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茂名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综述(1)

更新时间: 2017年03月0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综合报道)

目录

一、茂名洗脑班迫害概述
二、茂名洗脑班的迫害手段
三、药物迫害和致死案例
四、重重黑幕的曙光
五、恶人榜
六、结语

一、茂名洗脑班迫害概述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并在此之前的六月十日纠集所谓的“610办公室”,专门进行迫害法轮功的犯罪活动。茂名市委当局追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迅速纠集茂名市“610办公室”和它所管辖的茂南区、茂港区、信宜市、高州市、化州市、电白区和茂名石化等七个“610办公室”犯罪机构(或者维稳、综治、防范、国保等)。各区县均相应设立洗脑班,同时也设立“茂名市法制教育学校”,也就是“茂名洗脑班”,茂名各区、县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送到这里,进行迫害。

对茂名洗脑班的曝光,最早见诸于明慧网是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四日报道《广东省茂名市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茂名洗脑班对外宣称“法制教育学校”,实质是法外黑监狱,不受司法程序和条文制约,采用黑社会手段,造成无数迫害惨案。本文根据明慧网自二零零一年七月到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份报道的案例,综合分析,力求揭开茂名洗脑班的重重黑幕,让更多善良人认清共产邪灵的邪恶本质,选择美好未来。由于网络封锁,本文展示的黑幕只是迫害事实的冰山一角。

(一)茂名洗脑班的布局

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八年奥运前,茂名洗脑班设置在广东省茂南区光华北路隔坑村六十九号,与官山市场仅隔一排水沟,在茂名市教育局斜对面。周围都是居民楼,每年租金七万五千元。整栋大楼有五层,大门整天是关着的,有一个门卫室。大门正面二至四楼被用来关押法轮功学员。每层五个房间,房门,楼层门,都是铁门,且三楼窗户是密封的,环境比真正监狱还恶劣。五楼设有禁闭室。二、三、四楼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二楼、三楼后面窗口密封,终日不见阳光。五楼有一间小房(也叫黑房),只有门及一个小窗口,没有水,大小便没水冲。在那里,茂名洗脑班迫害了数不清的法轮功学员。

“法制教育学校”内藏有大量的手铐、警棍等整人的刑具,专门用来对付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时候,有近十个610恶警人员,几个犹大,还有普通恶警,十个左右保安参与。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到二零一六年,茂名洗脑班从茂名教育局斜对面搬到河西交警中队(茂名市河西区红旗中路车管所),大院内的一栋五层旧楼房,即通大招待所(河西文化公园大门正对面)。在大院内正对大门的一栋大楼,和周围热闹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这栋楼高五层,横十二间房,楼下面没有开设任何的有关车辆业务的窗口,楼上也很少看到人走动,这栋楼的四、五楼就是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洗脑班在四楼及五楼,三层铁门。四楼左边有六个房间,铁门入内,间间铁门,第一间是谈话室供“帮教”(参与洗脑迫害人员)专用,其它房间内设两张小床。四楼右边是保安值班室、610的办公室、饭厅、厨房,五楼是禁闭室,那里密封关押着一至三年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所挂的“茂名法制学校”的牌子就隐藏在楼梯的墙上。在那里迫害了无数的法轮功学员。

一老人:洗脑班有一个七十多岁的白发老伯买菜做饭,他说他在那做了几年。他一日三餐用铁勺伸进铁窗内,发学员一勺饭菜。

保安:洗脑班有三班保安,每班二人,最大年纪五十多岁,有三个二十岁的小伙子,有一个女保安,其余男性。

帮教:邪恶帮教张冲云,男,“七二零”前曾是茂名法轮功辅导员,后转化做帮教。所有保安归他使唤:开谁的门带出看“转化”录像,开谁的门进谁的房做“转化”迫害。

吴宗玉:茂名市610人员,主管洗脑班迫害。洗脑班的转化提成,伙食开支,保安费用全权负责。

罗均泰:“七二零”后第一届茂名610主任。杨辉:第二届茂名610主任。

据说,四、五楼用作洗脑班,只刷新一下墙,及在非法关押学员的地方装点防盗网等小小装修就用了二十多万元。

茂名洗脑班二零零一年开班以来,期间只在二零零九年九月份停办一个月,当时被非法关押的卢洪飞(女)、李建、张伟容、梁少琳,被转到茂名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二)茂名洗脑班的迫害推力

