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得法之初的精進状态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三日】我是一名乡村女教师,五十二岁,二零零三年在师父的感召下从新回到大法中修炼,因为是从新修炼,所以倍加珍惜师父给我的再次修炼机会。所以我一回来就努力跟上正法進程。

二零零八年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我负责打印真相资料、师父经文、周刊、向明慧报道本地证实法的信息、上传“三退”名单,同时负责修改和上传同修们的心得交流体会稿,刻光碟,制作台历。这些年一直坚持自编、邮寄真相信。

回顾这十几年的修炼路就是助师正法救众生、提高心性、在大法中成长的历程。每想到这段历程,真是感慨万千,几次落泪,感叹修炼初期虽然对法理不太清晰,修炼环境不好,但却能勇猛精進。对师父开示的:“越最后越精進”[1]这个法理又有了進一步的理解与感悟。

再难也要建立家庭资料点

我镇自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陆续建立的三个家庭资料点均被邪恶破坏。一名同修被重判,两名同修流离失所至今。二零零八年资料点被破坏后相隔两天我去市里妹妹(同修)家,告诉协调同修上明慧网曝光此事。同修们就建议我做资料。这方面的技能我一点基础都没有,而且家庭环境不好:我和丈夫是后走到一起的,各自有自己的孩子。他每年春、夏、秋三季在外打工,冬季的四个月在家。我修炼后他百般阻挠,后来阻止不了才默认了,但拒绝听真相,不欢迎同修来家。他就是怕。因为二零零四年我被本校一名老师举报到中心校,中心校报到政府、派出所,险遭绑架;本村一名同修被非法劳教,她的女儿上学期间被钓鱼台国宾馆选服务员选中,却因母亲修大法被取消资格,这件事在当地引起强大的反响。

我当时没确定能否承担,回来后问本地同修谁能承担?没人回答。就这样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开了一朵小花。这朵小花的开放许多同修付出了艰辛。首先学技术,我只能双休日去学。可市里同修家庭环境也不太好,有时我一天得换好几个地方学,着急忙慌的记下来许多,却没有实际操作的机会,回来就弄不明白了。家中没有宽带上网,必须去挺远的妹妹家上,时间长了有诸多的不便,不能及时看到当地站内信箱的信息,影响本地区跟上正法進程。

后又改无线上网,信号不好,下载一次说不上得多长时间,维修机器也知道上天地行论坛,可是上不去的。

开始是用激光打印机,换了三、四台都是旧的,电脑也是旧的。同修给我的旧硒鼓得有一麻袋。记忆最深的就是总得修机器,哭过无数次,无数次的求助师父,我不会修啊!就带上机器去市里找同修修,一百多里地,有时也让同修来我家修。

一次我好像醒悟了,就问修机器的协调人:你们为什么不给我这样的新手、边远地区配新机器?尽给我别人不用的?她说:“给你们新的你们不都得弄坏了吗?”我想有道理。后来改换彩喷的,又换了四、五台旧的,直到我们当地资金独立了,给我换了台新的。

丈夫有四个月在家,不方便啊!我就试探着跟他说:我也不能做啥,我们缺材料,我想做资料。他咆哮着强烈的反对。我就再没跟他说,求师父加持,跟他分开住,各住一屋。师父帮了我。我就晚上打印,可机器都是旧的,声音大,我就想办法,把机器周围架起来盖上棉被,就这样这些年他一直没发现我的打印机,我也没让同修少看、迟看一期周刊。

我非常珍爱我的小资料点如同珍爱我的生命。当地恶警们破坏三个资料点后大力向上邀功,这些年不断的在找资料点。我一定坚守住我的阵地,保证当地救众生所需。那时正念真足啊!白天上班,晚上一宿半夜的做资料,学法、炼功、发正念从不耽误,还背法,很少回娘家,极少逛商店,捡别人的旧衣服穿,几乎断了一切社交,工作上,兢兢业业、无怨无恨。人心很淡,说白了也不敢有人心。

我家离镇上十四里地远,没啥重要的事不到同修家去,我也听到有同修说我:快赶上独修了,总不出来,也不出来面对面讲真相。我不动心,我有我的修炼路,有我的使命。我全身心的呵护资料点。这些年这个小资料点没受到任何干扰。

二零一三年帮助本地一名同修建立了资料点。她家庭环境开辟的好,弥补了许多不足,现在做资料她是主我是辅。

回老家救众生

我的老家距我现在居住地二百里,地域也属于本市。那里没有同修,属于空白区。市里的同修早就想去那里送真相资料,协调同修苦于不熟悉路线,没去。我和她们接触后他们知道那是我的老家,就让我带路。我高兴极了,由衷的感谢师父感谢同修给我救度家乡众生的机会。真是修炼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

