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通城县七旬魏月秀办身份证被拒

更新时间: 2017年02月2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讯员综合报道)湖北咸宁市通城县魏月秀,今年69岁,通城县邮政局职工家属,在当地办理补办身份证时被拒绝,相关人员的借口是她没有放弃法轮功。

魏月秀没有经济来源,还要养孙子,每月靠女儿的接济,生活很清贫。依据国家法律规定,像她这样年纪的人,每月能依法领取几十元补助费和办理低保,可她没有身份证,想补办身份证,警察却不给办。

修炼法轮功前,魏月秀女士经常头痛,还有风湿性关节炎、肾炎、冠心病等,由于到医院治疗效果不好,加之天性善良,就经常跑庙求佛拜佛信佛八年多,想寻求解脱。一九九六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头痛的老毛病就很快好了。从此,她开始真心修炼法轮功,她的头痛、风湿性关节炎、肾炎、冠心病等疾病很快在不知不觉中好了。不仅身体健康了,脾气也好了,心情也愉快了,每天生活得很充实和快乐。

在法轮功被迫害的十八年来,魏月秀女士六次被非法关押、一次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劳改(三年)、七八次被非法抄家,被敲诈勒索十几万元,在武汉女子监狱、劳教所和看守所等黑窝里遭受吊铐、反铐、药物迫害、暴力殴打、长期不准睡觉、长期不准上厕所等酷刑迫害,导致双眼几乎失明、生命奄奄一息。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魏月秀老人说:“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一年,被迫害了18年。18年来六次被非法关押、一次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劳改、七八次被非法抄家,被敲诈勒索十几万元,在武汉女子监狱、劳教所和看守所等邪恶黑窝里曾遭受吊铐、反铐、冻、睡死人床、药物迫害、野蛮灌食、暴力殴打、长期不准睡觉、长期不准上厕所等酷刑迫害,导致双眼几乎失明、生命奄奄一息。在这期间,被侮辱,被虐待,被歧视,被奴工,被殴打,被逼熬夜,被限制大小便,被长时间吊铐,等等,都是常见的事……在武汉女子监狱的‘反省监号’(约四平方米)遭受残酷迫害……那年我五十四岁,双手反铐,再吊起来,一次被非法关吊二十八个昼夜,另一次被非法关铐二十五个昼夜,不让大小便,吃饭是犯人喂,一次包夹说我默背经文,硬是把桌子上的脏抹布往我嘴里塞……在严寒的冬天里,我住六楼一间房,她们把房子的三扇窗户打开,扒光我的衣服,我被迫一丝不挂的在凛冽的寒风中被逼迫站了连续七天七夜……在被迫害中,我能活着回来,能有现在这样,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很多人不死即残……”

在遭受迫害的期间,魏月秀的二个儿子相继意外离世。二零零一年四月份的某一天,由于复印法轮功真相资料,魏月秀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后,在家中被绑架,非法关进县第一看守所。警察到她家去诈钱,说什么给多少钱取保候审就可以放人。大儿子为了救妈妈回家,用五分的高利息借了四千八百元(其中取保候审二千五百元,伙食费一千三百元)把她接回家了。由于儿子没有工作,家中没什么积蓄,就外出到浙江打工赚钱,帮人开小车还债。

魏月秀回家后第19天,检察院来人把她骗去,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判三年。警察多次去浙江找她大儿子,大儿子多次招待这群人,花了十几万元。魏月秀出狱回家后,大儿子没回家过年,正月初十晚上二点多,他开车,开到一个拐弯处的池塘中淹死了,只有四十多岁。大儿子的儿子,当时十多岁,没人管,魏月秀只有带着他。

小儿子在通城县一个工厂上班,后来解散了,到邮政局做合同工,开车送邮件。由于610、国保人员和单位保安经常到魏月秀家骚扰,要绑架她到洗脑班,魏月秀被迫外出,流离失所。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三日,小儿子徐书雄被当地黑社会头子用铁棒打死后扔到新桥下的河里,当时一个钓鱼人发现新桥下面的河里有一具漂浮的尸体,就报案。有很多人观看,没人打捞尸体。魏月秀刚从外流离失所回家,发现儿子不见了,知道这个消息就去看,就花二百多元钱请人打捞上来,发现竟然是他的小儿子。当地警察至今没有破案。此后,小儿子的儿子,由魏月秀的儿媳带着生活。

在江泽民“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下,到目前为止,有名有姓的已经有4051名法轮功学员被虐杀,还不算被秘密“活体摘取器官”杀死而无法统计的。至于家庭破裂的,妻离子散的,被开除公职的,被致伤致残的,被歧视的,被家破人亡的,被生活困窘的,更是无计其数。

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目前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