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争斗心 更好的救人

更新: 2017年04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六日】我的争斗心很强,修炼二十年了,也没有把它完全修下去,现在已经严重的影响到我讲真相、救众生。我把自己的这颗争斗心曝光出来,并和同修交流我修去争斗心的经历。

讲真相就和人家干起来了

去年新年期间,我老伴(大法新学员)的同学打电话要来我家做客,老伴的这位同学是一家日报社的记者、编辑,已退休了。我想,这可是一次讲真相的好机会,就对老伴说:“咱们给你的老同学好好讲讲真相,让他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也让他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老伴说:“你不管讲啥,好好跟人说话,别瞪着眼睛、扯着嗓门跟人喊,像吵架似的。”老伴知道我的性格和脾气,先给我打预防针。

老伴的这位记者同学来了以后,经过一阵寒暄,我就切入主题,讲起了法轮功真相。开始我给他讲基本真相,即所谓的“天安门广场自焚”和“围攻中南海”真相,他还能听進去,后来就不断的提出问题,并且,他提的问题远远超出了法轮功基本真相的范围,很多都是站在党文化角度为中共歌功颂德的,我就用《九评》中的真相内容来破他的壳。

我尽量压低声调、减慢语速,耐心的给他解答。可是,我发现他越来越听不進去了。他问我:“你这些消息都是从哪儿得来的?”我如实的告诉了他,并打开电脑,让他看我保存其中的各种真相资料。

谁知,他不看则已,一看反而拍案大怒,质问我:“为什么不看正规媒体的报导?”这时,我的火已经快压不住了,就对他说:“你以为你们办的报纸包括那些电台、电视台是正规媒体吗?准确的说那都不是媒体,是喉舌!是共产党的喉舌!它们造了多少假,掩盖了多少真相?欺骗、毒害了多少人,你知道吗?”

我看到他也是极度的不冷静,手在抖动,整个脸部都扭曲了,就劝他喝点茶,吃点儿点心。可是,他却突然大声吼了起来,说了很多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话。

这时,我的老伴不停的劝我:“别说了,别说了!”我哪里能听得進去?强压的怒火一下就爆发出来了:“你诽谤佛法,会遭报应的!”他发怒道:“你敢诅咒我?”我说:“善恶有报是天理,谁都躲不过去!”

就这样,真相没讲成,跟人家干了一架,结果是不欢而散。一次争斗心的魔性大爆发,我的血压还升高了许多(高压超过200,低压超过110,单位组织体检时发现的)。

稍不留神,争斗心又冒出来了

我有一位同乡,是个军转干部,我听说他妻子的脚被开水烫伤了,就和老伴一起去他们家看望。

看望病号少不了讲法轮功真相,我就跟他们聊我修炼法轮功受益的经过。可能出于礼貌吧,开始他还能听的進去,可是,当我讲到“天灭中共,三退保命”时,他就不干了。他说:“你们法轮功……没事干了整天劝人退党,你们能斗得过共产党吗?”我说:“我们不是跟共产党来搞阶级斗争的,是共产党崇尚‘斗争哲学’要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我们也不稀罕它那个政权,共产党建政以后,在和平时期通过发动各种政治运动造成八千万同胞非正常死亡,搞得天怒人怨,特别是对法轮功的迫害,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从强制洗脑到活摘器官,迫害之惨烈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人不治天治!你说共产党能斗过天吗?我劝你退出共产党,是让你远离它,免得上天清算共产党的罪恶时,你跟着它遭殃。”

他说:“用你们的办法,这边退了党,那边还缴党费,那不是作假搞欺骗吗?这哪里是真善忍哪?”我说:“神佛只看人心,只要你从内心真心的退出,你又不去计较被它抢去的党费,这不是大忍之心吗?”