茂名洗脑班开班以来,一直处于高速运转的迫害状态,二零一四年调查报告《洗脑班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 显示:成都新津洗脑班虐杀第一(七人致死),茂名洗脑班虐杀第二(五人致死)。致死名单包括:李美(女,四十八岁)、王玉兰(女,六十六岁)、杨明芬(女,五十八岁)、吴亦雄(男,六十七岁)、苏肖萍(女,五十四岁)。

茂名处于南国边陲,山高皇帝远的城市,茂名洗脑班的迫害残酷程度竟然全国第二,迫害的推力主要来自下面几个方面:

政治邀功

二零零二年,江泽民到茂名高州市宣扬“三讲”,真正的目的是给李长春施压,要求广东加大力度迫害,同时以十六大政治局常委位置诱惑,迫使李长春就范。官场讲究站队,当时,江泽民流氓集团势力正炽,这个集团又是以贪污腐败为基础的,对于追求升官发财的官员来说,正是时候,加上法轮功是江泽民的心头大患,迫害法轮功成了向江泽民政治邀功的筹码,迫害越严重,筹码越大。

李长春和茂名市委在江泽民的威迫利诱下,束手就范。江泽民在茂名高州宣扬“三讲”,等于是直接点名茂名作为迫害法轮功的先锋。值得一提的就是罗荫国曾任高州市委书记,二零零二年,他迫害法轮功“有功”,升任茂名市委副书记,二零零七年任茂名市委书记,到二零一一年。罗荫国为了抱政治大腿,在任十几年,在市委书记的位置直接指使茂名610,利用茂名洗脑班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终是茂名洗脑班迫害指数全国第二。

事实是,李长春迫害法轮功“有功”,爬升政治局常委;茂名市委书记周镇宏迫害法轮功“有功”,被李长春提拔其为广东省统战部部长;罗荫国迫害法轮功“有功”,提拔为茂名市委书记。

事实更证明:李长春迫害法轮功有罪,现在被国际追查。周镇宏迫害法轮功有罪,以贪腐落马,判死缓。罗荫国迫害法轮功有罪,以贪腐落马,判死缓,在狱中毙命。

洗脑班内部的经济利益动力

茂名“法制教育学校”(法西斯洗脑班)恶警强迫一个法轮功学员表态放弃信仰,可得一万五千元奖金。茂名相对来说还是穷地方,迫害“转化奖金”成了发财的门路,有人说其它行业的贪官还怕有人去查,而迫害法轮功还受表彰,可谓“名利双收”,于是泯灭着良知卖力迫害。

甚至于洗脑班规定对每个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每天收二十五元,而收费恶警到家属收钱的时候,又私自提高到三十元,其中五元中饱私囊。很多茂名法轮功学员是农村百姓,二十五元可以作为一家几口的生活费,这是敲髓榨尽啊。

有的法轮功学员家里穷,交不出钱,恶警就到学员家里搬东西,把家里稍值钱的电器强行搬走。还有的恶警直接向家属榨取钱财,说“不给钱就送劳教”,有的家属交了几千块钱,亲人还是被强送劳教。

仇恨思想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铺天盖地宣传,抹黑法轮功,制造仇恨思想,为迫害政策提供心理支撑。看看这些迫害执行者的言论,可以窥见一斑:

洗脑班帮教李小燕说:“你们吃了不用劳动,这样已够多了。我若有能力,将你们都枪毙了。”

毒打柯朗生的保安说:“你们这些囚犯,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上级给了权力给我们,打法轮功人员不用负责任。”

洗脑班610恶警说:“我就是法律,我说的你们就要听,否则处罚你们。”

恶警直接向家属榨取钱财,说:“不给钱就送劳教。”

