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律师接触中展现大法弟子的胸怀

更新: 2017年04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二日】一个律师说:“我三年没有律师证,没有收入,谁管了?只有老家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去问问‘有困难吗?’那能怎么答,就说‘没事没事’!就那么过来了。”

“不是钱的事,里面的风险太大呀,说不定就扣押律师证了,说不定就给抓了,没有生活来源。”

这些话,是因为只是开庭一段,这位律师要2万元。我讲价讲到一万五最后讲到一万时他说的。说实话,讲价这事对一名大法弟子来说内心是非常困难的,听了律师的话也非常痛苦,这现实的困难不是讲几句大话就能蒙混过去的。大法弟子在这些年持续的迫害下经济上不宽裕,律师是体谅的,如果没有一颗宽广为别人的心他们也不会接法轮功学员的案子,所以我没有去说这些,我选择的是修炼者的慈悲倾听,因为当时没有那么多的钱,一次次的各种贴补开支手头很有限了。从我的本愿,愿意多给律师些钱,毕竟律师还要养家,还为我们写稿子,但有时真的很困难。

律师和善地说:“以后别租这宾馆了,租速8吧。”年轻同修租的是最便宜的很狭窄的小房间。我很感念律师在律师证失去三年后还接法轮功的案子,没有好的人品是做不到的。要是为了钱也就不接这类案子了,这些话是我们心里的共识。但是,他们毕竟还是有生活要求的人,他们没有修大法,还是有名利情追求的人,所以我想:如果不能给他们太多的钱,那我就给他留下修炼大法后所证悟到的法理吧,那才是他们为之所心明眼亮的东西。不是简单的送给他们一本书一些材料让他们自己看,而是在这一路陪伴中体现修炼者对事对人超凡的见解,让其为此感觉不虚此行,有心灵上的升华,而不是简单的工作接见。对于大法弟子来说接待陪同律师的过程,就不仅仅是周到细心的安排食宿,询问案情,要求律师進一步做什么等等,而是更要体现出得法之人的高于常人观念的真知灼见,这是风险压力下律师所需要的支持,这是修炼者的慈悲。

比如,在大批同行律师被抓后,一位律师的律师证被扣押了,看的出他很沉重。而有的同修体会不到还在一味的催促要求什么,这就是把律师看高了,没摆放好和律师的关系位置。所以搞的律师很失望。后来他询问我该怎么做,我说:“善待,善待所有负责管理你律师证的大小工作人员,给他们讲道理,做书面沟通。这也是师父讲给我们的法,这些年我们就是靠这个走过来的,能够从险恶的环境下全身退出,就是善、宽容和真。”“一定不要失去律师证,一定不要有这个损失,不用指责谩骂的方式。”我还想到之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中的教训,“我们修炼人是不讲死磕的,修炼人对待作恶犯错的人讲求慈悲怜悯,不会被带动情绪,不会指责他们是流氓,师父要我们善待他们……这种善待会赢得尊重。”我感到律师走的时候心里有了主张。果然不久后得到他的消息:律师证拿回来了。

我会考虑他们的安全,在我的角度,哪怕是自己同修的案子拖一拖,哪怕是少接见狱中同修一次,都希望他们保持好心态做好心理调整再开始下一步,不愿他们有损失,也不愿他们路途折腾奔波,这样才能更有效率,更相互信赖。安全问题是师父一再提醒大陆大法弟子的,同样包括有正念的众生,哪怕是我们的事耽误一些,都不愿让律师冒太大的风险。

再有,有的家属把家人被中共迫害的怨气都撒在大法弟子这里,指责谩骂恐吓、甚至勒索要钱,对律师也相当不尊重,甚至恐吓律师。律师哪怕这种恐吓:“你不是举报我吗?我就等着你举报。”对于家属要钱的事(说他妈在家时总是不要同修的钱),律师坚决要求走法律途径,说这是勒索。有的同修也觉的对,宁可被当人质扣押也不给钱,以致迫在眉睫的当天的接见办不成了。我一直坚持对学员家属说:“对不起孩子,让你受到伤害了,不管有没有这钱的事,白给你都成,你妈被关押了不在家,我们不能和你争这个,给你没问题,有什么困难再说,都是一家人可不能争……”在这种七嘴八舌的情况下,终于这事算平稳的过去了。去看守所的路上,律师明显露出明快的笑脸,说:“这是勒索!”我笑着说:“我们修炼人是这样看的,没有白白来要钱的人,说不定上辈子欠人家的呢,再说了,不该丢的不丢,从这儿走了,从那儿又回来了,命里该多少财是有数的,一分也少不了!”他豁达的笑了。

所以,在这些过程中,我感到:修炼人的境界和胸怀是律师最真实的收获。因为有的同修反馈给律师的是同修的儿子多么混多么坏,同修的丈夫是多么好色多么头脑不清醒,从一个修炼人那里出来的都是这种话,律师当然不会产生出一种伴随修炼人身处乱世但身心愉悦的感觉。

709非法抓捕前,很多律师写下多份委托书,一旦被抓后,有律师可以为自己辩护,不接受官派的,这本身很悲壮,很了不起,随时做好被抓的准备也与邪党对抗。也有律师建议我们提前都写个委托书,以免被绑架后家属不同意请律师,让同修很费周折甚至最后请不成。我默默地没有说话,因为修炼人如果写这个就是在招引邪的,我们是从内心否定迫害的。709非法抓捕后,他们所写的委托书都没有用上,邪党根本就不让他们委托自己的律师。

709非法抓捕后,律师受到很大的伤害,对于海外媒体的报道方向,有些律师很不理解。后来出现了为大法弟子辩护在法庭走过场的现象,律师费用增加等,对这些情况,一些同修只是热心地请他们吃饭,也有的同修给被绑架律师家人送钱,但没有从道理上试图说清,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修炼人毕竟是与常人不同的,摆放好和常人的关系位置,引领常人向善,从常人能理解的角度讲明道理。这需要大法弟子首先从法上提高自己,多读师父讲法,对师父讲的有关这方面的法真正证悟。自己真明白了,才能找到好的讲真相角度解答常人的疑惑。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