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瑞芹在天津女子监狱长期遭凌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蓟县44岁的法轮功学员陈瑞芹,在天津女子监狱长期遭受凌虐,因不放弃信仰,在五监区受到残酷迫害,被长时间罚站、不允许大小便、开水泼脸、掐乳头、猥亵等。

陈瑞芹双脚脚趾曾被踩得鲜血淋淋,身体被殴打得伤痕累累,包夹在引水机上接来热水往她脸上泼,更下作地掐乳头、猥亵下身,甚至让她吃屎喝尿。包夹随手抓起尿桶、凳子等什物就打,还说:“杜大队当班可以随便打”。南开大学毕业的狱警徐莉颖鼓励包夹暴力殴打说:“打吧,打破了我亲自给她缝去。”

法轮功学员陈瑞芹(陈瑞琴),蓟县白涧乡刘吉素村人,曾经多次被非法劳教,在板桥女子劳教所被脱掉鞋子抽脸,不准睡觉,超强度劳动,天天坐马扎,隔离加上监视居住,关小号。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陈瑞芹因发真相资料,被恶人跟踪到租住处、被蓟县国保大队和文昌街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遭蓟县法院非法庭审;于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劫持到天津女子监狱。

狱警和包夹刑事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变着法的迫害,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早已超过了人的道德底线,超过了人的承受能力。有的法轮功学员刚进来几日就被迫所谓“转化”,即放弃信仰。几年以来,据说只有陈瑞芹一人坚持没有放弃信仰。

监区从上至下所有狱警全部参与“转化”法轮功学员、轮流洗脑,越是邪劲十足的人才越容易被提拔上位。狱警去到陈瑞芹家里摸底——所谓“关怀”走访,以共同帮助她做个“正常人”为名,欺骗家人,让家属相信监狱警察才是真正为自己一家好的,把家人被中共迫害的怨气都撒在她自己这里,哭闹指责 、共同要求陈瑞芹放弃信仰。狱警们还在众人面前不失时机地真真地哭诉成了个泪人,颠倒是非、恬不知耻的说:“陈瑞芹,你对得起你女儿吗?孩子六岁时,你就去劳教了(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中共警察等相关人员颠倒黑白,通过系统的操控和安排, 恶毒地贬损与丑化法轮功学员的形像,一旦家属被其伪善蒙蔽,与狱警站在一起了,狱警迫害起他们的家人来,就更加肆无忌惮、有恃无恐了。

陈瑞芹被长期罚站、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狱警指使包夹折磨她。包夹随手抓起尿桶、凳子等什物就打,还说:“杜大队当班可以随便打”。杜艳,30多岁,专门经过610培训,主管迫害法轮功,据说她遭恶报差一点死了。她培训包夹,命令包夹背长篇的洗脑材料,并利用她们迫害法轮功学员。

长期不让陈瑞芹大小便,只能拉在裤子里(也不让清理),让她就这样回到12个人的监室。刑事犯们白天超负荷劳动,夜晚被散发出的恶臭熏得休息不好,大冬天的也只能整宿整宿地开着窗户通风,她们怨气冲天、纷纷指责谩骂陈瑞芹,去向狱警反映。 狱警明确态度:谁让她不“转化”的,没办法,你们也帮帮她呗。 到一定程度,陈瑞芹才被允许用凉水管子冲洗。

陈瑞芹被折磨的不成人样,抽风、口吐白沫栽倒在地上,精神恍惚、意识不清时被所谓“转化”了,一旦清醒了,她马上声明坚持信仰。有人劝她隐忍、别吃眼前亏,她认真地说“师父点化了,‘转化’不对。”就这样坚持着。

天津女子监狱五监区内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陈瑞芹、王燕茹、高天花、吕桂芬、姚红梅、唐月华、王桂萍、邵云、郝淑艳、赵玉芬、薄杰、陈瑞雪、郭宝花、王淑莉、莫伟秋。

天津女子监狱: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凌宾路(凌庄子道)199号,
邮编 300381
投诉电话:022-26226262
狱务公开电话:022-23072069

监狱长:沈国梁 副监狱长:李红,吴姓监狱长

政委:李卫红 住址:天津市南开区体育中心街道,金谷园社区,金合园8-1-101
邮编:300381
家庭电话:022-23733235
其丈夫:张玉福,在天津市梨园监狱任职

教育科:崔学静,殷楠
三监区:02223072073
四监区大队长:于珍、孙维 (34岁、天津大学毕业)
五监区大队长:高文嫒、尹克清、杜艳
分监区长及警员:徐莉颖 、姚瑶、杨阳,张婷、汤绿漪、荣佳琪、刘彩进、马立媛

天津南开区检察院驻监狱监所科:
副科长 韩丽 022-23917837
女警 迟轶清 022-27381919转8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