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懿在上海市未成年犯管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一日】上海普陀区法轮功学员张懿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下班回家时,在家门口被长宁区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半,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八日被劫持到上海市未成年犯管教所。在那里遭受种种迫害。

二零一三年,张懿刚到上海少管所时,邱映雪、唐正会、胡丽丽、时文青、尤克荣对张懿实施二十四小时包夹,当时唐正会悄悄对里头管区长说过,这样下去怕自己都减刑假释不了,她说从来没有看到那样打一个人的,她们将张懿打得满身是伤。唐正会虽然不太明真相,也参与迫害过王月、张懿,但她在包夹张懿时,轮到她睡觉了她不敢睡,她说她怕张懿被那些包夹犯给弄死,在探头下,她们逼迫张懿按照作息时间睡在床上却不让她闭眼,一闭眼就打,并趁张懿半睡时,对她灌辣椒水,张懿在受折磨下撕毁了她们逼她照抄别人的所谓“保证书”。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上海女子监狱调过来一批犯人,她们把张懿关到了413房间,从新包夹,要求再写所谓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参与包夹的是虞智颖、杨雪梅、宋红娇等人,那时候诸燕萍调到了张懿身边,坦诚说自己不愿意做包夹犯,不愿意自己受过的痛苦再去施加到别人身上,她自己曾经因为违反监规纪律被包夹过,有过阴影与痛苦,但是在那样的环境中,她被迫包夹法轮功学员高晓凤与王月,高晓凤在走道中喊过“法轮大法好”后,又被包夹,二零一四年又再被逼迫写下所谓“保证书”之类的东西,因为绝食还被送到了医院。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六日,松江检察院的刘主任将张懿的信息中技能一栏填写了缝纫班,没有写初级还是中级。张懿当时说:我没有参加过缝纫班。而且张懿在二零一四年九月开始就不再在所谓犯人的劳动手册上签字了,但是恶警照样逼她做奴工或擦地板,张懿没有考过缝纫班,松江检察院刘主任当时没有更改,只是继续问情况。张懿那天就拒绝签字。

在上海市未成年犯管教所的释放单、接见单都有问题,张懿不承认自己的家属是罪犯家属,拒绝填信息表,几次不接见家人,里面的狱警就通过别的渠道逼骗家人来接见,张懿在接见时拒绝报数,也不愿意接见后写什么思想汇报。

请善良人士关注在上海市未成年犯管教所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现法轮功学员曹月玲还在那儿遭受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