这时,我虽然还在与他争辩着,可是心里却想着,怪不得“吕洞宾有句话:宁可度动物也不度人。人实在太难悟,”[1]他不愿意再听我讲真相,而我说话的调门却越来越高,越激烈。老伴在一旁一直给我使眼色,意思是不要再说了,并说出了要告辞的话。

这次讲真相、劝三退又没成功,出了他家的门,走在大街上,我这颗争斗心还在砰砰的跳得正欢呢。老伴说:“来的时候,我就提醒你不要跟人家争论,你怎么又成这样了?”我说:“哎!我看他悟性太低,稍不留神,争斗心又出来了。”

象这样带着争斗心讲真相的例子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由于争斗心长期修不下去,血压也一直居高不下,后来还出现了胸闷、气短、心悸、心脏早搏等现象,医生说我这是冠心病的早期症状,让我十分苦恼。我的亲属中有很多医生,他们都劝我用药物治疗,有的说高血压需要终生吃药,有的说不及时治疗会随时引爆心脏和大脑两颗“炸弹”,出现心梗和脑梗,导致偏瘫云云。

听到这些说法,我的心就开始不稳了,虽然我还坚持着不吃药,但是学法也学不進去了,晨炼也不能按时起床了,午夜零点的正念也不发了,讲真相那更是可有可无了。我知道继续这样下去是很危险的。因为不会向内找,心性提高不上来,过不了这一关,所以,修炼精進不起来,肉身上表现出来的“病业”状态也越来越严重。

好在去年参与诉江以后,我们当地同修恢复了学法小组,在学法小组上,我与同修们做了各种交流、切磋,平时我又加强了大量学法,并在明慧网上阅读了同修们的大量交流文章,逐渐的我学会了修炼。

对照法向内找

其实,每一次讲真相、劝三退出现上述类似的问题后,我都很后悔,很内疚。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盘坐在师父的法像前双手合十向师父忏悔。有一天午夜发完零点的正念后,我没有一丝睡意,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不争气,由于弟子的争斗心太强了,讲不好真相,救不了世人,拖了师父正法的后腿。我怎样才能去掉这颗争斗心呢?”

师父端坐在莲花台上,静静的,严肃的看着我,一言不发。我微闭双眼,把手势改为结印,继续静静的盘坐着,渐渐的,我進入了一种似空非空、似睡非睡的状态……忽然听到师父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唉,要以法为师啊!还不光是争斗心呢。”我一下惊醒了。再看看师父的法像,师父还是那样静静的、严肃的看着我一言不发。

根据师父的点化,我从查找争斗心的成因开始,挖掘各种执着心的根源。我是中共建政以后第二年出生的,一出生,就接受着党文化的灌输和洗脑。“文革”开始那年初中毕业,此前就入了中共的团组织,那时崇拜毛魔头和它的“斗争哲学”。参加工作后,又自学了十多年的马列原著,一生读了很多党文化的书。年轻时我就是个“强者”,在单位说一不二,得过很多奖励,也受过很多挫折。我和市里的几个团干部组织的“学马列小组”曾被打成“反革命集团”,遭受隔离审查,一个被逼得跳楼,一个被迫逃亡,我则被流放到山区监督劳动改造,受尽了政治迫害(一九八零年被“平反”)。每一次遭受挫折以后,我都是用党文化那一套邪说来总结经验教训。因此,私心、贪婪、狡猾、名利、报复、愤恨、显示心、恐惧心、狡辩等等执着心集于一身,那个争斗心就更别提了,毛魔头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斗争哲学”就曾是我的座右铭。我找出这一堆执着心以后对自己说:“我怎么是这样一个人呢?!这离大法弟子的标准相差多远哪!”

在查找这些执着心的同时,我悟到,这些执着心都是互相关联、互相渗透、互为表里、互相支撑、互相依存的。比如,只要人是自私的、贪婪的,沟壑就填不满;为了掩盖自己的私心,人就会使出狡猾的手段百般狡辩或隐藏;当自己的私心得不到满足,物质利益被别人得到时,就会产生妒嫉心;当自己的名利受到损害时,就愤愤不平,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总想显示自己的“才华”,甚至在家里,也总是不断的用讽刺、挖苦和调侃的语言去指责、奚落老伴的“低素质”表现,抱怨她这也不懂,那也不会,而且,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就吵翻了天。

