被送县党校参加第四期洗脑班,不管邪恶怎么迫害,都动不了我的心。最后,六一零主任对我母亲说:“你女儿是个顽固分子,但心地善良,敢讲敢做,能说会写,我佩服!我们不搞她了,可惜我们单位没有这样的人才。”

二、正念正行反迫害 整体提高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全家三口被绑架,我和丈夫均被非法劳教两年,儿子被非法刑事拘留十五天。

我刚進劳教所的一个多月,真是度日如年,每天坐小板凳,看邪恶的电视、录相,要求写认识。我每天就写几句话:“谢谢干部的关心,我理解你们,你们无法理解我,我不参与政治,我与世无争。”劳教管教说;“你每天就这几句话,没有转变。”我说:“我就是因为丈夫有病学了法轮功,没有做任何坏事。我全家就被迫害成这样,各散一方,儿子年纪又小,一个人在家,想到这些我就想哭。”就这样,她们暂时没对我怎样。我想我这样下去也不行,我调整心态,我想既然来了,就有我要修的,其中可能就有我的使命。

在劳教所,我每天静心学法,发正念。时时用法对照自己,遇事向内找。零六年大年初二,劳教所举办联欢会,平时我是不会有心情参加的,正好这天是一位同修生日,我想借此机会唱出同修的心声,鼓励同修精進。

我唱了一首《梅赞》:“月儿高高,树儿摇摇,远望寒梅,思绪如潮。狂风中你挺直了腰,冰雪中你依然微笑,你的微笑那样灿烂,微笑中你不屈不挠。永远微笑,不屈不挠。等山花万树满枝条,馥郁幽香天外飘。笑看人间,笑看人间春天已来到!”

我还没唱完,同修都哭起来了,劳教所管教发现不对劲,夹控强行抢走了我的话筒。管教气急败坏宣布收场,各進监室。我被押到警察办公室训话。

她说:“你知道吗,你唱的这首歌就象一把锋利的刀刺在我心上。”我说:“队长,对不起,请你原谅。我今天心情好,大家又都鼓掌并送鲜花鼓励我,我也就没想那么多,随口就唱了这首歌。”之后她也就没多说什么。

等到初八,全体警察正式上班,开会决定给我加教二十五天,我发正念全盘否定,拒绝签字。我说:“队长,我为你好拒绝签字,如果今天我签字,将来法轮功平反了,这件事就是你迫害大法弟子的证据,所以,我为你好我拒签。”看的出她很感动,没再多说什么。后来她对我默默关心,想办法给我办了保外就医。

在劳教所,只是单纯坐几年牢,并不会太苦。要反迫害,那就得放下生死。有一天,我们当地一位同修告诉我,她被送入劳教所时,“帮教”是一个邪悟者,她把外面正法形势告诉“帮教”的邪悟者,邪悟的学员又走入大法继续修炼。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我想听到这件事一定不是偶然的,我看到现在劳教所很多学员被“转化”,很多学员邪悟了,走向反面。我发自内心一念:带好一帮人,整体提高。让邪悟的和转化的学员重新走回来,继续修炼。

我仔细观察发现大部份邪悟者和转化的学员,主要是有怕心,求安逸的心,没有一个清醒的头脑,在魔难中不能用正念对待。不知道“如当众宣说,话一出口,罪业即成,重者,深重如山、如天,如何修?”[1]的严重性,被邪恶利用。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效果不是太理想。

我对照法,向内找,师父说:“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2]发现自己还是慈悲心不够,所以改变不了对方。

我和各个监室精進的同修秘密切磋,请大家都来关心她们,理解她们,亲近她们,不责备,多鼓励,看其好的一面,在法上帮助她们提高上来。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相互帮助下,全劳教所有违心写了“三书”的三十六名学员发了严正声明。

这一下劳教所一时不知所措,慌了手脚,马上全所实行严管。不许学员相互接触,分别找学员长时间谈话,要找出为头者。而这时被我感化的那位管教正在加紧给我办保外就医,几天后,我走出了劳教所。回来后,我就看到明慧网上登出了这条消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定论〉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