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满城县殷英遭受的迫害

更新: 2017年02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大坎下村殷英,以前腿疼、脚后跟疼、腰疼,不能下地,走路就疼,曾到龙门医院扎过电针、吃草药,也没见好;后来又到石家庄,经检查说是骨刺,又花三百多元抓的草药,仍没效果。一九九八年听说炼法轮功能治病,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到了炼功点。通过炼功,身上的病不知不觉好了,她从内心感谢大法给了自己一个好身体。

殷英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本应该受到表彰,却多次遭到绑架、非法关押等迫害,两次被关洗脑班,两次被关看守所。

(一)进京上访被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由于各地大法义务辅导员被抓,殷英和几位法轮功学员依法去北京上访。刚到北京就被非法盘查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又先后被劫持到满城县公安局、白龙乡政府,均遭非法审讯。傍晚时分被劫持到满城武装部,关在没人住的屋子,屋里的床板上没铺被褥,只有厚厚的一层土,床板上的大钉子一个个凸出来,晚上屋内的蚊子在眼前乱飞,全身叮咬,睡不着觉。

被非法拘禁期间,她天天被非法审讯,被逼着说诬蔑大法的话、写不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她不配合。满城县白龙乡政府政法委书记高会坤为让她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指使范国军每天播放诽谤大法的录像,逼迫写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期间一位自称人大主席的张某问:你们说煤球是黑的是白的。殷英她们说当然是黑的。张某说不行,政府说是白的就得说是白的。殷英反问:难道政府就可以是非不分颠倒黑白吗?张说对,什么都别说,不然就关着你们。被非法关押七天,强迫家人担保才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月,乡政府人员强迫殷英到乡里“报到”,若不去乡政府就递传票,一去就是一天,中午也不让吃饭,站在南墙根阴凉处。乡政府人员拿着棍子站在身后,逼问他们炼不炼,说“炼”就被打;强迫骂人、说大法不好。有时还被强迫给他们洗窗帘,洗完还得站南墙根阴凉处。之后被迫去乡政府所谓报到三、四次,弄的她全家不得安宁。

(二)被关满城县党校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为了强制她放弃信仰,以康新元为首的人将她从白龙乡政府绑架到满城县党校洗脑班非法拘禁。当时县委袁振江直接参与。洗脑班的头子是原610头子陈承德,副头子张雪冰,还有黄建忠等人。

县党校整个大楼和大院封闭的很严,院大门口、楼道口每天二十四小时有各乡镇政法委官员及派出所人员、法轮功学员的单位、村干部等人员日夜把守;不许随便走动;上厕所得打报告。陈承德扬言:“学习班”办九天,分三个阶段:第三天“转化”后回家;第六天“转化”的也回家;九天还不“转化”的,就送看守所,再送劳教。如果写了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和揭批法轮功的“揭批书”就是所谓“人民内部矛盾”,不写就是敌我矛盾,就要判大刑等。

那时正是寒冬腊月的天气,殷英和其他大法弟子睡的是地铺。每天天还不亮就被逼着起来,让某学校体育男老师教做操、跑操,还录上像。并且不管白天黑夜强制看污蔑大法的电视,看完后,被逼迫写保证书、谈认识;张雪冰还诱骗她们看诋毁法轮功的漫画。610其他人员念诬蔑大法的谎言让她们听,天天逼写保证书、谈对法轮功的认识;还从保定劳教所弄来邪悟的人招摇撞骗、蒙骗;还雇用了所谓的“讲师”来给灌输无神论的假说。好多法轮功学员抵制他们的洗脑迫害,不配合。610人员就煽动、恐吓、威胁法轮功学员家属、亲朋好友,有的家属被他们欺骗、不分正邪,到洗脑班逼迫其写不炼法轮功保证书。如不配合,就开骂、拳打脚踢、扇耳光。亲朋好友也来训斥、责怪等。有的被洗脑了,搞迷糊了,610人员伪笑着哄骗让她们在讲台上对着录像机念他们事先编造的谎言,之后才允许回家。不几天,满城县电视台连续播放他们非法录制的假新闻,内容是:一、所谓的讲课和强制殷英她们听课的场面;二、逼她们天天做操、跑操;三、被强制洗脑后在讲台上念所谓的发言稿等。610人员再用这些假新闻蒙骗不明真相的老百姓,致使有的亲人和大法弟子反目成仇。

殷英被非法拘禁八天,强迫交五百元钱,不开任何收据,才让回家。

(三)在满城县看守所遭折磨两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一日,殷英去北京给大法说公道话,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二月二日刚到北京前门,就被满城县610头子梁民、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赵玉霞、张振岳及白龙乡政府政法委书记康新元、蔡涛、李敬东等人发现,他们象疯了一样,还叫嚣着要把她们塞到后备箱里去。十多个人把她们塞进一辆吉普车里,这群人说:“回去咱们喝酒庆祝!”梁民恶狠狠地说:“知道农民怎么打牲口吗!?就那样打你们!”