共去了两次,每次我都用真念告诉那里的众生:家乡的众生啊!师父没有忘记你们,派他的弟子来救你们了,你们要珍惜呀,一定看资料。

二零一零年听市里协调同修说现在有的大法弟子都走出家门面对面救人了。我想我也能行,我就准备到我老家相邻的一个乡去救人,因为我妹妹在那里住,寒假期间,我约了市里三名同修一起去了。我妹妹、妹夫虽然也怕但还是同意的。妹夫说,他在本地方圆十里、二十里范围还是有点影响力的,遇到危险就提他,给他打电话他去救我们。我们谢谢他,又告诉他,我们有师父保护,而且是做救人的好事,会注意安全,不会有危险。

因为支持大法,支持我们救人,妹夫得了不少福报:当上了村长,当村长后他极力保护当地大法弟子。他原有很重的病,几次都是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我们俩人一伙,走了几天,每个村屯几乎一家不拉的讲,共救一百多人。让我记忆犹新的是:第一天来到一个屯,進第一家门看到是老夫妻俩和一个读大学的女儿。老头是信佛的,他让我们看他供的几尊佛像。他很认同末法时期大法弟子救人,三口人都退了,他还给他没在家的大女儿做了三退。我说是佛在救人,他说:我看你就是菩萨,他连说好几遍。当时我没太懂是怎么回事,知道是师父鼓励我们。

写真相信救人

师父在经文《洪吟二》〈快讲〉中说:“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我就想:亲朋好友讲了退了,在周边村屯发资料,还有什么方法救人呢?写信吧,写信讲的透,我就大量的写,前十年靠手写,一笔一画的用心写,我觉得手写能让读者看到你的诚意,而且有能量。这几年为了提高速度就打印。同修配合四处邮寄,大概写了五、六百封吧。

修改上传同修的心得交流

同修凑到一起比较愿意谈论一些修炼经历:如怎样在过心性关中提高自己,如何救人等等,每个人也都说自己的修炼历程都能写一本书。这是事实。但是真正到法会交流的时候又觉得没啥可写,写不好。除了二零一六年“五一三”第十七届世界大法日征稿外,这些年本地参加法会交流的并不多,因为今年“五一三”大法日征稿交流内容要求面向常人,我们认为这次容易多了,不用谈高层次的法理,因此本地同修几乎都参加了法会交流,共有五十多篇投稿。

同修大多是截止日前十天左右完稿的。得有人整理、上传啊,说实话我虽然是教师,可是语文水平并不高,写作能力不强。可是这么荣耀的事情却落到我头上,我很激动,实在是感激师父、感谢明慧网、感谢同修给我这个机会。我就用最大的努力去做,做到最好,不掺進一点人心。期间我时时用法归正自己。每一篇交流稿都记载着同修的闪光点,特别是多数同修得法前的悲惨人生,得法后师父给予弟子那么多那么多,师尊的浩荡佛恩感动得我不知流了多少次泪。由于同修心性位置不同,投稿的基点不同,文化水平等原因,领会不透本次法会的要求。稿件多数不成形,几次找同修本人交流,帮助理解稿件要求,多人次重写、修改。不少同修引用师父经文不用原话,用自己的理解写大概意思,也不标出自哪篇经文,我就一一找出来。将稿件白天带到单位修改,晚上一直做到十二点发完正念,这样详细的修改了三十多篇,到截止日期前实在是来不及了,其他同修帮忙修改七、八篇,捎到市里请妹妹帮助修改、上传十篇,这样到截止日(四月十三日)凌晨全部上传到明慧网

虽说我们地区的投稿一篇都没被选中,可是这是我们地区在正法中的一次整体参与,也是一次整体升华,我想在另外空间一定是一个轰轰烈烈的场面。就我个人来说,这次整理稿件使我受益丰厚,只有意会了,不赘言了。

优昙婆罗花在我家开放

二零一三年夏天,一名同修来我家,推开大门進院就四处找寻,我说:你找啥呢?他说:看你家开没开婆罗花,我说:哪有。他说:我家院子里开可多了,你家也一定会开。一会他真找到了,在大门上开了许多,我一看是真的,我又在墙上发现几簇。二零一四年在我家一根铁棍上又开了一大簇几十棵。前些日子,我邻居(同修)给我送来一把苏叶。我就掐摘,准备用水焯一焯,没细看。拽到一棵时不知怎么就觉得异样,低头一看,叶面上有一簇婆罗花,被我拽掉几棵,还剩五、六棵,就放起来。后来叶子干得碎了,花还直直立着。

现在主要做资料的不是我了,由其他同修担当起来,我的时间就充足了些,无形中感觉好似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自觉不自觉的人心就多了起来。以前脸上简单的擦点普通的霜,现在也注重擦点化妆品了,也想穿点好衣服了,三件事没放松,可是发正念犯困、走神,总觉得力不从心,其实是不精進了!修炼如“逆水行舟,不進则退”。法对弟子的要求标准越来越高,怎么能原地踏步或后退呢?

我感到这是不正确状态。前些天在酝酿、回顾、整理此稿件的过程中,真的找回了一些得法之初的那种单纯、无怨无悔的精進状态。我给自己添正念,给自己加油,为了宇宙众生对我们的期盼,为了众生得救,一定要做到如师尊的期望:“越最后越精進”。

谢谢师父!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的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