政治邀功动力,经济利益动力和仇恨思想动力夹杂一起,成为茂名洗脑班的迫害推力,把迫害推到极致,导致了全国第二,也是江泽民亲自窜到茂名的严重后果。

(三)“十六大”和“奥运”期间的迫害

“十六大”期间茂名洗脑班非法关过近七十人以上。

邱琼华,女,电白县沙琅镇人。邱琼华身体左边曾中风,行走困难,后修炼法轮功身体转好,其已离婚的丈夫也和她破镜重圆。她于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大期间被抓去关押到洗脑班。后也被迫害得神志不清,身体虚弱。洗脑班叫其家属领回家,生活不能自理。

李建,男,茂港区羊角镇人。二零零一年本着宪法赋予的权利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却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他回家不久,刚刚在某酒家找到一份工作,却被中共以“十六大”就要开了为由绑架到茂名洗脑班。李建不写放弃信仰的保证书,一段时间后又被非法劳教。三水劳教所也不能使李建屈服,劳教期满又被茂名 “610”转回茂名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后来李建绝食抗议迫害,绝食了十多天,茂名“610”怕出人命,又勒索不到他家人的钱了,才让他亲人背他回家的。

二零零二年的十六大期前,茂港区各镇大肆抓人,当时已“转化”还没恢复炼功的也连夜诱骗绑架去茂名洗脑班,其邪恶的做法连当时洗脑班的校长都说他们太过分了,他们随便抓在家老老实实耕田的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

奥运期间,按指标抓人到洗脑班

赖良,电白残疾人,奥运前夕,被埋伏在家门口的恶党人员绑架。理由竟然是保奥运,抓人指标两个,而赖良很少在家不知去哪,摊上一个。迫害中赖良很快就出现头晕、流牙血等症状,后来又腰痛、肚痛等而睡不着、吃不下。被强送去检查不出什么病,恶人就认为是赖良诈病,他被野蛮灌食。就如此差的身体因不去听犹大张冲云、谭指林歪曲修炼的洗脑谎言,还被颜庆民、李小燕夫妇狠打了几警棍、踢了几脚后硬拉出去,造成身体多处青紫疼痛好几天。因赖良家属不强迫他转化,只接见了一次就不准接见了,拿去的水果不能拿进房间,有次送去的荔枝十几斤,赖良只吃了一点,其它就归恶党人员了。赖良这次被关了四个多月,残奥运后才放回。

陈炳刚,当时近八十岁,与赖良同镇,奥运抓人指标中的另一人。炳刚的家庭状况很差,房屋很破旧了,他还是家中的主要劳动力,他被迫害绑架有十五次了,以前的被迫害造成家里的两耕牛被偷,经济损失一万多元。年轻儿子生病无钱治、无人照顾,死于家中。炳刚因在洗脑班大声讲法轮功真相多次被骂被威胁,还被“610”的薛伟华强铐手铐造成手出血。老人被迫害得身体很差,大小便不通才放回。

何滟华,茂港区羊角镇山和中学的初三化学教师,在看学生中考体育考试的运动场上被骗离开后绑架去洗脑班。原因讲是去年她发过资料,奥运快到了,要关起来。她任教的学生家长几十人打电话到教育局强烈要求放人回去上课,何老师在洗脑班也强烈要求无论对其个人如何迫害也不能牵扯上学生,只有三、四十天了,先放回去等学生中考后再说。可就是这样何老师还是被关到开完残奥运才放。这次在洗脑班因炼功及不配合去听犹大的洗脑被李小燕打了几次,其中打在手骨上的一警棍使她几天后拿开水喝都困难,大腿上的一棍出来几天还青紫。

茂名洗脑班成为十六大和奥运的安保场所,老实的农民和善良的老师等成了威胁十六大和奥运的恐怖分子。

(四)迫害中转站

茂名洗脑班在茂名的迫害综合体系中,成为迫害中转站。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戒毒所,都和茂名洗脑班有着上下左右的交叉联系。因为茂名洗脑班是法外黑监狱,不受任何法制条款制约,采用黑社会手段,更加隐蔽和残忍狡猾,无形中成为迫害中转站:

