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修炼法轮功 福益家庭与社会

更新: 2017年02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六日】我和妻子是一九九八年十二月走進法轮大法修炼的,到现在已经十八个年头了。在这十八个年头里,我们夫妻按照真善忍的修炼原则要求自己,把修炼溶入到生活、工作和接人待物中。我们夫妻二人、孩子及亲朋好友都在大法中受益,折磨我十多年的关节炎、妻子由于第二、第三颈椎融合畸形引起的经常落枕、脖子不好转弯的症状都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我多年的烟酒也轻松的戒掉了。我写出以下几个故事表达对法轮大法的感恩,见证真善忍的美好。

一、“只有某某某能做到不占不贪”

我一九六五年出生在农村,小时候家中贫寒,十三岁到离家30公里的县重点中学读书,那时因为家贫,一学期也舍不得买几次菜,饭也吃不饱,二分钱、二两粮票可多订一个窝头也舍不得订,忍饥挨饿。从小养成了俭省节约、对金钱看得很重。成家后,因为钱的事也和妻子磕磕碰碰。

修炼大法后,知道了不失不得的法理,不该自己得到的钱坚决不要。二零零九年过年时,我单位的副主任利用职务之便,贪占了一万元,分给我两千元,我当时拒收,放到他的桌子上,他又塞给我,来回两三次后,他把钱放到我的桌子上,就走了。中秋节时我再次退钱给他,他仍不要,后来我就想到了捐给希望工程或残联,当时希望工程名声不太好,我给残联打电话联系,一开始他们挺热心,一听说我要跟踪捐款的去向,他们就不再理我了。后来,我把这笔钱用在了支持科研和发表论文上。

还有一次,单位出钱买这个副主任弟弟的葱秧给农民种植旱地大葱,单位让我去把葱秧质量关,因为葱秧带土太多,我几次严厉的指出不能这么做,这个副主任的弟弟的合伙人提出给我钱堵我的嘴,被我严词拒绝,我说这种事你想也甭想,想一想都是对我人格的侮辱。

还有一次是二零一三年大年放假的前一天,单位开完会,中午下班回家时,我一出大门,看到一张一百元的钱币躺在大门垛那儿,我看看没人,就捡起来,返回到单位办公室,上交了,并告诉他们,是谁丢的谁就拿去吧,如果没人领的话,就捐给扶贫济困吧。当时办公室有个女的,是刚调来的,还不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她大眼小眼的看我,表现出很惊讶,问我是不是开玩笑。我说不是开玩笑,是真的。还有几次,在工作中,拒收我认为不该拿的钱。

二零一五年,我单位干部职工中午在镇机关食堂用餐,钱花的多,也吃不好,我们单位决定自己办食堂,领导召集中层以上干部商议食堂管理员人选时,以上提到的那个副主任说:“咱们单位除了某某某(指我)能做到一分钱不贪外,谁也做不到,包括我(指副主任自己)。”正主任说:“人家(指我)有高级职称,不能让人家去管食堂。”

二、儿子在大法中受益,身体越来越好了

我在写此稿时,妻子特意嘱咐我把这件事情写進来,就是我和妻子炼功之前,儿子几乎每年因为扁桃腺化脓输七八次液。我和妻子修炼后,七岁的儿子也在大法中受益。在我们炼功后,有一次,儿子又发烧了,我和妻子都没有太在意,但一连烧了三、四天,越来越厉害了,妻子把握不住,问儿子,你是上医院呢?还是……儿子说,我不去医院,妻子搂着儿子睡了一晚上,儿子出了一身汗,第二天就好了。以后又出现了二、三次这种情况,再以后身体就越来越好了。

三、我娘在大法中受益,糖尿病彻底好了

二零零七年,我娘饭量和喝水明显增加,但身上就是没劲,以前赶集买菜,不歇歇儿就能提回家,这时就不行了,得半路歇一歇,而且右手腕长了一个溃疡伤口,一年多了老也不愈合,因为我们家没有糖尿病史,儿女们谁也不知道咋回事。

二零零九年,我娘去城里我的姐姐家,姐姐邻居一个老太太看到我娘的症状说:“您老到医院检查一下,看是不是糖尿病。”检查结果果然就是,开了一些二甲双胍等常用药,症状一直也没有根本好转,手腕处的伤口一直也没愈合。

我回老家知道情况后,一方面让我娘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方面从河南省××糖尿病研究所邮购了中成药。二零零九年新年我回老家时,发现我娘的糖尿病症状完全消失了,手腕处的伤口也愈合了,西瓜、葡萄等含糖量高的瓜果都能吃了,不用忌嘴了。到现在七年过去了,一直没有重犯。

四、“你们俩口子最孝敬”

我们姐弟五个,我是老三,上有姐姐、哥哥,下有弟弟、妹妹。我爹在二零零零年十月去世后,留下了我六十九岁的老娘,当时办完我爹后事,我二舅给我们哥仨定的是每人每年给老娘四百元生活费。我工作的城市离老家五十公里左右,我每年至少回老家四次(大年、中秋节、元旦、五一、十一),每次回家除了给老娘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外,都给老娘留足够的钱,从来不问,也不和哥哥、弟弟比较。妻子也因为修炼大法把钱财看淡了,很支持我这样做,她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就这么一个老人了,不能让老人在钱上受制。”我娘今年八十五岁了,在她老人家病重的时候,我们姐弟五人都在她的身边,我娘对着我说:“你们俩口子最孝敬。”

五、面对严重车祸,不给肇事者找麻烦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初的一个早晨,我妻子坐公共汽车去上班,途中过人行横道斑马线时,被一小伙子开车撞上左胯,头部顶到挡风玻璃上,又被从车上摔到地上,致使我妻子昏迷半小时,肇事司机把我妻子送到医院检查结果是颅脑损伤、脑干出血、伤及动眼神经,左眼皮不能抬起,左眼瞳孔大于右眼;骨盆四处骨折、左右肋骨各有一根骨折。我赶到医院时医生让我签了病危通知书。第三天、第七天司机的舅舅到医院看望我妻子,我妻子当时还处于半昏迷状态,我对司机的舅舅说:“你们放心,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绝不会讹你们。”司机的舅舅伸出大拇指说:“我们真是遇到好人了”。

妻子住院十四天后,神志基本清醒了,我们要求出院了。出院后的第一个星期一,交警在电话里征求我们意见,是继续扣押还是放行肇事车辆,我们在电话里说放行吧。

现在我妻子除了两眼视物重影外,其它都基本恢复正常了。我娘说我妻子,还是做好人好,要不这次就没命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