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光明显 正念正行除邪恶

更新: 2017年10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二日】我1998年有幸喜得大法,师父很快就给我净化身体,由原来的体弱多病变的无病一身轻,心情愉悦。师父还给我拿掉了困扰我多年的附体,更让我对大法深信不疑,信心百倍的投入到大法的修炼之中。

99年“7.20”大法遭迫害后,我因去北京为大法鸣冤而被非法劳教两年,曾先后在铁岭劳动教养院、辽阳劳动教养院、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遭受迫害。但我从未动摇过对大法的正信,从邪恶的黑窝里正念闯出。

在邪恶的黑窝里,最大的魔难莫过于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初到铁岭教养院时,就强迫我们所谓“转化”,变着法的折磨我们:数九寒冬,男劳教人员都收号了,却让我们到户外刨大沟,干男劳教人员的活;不让按时睡觉;逼迫我们走队列等等。但是我们25人无一人“转化”。后来,邪党恶徒把我们25人全部转到辽阳教养院。在那里,不让我们睡觉,逼迫我们出外役,搬大铁块装汽车。正值盛夏,胳膊碰到铁块子,胳膊上能烫掉一块皮;晚上还让我们做工艺品,干到下半夜;让我们拆水泥袋子,呛的我们出不来气,睁不开眼睛;到户外清理市容,据说是几十年来谁也不愿意干的垃圾;到车站修站台,刨大坑,先跳到坑里去,火车来了,再爬上来,一天上下几十次,收工时,我累的上下车都是别人帮着连拉带拽的,都是男人干的活,用这种方法逼迫我们转化。即使这样,我也没有动摇我的信仰。后来把我关進小号,坐在水泥地上,双手又被扣了起来,一动不能动,三天尾骨坐出了血,化了脓,粘在裤子上,一动就像刀割的一样。后来把我转到马三家教养院加重迫害,罚站、罚蹲、洗脑、听、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做奴工等。

后来,师父发表了新经文《忍无可忍》,我悟到,做好人不是逆来顺受,做好人不是做好欺负的人,在那里强加给我们的一切都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大法弟子不能忍受的,是对我们的侮辱,所以我不再配合邪恶唱红歌、不背监规、不干活、不出操、不穿号服,不“转化”,他们把我双手吊到床上,派了一个人专门给我洗脑,天天给我灌输邪悟的,污蔑大法,污蔑师父的话。我的心里非常难受,大法弟子怎能容忍这些哪,这时我把心一横,把自己的生命都置之度外,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大的震慑了邪恶。我感到我高大无比,我非常的神圣,此时,我什么也不怕了,有师父在、有法在,我顶天立地。

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从此,我天天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我放下了一切人心、放下了一切执着,放下了生死,用我最纯净的心喊出的这句话。邪恶害怕了,邪恶退却了,从此放弃了对我的迫害。我没有放弃修炼,没有被邪恶转化。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弟子,是大法解体了邪恶。

记得一次,马三家开大会,会场戒备森严,许多警察在过道来回走动。真修弟子都在发正念。这时,一个什么所谓“修道”的人上台发言,讲的都是污蔑师父,诽谤大法的话。我的心里非常难过。师父是传大法,救度众生来了,怎能容你在这里信口雌黄?我要大声制止他,一想喊,心里也有些害怕,想象不到他们会怎样对付我。但是我又知道不能让他在这里放毒,维护大法是我的责任。我们是最正的!我和几个同修交换了一下眼色,脱口大声喊道:“不许胡言乱语!不准污蔑我师父!真修弟子都不要听,都走!”

我这样一喊,许多大法弟子也纷纷喊了起来。这一喊就像一颗炸雷,会场乱作一团,真修大法弟子都往外走。恶警们气急败坏,将我们走出去的大法弟子关進一个屋子里,后来把我关進小号。

一天下午,急匆匆跑上来三名男警察,气呼呼得准备收拾我们。为首的一个直奔我来,当我们四目相对的时候,那人的手放下了,并示意另外两人不要动手,这人过去干活时我帮他解决过一个小难题,也顺便给他讲过真相。他一看是我,说了一句:“大姐,是你呀,认个错得了。”我说:“我们都是好人,哪错了?你也是个好人,可别做坏事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我悟到:我们是做了维护大法的事,是师父化解了这个难。

还有一次,两个同修因炼功被关進小号遭迫害,我想:我们是修炼人,哪里都是我们的炼功场,我们炼功没有错,迫害她就等于是迫害我。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我们是一个整体,不能让邪恶迫害同修。我看大队长从走廊经过,我向大队长提出要求放人。大队长不理我,我说:“你们不放她们,我也炼。”大队长就把我带到办公室,把我双手铐到暖气管底部,让我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坐不下,并且找来两个人拽着我的头发往暖气上撞。大队长和中队长一人踩我一条腿,直到把我两腿踩成全都变成了黑色,没有知觉,腿肿的裤子也脱不下,上厕所都走不了。

我和几位同修都比较坚定,相互鼓励,决不配合邪恶,过了几天,邪恶拿我们也没办法,把我们几个人都放了。这件事让我体会到整体配合就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就能震慑邪恶,站在法上,正念正行,就能解体邪恶。

一次,恶警把我关進小号二十多天。那小号非常简陋,后面的窗子是开着的,夜里寒风袭来,冻得我身体缩成一团。我想,这样挺着也无济于事,我就开始背法,炼功,发正念,解体邪恶解体迫害,谁让我冷就把冷转移到谁身上去,我是大法弟子,不准迫害我。我开始打坐,就觉的身体越来越热,非常舒服,身体轻飘飘的,像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

那段时间,我尽量的保持什么也不想,保持空无状态,很少吃东西,也不觉的饿,每天就是背法、炼功、发正念。出来的时候,我神清气爽,比進小号时的状态还好。恶警们都感到奇怪,认为我有什么功能。

就这样我闯过了一关又一关,最后,他们停止了对我的迫害,不但没给我加刑,反而还给我减刑半年,提前放我回家。我深知师父在加持弟子,师父在为我承受。我由衷的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在邪恶的黑窝里,旧势力利用恶警和邪悟者对大法弟子变着法的迫害,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早已超过了人的道德底线,超过了人的承受能力。但是大法弟子心中有法,并且能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师父就能帮你度过难关,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堂堂正正的做一个大法弟子,正念正行,邪恶一定是害怕的,邪恶一定解体。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