我还悟到,争斗心与怕心是一对孪生兄弟。当我们处在相对安全的环境中时,争斗心可谓大有用武之地,它的表现就是激昂亢奋、说话嗓门高、语速快、声调抑扬顿挫象演讲,不顾对方感受如何,想不想听,只管自己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对方插不上话,行不成互动,甚至不断的打断对方,抢着说话,形成争论以后,不刹车、不退让、最后争的满脸通红、青筋暴跳。争斗心虽然表现的很强势,但是,一旦所处的环境有所变化,当自己处于不安全的环境甚或邪恶的迫害袭来时,争斗心很快就会转化为怕心。怕心一出,很容易做出背离大法的事情。我们当地就有同修曾经说过“为保护大法经书和真相资料,刀架在脖子上都不说”之类的话,可是,当恶警们上门逞凶时,刀还没放在脖子上,马上就说自己“不炼了”,把同修也出卖了,然后就把大法经书和真相资料全交出去了。当然,我这里不是指责同修什么,是在挖争斗心的根源。我自己也有做的不好的时候,也曾经给邪恶写过“三书”。这方面的例子太多了。就是说,争斗心所表现出的“英雄气概”与怕心表现出来的脆弱心理都是造成修炼人产生严重恶果和污点的原因之一,我们都应该彻底修掉。

我还悟到,在讲真相中与人争斗是显示心的大暴露。之所以与人争斗,无非是想显示自己的能力强,口才好,懂得多。争斗心一起,就把救人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其实好好想想,有什么好显示、好争斗的?我们的能力、口才不都是修大法得来的吗?大法赋予的能力是让我们用来救人的,师父让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2]我怎么就做不到呢?是自己的层次不够,修炼的基本功(每天做好“三件事”)不扎实导致的,还有什么好显示、可争斗的呢?想到这里,我真是感到无地自容!

在查找执着心的过程中,我悟到,所有的执着心都是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上,都是以维护私心为目地的,它们的根都扎在私心的土壤里。这和师父要求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3]的法理正好是相对立的。

根据师父关于“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1]法理,我还悟到,所有的执着心都是阴性的物质,它附着在人身体的微观粒子上,它和人身体周围的黑色物质业力场是内外相通的,当人的执着心很强的时候,另外空间的灵体就会上到你身上来,因为它也是阴性的东西(生命),各种执着心交织在一起构成的那个阴性的环境适合于它生存。换言之,各种执着心和业力就是滋养这个灵体的物质条件。由此可见,执着心是产生业力、业力是造成人有“病”的真正原因。

师父讲:“但真正的修炼(练气不算),共有两大层次:一个是世间法修炼;一个是出世间法修炼。”[1]我们可以悟到,只有放弃(修去)所有的执着心,身体才可能达到净白体(晶白体)状态,那才是一个真正的无病状态。由此可以悟到,只要有执着心就会造业,有业就有病。因此,能否放弃一切执着心,是能否圆满成佛的关键,而放弃执着心的唯一方法就是在大法中修炼。师父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我对此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放下执着天地宽

当我悟到这些法理以后,我再出去讲真相救人,情况就大大不同了。我的具体做法是:

一、出去之前先发正念。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是我与创世主签定的史前大愿,争斗心、显示心、怕心等执着都不是我要的,旧势力不得钻空子利用这些执着心来干扰我救度众生。每一个世人都是我的亲人,是应该被救度的高层生命,唤醒世人的良知善念是我的责任,了解真相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与我有缘的请不要错过了解真相的机缘。

二、在讲真相时,避免“我讲你听”的机械模式,一定要营造一个轻松、吸引人的氛围,让对方消除恐惧感(害怕谈论共产党、法轮功等所谓的敏感话题)和不安全感(怕授人以柄),力争与对方形成互动交流。当对方想插话时,主动而礼貌的请对方先说,并耐心的听对方讲完,然后再对症下药。现在的人往往都知道很多事情和信息,也很愿意谈论自己了解到的新闻,这时,一定要静下心来听,但不管谈论什么话题,都要引导到法轮功真相上来,这才是我们讲真相的主题。唯有紧紧把握这个主题,才能达到救人的效果。

三、在开场白中多多采用“提问式”,比如“你听说过法轮功吗?”“你知道当年天安门广场自焚是怎么回事吗?”“江泽民被控告了你知道吗?”“你知道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王立军等大老虎的核心罪行是什么吗?”“我最近看到法国《费加罗报的一条消息(报导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对全球各国媒体都有深远的影响,你看到了吗?”这样,就很容易与对方形成互动式交流了,对方听到大法真相也容易接受了。