到满城县公安局后,遭到赵玉霞、张振岳的非法审讯,逼问“谁组织的?干什么去了”等。二月三日,殷英被投进满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手持长枪的武警押到县医院强制灌食。胃管从鼻子插入胃里,鼻子被插破,血顺着皮管向下流。灌完食胃管也不给拔出来,胃管另一头缠在头上,双手反铐,再拉回看守所。在看守所副所长贾瑞琴亲自指使普犯用力把她按倒,强行灌玉米面,胃管从鼻子插入胃里,鼻子被多次插破,血顺着皮管向下流。在看守所因不穿犯人服、不报号,遭到贾瑞琴多次打耳光。家人探视也不让见本人,只能在监视的摄像头里看到。亲人送进的东西被克扣。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殷英被迫做奴工:强制拣辣椒。她因不配合无理关押,在贾瑞琴的指使下,看守所管教要某某把她双手反铐在铁栅栏的横杠上,双脚尖沾地面。在看守所痛苦的煎熬中被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

(四)两次被关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看守所谎称送殷英和其他大法弟子回家,却被张振岳开车劫持到东马洗脑班。在看守所长时间不见天日的关押,殷英她们要求在外边呆会儿。李敬东恶狠狠的大叫:“叫你们呆着!进去吧!”说着康新元、李敬东把她们推进大厅里,随即关上门。王志强、晁小峰、李敬东、康新元、张振岳、苟国占、刘燕一拥而上把她们打倒在地,有的打脑袋、有的抽嘴巴子、有的用脚在身上乱踢,有的还用脚用力踩着殷英的手在地上捻。

殷英被毒打半小时,全身被打的青紫、脸肿起来很高,浑身疼痛难忍。她被揪着头发在地上拖,头发被一缕一缕的拽掉,上衣扣子全被扯掉,他们累了就停下来对她又一阵毒打,还不时的有人用脚猛踢殷英的脑袋,她被拽着脖领子往一个小屋里拖,被卡的喘不过气来,几乎窒息,之后被单独关在一个小屋里。

一次,一姓何的男子强迫殷英去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殷英说自己不舒服,不去看。那人上前就抽了她三、四个嘴巴,还狠狠的踢她的腿,腿被踢的青紫。用拳头冲她的前胸一阵猛打。并扬言到晚上再收拾她。

期间,整天有专职人员逼着看污蔑大法与师父的录像,他们找来在保定劳教所已被所谓转化的犹大及其录音强迫听,强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管认字不认字,一概逼写体会或思想汇报,逼写保证书等。

被非法关押二个多月后,殷英伺机走脱,无奈被迫流离失所二个多月,有家不能回,被迫躲在村里一个闲宅,却被村干部盯梢。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被白龙乡政府苟永福、宋套等四人架着胳膊,推到一里多的村外,当时在场的还有康新元等五、六人。她被塞进停在那的车里。再次被劫持到东马洗脑班。当天晚上及次日早上都没让吃饭,被关禁闭二、三天。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向610张雪冰交所谓保证金一千元钱,家人被迫代写了一个保证书才被放回,保证金后被要回。

(五)第二次被关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正月二十六)夜里,十多个人翻墙闯入殷英家,把殷英从屋里拽出来塞进车里,劫持到神星镇刑警三中队。把她铐到暖气管上,直到凌晨把她和六位同村大法学员一起被劫持到满城县看守所。因没有手续,看守所拒收,白龙乡派出所所长徐会来抱着贾瑞琴,在其脸上亲了一下,说以后补上。

在看守所被强迫拣辣椒、挖草莓。殷英因拒绝做奴工,双手背铐挂在铁栅栏上10多次,一挂就是半天,也不让上厕所。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二、三个犯人拽着胳膊推到墙角,一人用手按着她的脑门,由姓郄的狱医从鼻子插管,灌的是玉米面和浓盐水,苦咸苦咸的滋味令人作呕。曾被野蛮灌食四、五次。一次灌食胃被插的直吐血。此次被关押二个多月,被满城县国保大队赵玉霞勒索一千元。

(六)骚扰及对家人的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白龙乡政府马兰芬、张水、李敬东、苟国占、闫更江轮流到殷英家中骚扰。她被非法关押期间,李敬东、康新元还曾闯进她家谩骂、侮辱她的孩子。她孩子当兵,体检各项都合格,因她炼法轮功而被拒。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