梁少琳,在茂名洗脑班和三水劳教所来回四次关押,持续六年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为了让政府知道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梁少琳依法进京上访,在途中被公安非法拘留。绝食七天后被释放。不久又受到无理关押,并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下,就被定二年劳教,送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

在三水劳教所,梁少琳曾被单独关在黑房里十五天,蚊叮虫咬,因没有放弃信仰,认定“真善忍”没有错,恶警又逼她长期下蹲,每天十几个小时。邪恶之徒想用谎言录像灌输洗脑,梁少琳绝食抵制迫害,使恶人最终放弃。

在三水受迫害超期后,梁少琳又被劫持回茂名市洗脑班进一步迫害。在茂名洗脑班被张冲云、沈滴嫡、伍文琼等人严重摧残,因坚持炼功常被保安用手铐铐在窗上,又在酷暑时被关在用木板钉死窗户的暗房里。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梁少琳始终不承认强加的诬陷,自始至终都没有屈服,所以又再次被送往三水的省洗脑班迫害。后又被劫持回茂名市洗脑班。

就这样,在近六年的中共红色恐怖中,梁少琳轮番在茂名与三水被非法关押迫害。由于梁少琳始终坚定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加上各界的帮助和家人的一再要求,梁少琳才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放回。而在梁少琳被无理关押期间,邪党人员还施压让她丈夫和她离了婚,单位又无理开除了她的公职。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四日,梁少琳在家时,被茂西公安分局警察共十七人用电锯锯开二层门闯入,强行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茂名市洗脑班迫害一段时间,又转到茂名第一看守所,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份被中共法院偷偷判刑九年。

李建,被茂名洗脑班和三水劳教所来回关押

二零零一年,李建本着宪法赋予的权利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却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他回家不久,刚刚在某酒家找到一份工作,却被中共以“十六大”就要开了为由绑架到茂名洗脑班。李建不写放弃信仰的保证书,一段时间后又被非法劳教。三水劳教所也不能使李建屈服,劳教期满又被茂名“610”转回茂名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后来李建绝食抗议迫害,绝食了十多天,茂名“610”怕出人命,又勒索不到他家人的钱了,才让他亲人背他回家的。之后,二零零九年九月他被茂名610绑架,被茂名610、公检法串通一气非法判刑十二年。

李权珍,从茂名洗脑班到看守所 

李权珍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初和三个同修到乡镇讲真相、发神韵光盘、真相资料,遭人恶告,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关在茂名洗脑班十多天,后又被劫持回当地看守所,随之被非法劳教二年。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被劫持到三水劳教所。

胡秀慧,从茂名洗脑班到三水劳教所 

高州市大潮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一月十日,胡秀慧去高州大坡镇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大坡镇白马小学老师)恶意诬告,遭高州市国保大队湛杰、何圣绑架并非法抄家抢走师父法像后,将胡秀慧关押在茂名洗脑班迫害二十五天(当时胡秀慧一直绝食抵制迫害),邪党恶徒见胡秀慧不配合它们所谓的“转化”工作,妄图对胡秀慧加大迫害,于二月初将胡秀慧再次绑架到广东省三水劳教所,因体检有问题而拒收后,在无奈之下湛杰及“610”恶徒只好将胡秀慧带回高州通知家人接胡秀慧回家。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她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刘绍仔、麦伟莲,从茂名洗脑班到电白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晚,电白县法轮功学员刘绍仔(又名刘庆伟)、麦伟莲、潘桂辉、洪美芳,被电白县“610”头目肖雄等恶警绑架到茂名河西机动车中队的洗脑班迫害,后来潘桂辉与洪美芳被放回家,刘绍仔与麦伟莲被转移到电白第一看守所,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电白县法院非法开庭后对二人分别非法判刑四年和三年。

李冠平,从广州看守所到茂名洗脑班 

李冠平借住在广州法轮功学员孔宇洁的住宿处,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三日早晨,恶警闯入她俩的住处,非法抄家,强行搜走了电脑、法轮功书籍、神韵光盘等一些私人物品。当天下午就把她们送到天河区看守所非法拘押。中共恶人企图对两人诬陷判刑,但“案件”实在荒唐,被检察院退案两次。李冠平一段时间下落不明。中共恶人害怕其家人去要人,曾经放出风声说已将李冠平女士转送至劳教所。后来通过正义人士的帮助,证实李冠平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天河区看守所。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已被广州天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九个月的李冠平女士,因抵制写书面“保证不修炼法轮功”与污蔑法轮功的文章,在非法关押到期之际,又被劫持到茂名洗脑班继续迫害。