此外,对不同阶层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切入真相主题也很重要。比如,我碰到法院的一位已退休的民庭庭长,在我们互相打了招呼,彼此介绍各自的身份以后,我问他:“你是法院的庭长,能给我讲讲判法轮功学员‘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依据是什么吗?”他说:“我是民庭的,不管(构陷)法轮功的案子。”我说:“据我知道,共产党对×教定了四条标准,一是对教徒搞精神控制;二是敛财;三是危害社会;四是自杀或杀人。我认为,这四条对法轮功都对不上号(详细说明理由,此处略),而共产党却完全符合这四条。首先,共产党用改造思想的方式强行把马、列主义,毛思想、邓的黑猫白猫论、江的“三代表”给人们灌输洗脑,这不是搞精神控制吗?其次,共产党的官员们大官大贪,小官小贪(还有小官巨贪的),无官不贪,有的贪得富可敌国,这不是敛财是什么?再其次,在当局反腐‘打虎’运动中,很多官员以跳楼、跳水、上吊、服毒等方式自杀,据粗略统计就有几十人之多。再者,‘文革’、‘六四’和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以及历次政治运动中杀了多少人?制造了多少社会动乱?法轮功劝人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是让人远离这个邪教,免得天灭中共时人们跟着它遭殃……”

我话还没说完,他就迫不及待地说:“退、退、退!给我和我的老伴都退掉!”他的老伴是一位退休的中学教师,一直坐在旁边听,我就问她:“您同意退吗?”她连声说:“同意、同意,你帮我们都退了吧。”

再举一例,我们当地的市委、市政府门口除了星期六、星期天和法定假日以外,几乎每天都有访民围在这里表达各种诉求,公安和武警经常出动警车耀武扬威的与访民对峙,动不动就把访民抓走或关押或罚款。这里就成了我每天讲真相、劝三退救人的地方。由于我的争斗心越来越弱,慈悲心很自然的就能表露出来,特别是听到访民们声泪俱下的哭诉时,我从内心为他们感到难过。于是,我就告诉他们解体中共是摆脱苦难的最有效、最捷径、最根本的方法,并告诉他们法轮功洪传全世界的真相,建议他们的召集人采用法轮功和平抗争的方法坚持不懈的向世人揭露中共的丑恶。这样才能使我们的子子孙孙、世世代代不再遭受中共的迫害,不再受中共的谎言欺骗和暴力杀戮。在这里,我每天都能劝退一些访民脱离中共的组织。

但是,访民中也有很多对中共抱有幻想的人,认为共产党还是“伟、光、正”的,是下边的官员把经念歪了。碰到这样的人,我也不与他们争论,只是告诉他们,你看被抓起来的周永康、令计划、苏荣、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和各中央各部、委,各省、市、自治区的那些数百只“大老虎”们哪一个不是上边的?有的都是“国级”、“副国级”高官,是决定政策的人,江泽民更是一个贪腐、淫乱,背着一身血债的大魔头,连当今的执政者都认为“共产党已经全面蜕化变质,面临着亡党毁国”。中共就像一个烂透了的苹果,上面爬满了蛆虫,你说它还有救吗?碰到这样的人,我时时在心里提醒自己决不与人争辩,告诉你真相是我的责任,你不听那就再等机缘吧,“佛度有缘人”[4],谁能得救谁得救。反正聚集在这里的访民有的是,我先把有缘的、能救的救了再说。

由于我认识到了争斗心、怕心和显示心等执着心的危害,时时、处处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慢慢的我也学会用慈悲心和善念与人交谈了,说话中那种高分贝的声调,没有标点的语速,激动中而愤愤不平的党文化因素很少出现了。

今年过年期间,我们又主动邀请老伴的那位老同学、退休记者来家里做客,我又从新给他讲了真相,他的态度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不但真相能听進去,临走还跟我要了《九评》和其它许多真相资料,说是回家要好好看看。

另外,在家里与老伴相处的也和谐了,我的高血压、冠心病的症状都好了。老伴见证了大法体现在我身上的神奇,也比以前更精進了。我真正体会到了大法的超常和向内找这个法宝所展现出来的殊胜——每去掉一个执着心,那就是生命的升华、心灵得以净化而产生的慈悲的愉悦。

以上所述是我在现有层次中的所悟所得,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