陆安武、李光武,从茂名洗脑班到信宜看守所 

两人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被非法抓捕。后被送茂名市邪恶洗脑班迫害,九月份茂名市洗脑班结束后,又被送回信宜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九月二十二日广东省信宜市法院非法开庭,陷害陆安武、李光武两名法轮功学员,被两名法轮功学员当庭揭穿后,恶人草草收场。陆安武,男,水口镇小学教师。二零零八年十月七日被信宜市法院非法判刑七年。李光武,被非法判刑九年。

三水劳教所到期不放学员,转来茂名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罗基、梁少琳等人。被三水劳教折磨到特级残废后转送到这里的学员有黄柱峰。

茂名洗脑班直接送三水劳教或广东省法制学校进一步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有:蔡安、蔡华兴、邓汉兆、苏伟权、邓玉莲、黄梅、黄诗净、李源东、刘振学、廖红梅、邓碧、祝方霞、黎亮(被残酷迫害后致死)李燕琼、梁小霞、梁少琳、柯朗生、李建等人。

茂名洗脑班直接由茂名市610操控,对内负责收治茂名市个辖区的区县洗脑班和区县看守所和派出所的坚定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和刑讯取证,对外向三水劳教所和三水洗脑班(省级洗脑班)交叉迫害法轮功学员,包括广州天河看守所。茂名洗脑班是名副其实的迫害中转站。

(五)洗脑班迫害波及家庭 家破人亡 尽孝不能

李美家庭 李美,时年四十八岁,于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一被绑架到电白县寨头拘留所,同年七月转到茂名洗脑班受尽折磨,被强行注射破坏神经药物,造成神志不清,二零零三年皇历七月被放出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四日去世。李美的孩子,当时十四岁的李广根和十岁的李广华和九十五岁的奶奶相依为命,度日艰难。处境艰辛,令人心酸落泪。

陈炳刚家庭 陈炳刚的家庭状况很差,房屋很破旧了,他还是家中的主要劳动力。他被迫害有十五次了,以前的被迫害造成家里的两耕牛被偷。二零零二年再次绑架到茂名洗脑班两年多,老人被迫害得身体很差,大小便不通才放回。期间家中水牛被偷,经济损失一万多元。年轻儿子生病无钱治、无人照顾,死于家中。

李艳梅家庭 李艳梅,茂名市坡心镇下中坡人。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起被非法关押在茂名洗脑班,家有九十多岁老母亲和两个幼女无人照顾,家庭环境困难。在二零零三年八月茂名洗脑班叫坡心镇派出所来领走李艳梅。派出所警察到洗脑班看到李艳梅当时已神志不清,四肢无力无法行走,身体十分虚弱,不敢领人便叫其家属前来领回。后得知她在洗脑班已绝食抗议三十多天。

绝食期间,李艳梅被禁闭在最高一层楼房内,前后门窗紧紧锁严,不透一丝风,酷暑当下已三十六度以上,在里面更是四十多度高温,一直没人上来管,连水也不准喝。现在李艳梅躺卧在家中不能动弹,神志仍然模糊不清。一日三餐要其幼女照料,其家庭经济环境更是雪上加霜。

迫害守孝女杨秋娟 杨秋娟从三水妇教所回来后,大部份时间在家服侍病重的父母,竟遭中共茂港区“610”不断的骚扰,连父母辞世时,都不放过。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七日,杨母辞世,杨秋娟在家守孝,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七日晚上八时,守孝期未满,眼泪未干,“610”恶人恶警开来两辆警车和两辆行政车,几十人象疯狗一样强行绑架杨秋娟到茂名市洗脑班迫害。

有些农村法轮功学员因被关押,造成家破人亡,家中田园禽畜丢荒及被偷,儿女四处流浪无家可归。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