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归正自己 同修配合越来越顺

更新: 2017年03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日】回想起这一年的历程,心中除了感恩还是感恩,感恩师父为众生得救和弟子回升一再延续时间的洪大慈悲,感恩师父给我重新做好让我得以一次次洗净的慈悲安排,感恩同修对我的提醒、宽容和协助。因时间有限,在此仅与同修交流最近的一点历程,以谢师恩。有不当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这一年做协调工作中发现自己隐藏的自以为是的心,疑心,爱听好话的心,还有显示心,高人一等的心,对同修不宽容的心,不能被冤枉的心,争斗心,所以才在工作中出现阻碍,造成了同修的间隔,当我向内找归正自己,坦诚与同修承认自己的问题时,间隔化开了,我们的配合也越来越顺,大家齐心时,法的威力也展现于我们。

在一个月前,广播组平台技术同修反馈当前拨打软件Q使用时出现放我们的广播,听不到,急需对广播软件進行改進,那两天我就集中时间配合技术开发同修为这事想办法,也为自己暂时耽误另一项目而着急。这时平台一个负责同修A发信息来,说要上平台与我交流,我也很高兴,之前一直想约她交流关于平台的事,一直约不上。没想到她上来后,就告诉我,让我另找人负责她这块,她不想做了。要是以前,我可能会心急了,就在她找我之前,我才学了《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师父说:“作为一个负责人,你怎么那么没能力呀?你老排斥别人,耐心的说服就那么费劲吗?这本身不是修炼吗?专挑容易的那是修炼吗?跟人家心平气和去讲道理,和学员相处就那么难吗?你能力小,很多事情做不好,你还想显示显示、表现表现,何必呢?神看的不是你的表面,看的是你这个人用心!也不看你的能力,就看你用的心到不到。你的心在不在法上。你在法上,神就帮着你配合。”[1]

当时我读到这,我就想我要对同修多些耐心,多些宽容,多考虑对方的承受。她今天这一说,我想一定是我哪没做好,我一定要与她敞开心沟通,不能上邪恶的当。我告诉她,“如果是因为我的原因,我向您诚心认错,我以后改过来,我们不能因此影响救人。我有时做事急,没有顾虑您的感受,有时留言是词不达意,可能会让您误解,您能告诉我是我哪没做好吗?”

同修开始说不是因为我,是因为当地同修认为她总是在家只在电话平台呆着太安逸了,不出去讲真相,不去景点(其实景点离她家较远),认为电话平台的事可以让别人做。她看到当地同修每天在外天天能三退一些人,自己只是在家做平台这些看似简单的事,感到压力很大,也想出门去景点讲真相,能感受到救人的效果。我想到师父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2] 我真心为她所处的境地考虑,耐下心(因我当时在上班,我也不断请她原谅谈话的中断)告诉她:“您与平台一起也走过了三年,您也看到了,之前有二位同修做您手上的事没有坚持住,后来离开了,这个事很枯燥,很寂寞,直接看不到救人的效果,可是我们修炼就在其中……我真的非常佩服您,三年了一直默默在后台为大家服务着,这种持之以恒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是我考虑不周,没有体会到您的压力和感受,若您感到当地给的压力太大,您再等等好吗,我这段时间先协助您,同时也找下合适同修来协助您,现在真的没有太多时间一切重来,培养一个新手不是一天两天,还要能持之以恒下来,真的不易。您能再考虑一下好吗?”

当我说完这番话后,同修沉默了一会,给了我一句:“你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一愣,同修还是对我个人有想法啊,同修认为我很会说吗?!我有教导别人的心,是证实自己吗?我当时心里很苦,若她不做,我一时找不到合适人,我就要自己先做起来,我感到自己压力已很大,有许多事我在承担着,项目中真是很需要A的协助,同修这样说,一定还是我错了,我还是有求的了,我是自以为是了,没有站在她的角度去考虑,而是把自己对法的认识强加与她了。我要把自己放低,放低再放低,我们只是分工不同,在平台上扮演不同的角色,没有谁高谁低,都是救人中不可缺少的一个角色。我调整自己平静后告诉她,我以前当老师,不过我以前是不成功的老师,除了讲专业知识,与人交流是不成功的,我有说话不当的地方伤到了您,希望您大人大量,平台真的很需要您。请原谅我,我做不好的地方,您告诉我,我一定改正,好吗?

同修说,您知不知,我不想上平台,是因为不想见一个人!我听了当时还有点好奇,以为是平台上哪个主持同修说话不当让她不舒服了,结果她说,就是你。

我听了不禁笑出来,我为自己再次自以为是而自嘲,以为自己已是很包容同修,我总是默默去协助她去完善平台上她负责的这块事,对她,我如同对自己母亲或孩子一样宽容和协助啊。她说之前当她最需要我时,我没答应她的要求——让我给她病重的母亲打电话,让她母亲能走入大法。如今她母亲离世了,她一想到她母亲,就对我有想法。我一听,同修是被情干扰了,才会说不想管平台的事。我坦诚请她原谅,告诉她:“我当时没有答应您,您也看到,一,我的确没时间,因时差,与您碰面交流都很难;二、我很感谢您信任我,但我讲真相真的不见得比其他同修好;三、从修炼上,我感到您被母亲的情干扰了,师父讲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亚法会讲法》)及不是每个人都能现在修大法的原因。若您修圆满了,您母亲在您世界当众生,对她是最好的回报,现在若被情干扰,影响我们一起救人的事,我想这也是她不愿看到的对吧。其实一切是师父安排的,我们修好自己,才能救了更多人,才能了了与亲人的缘,您说是吧。现在平台打电话出现干扰,我们得在一个月内想出解决的办法,要不整个平台打广播电话就会受很大影响,这两周我要集中时间与技术同修一起解决这问题,平台这部份事,您负责起来,我就可专心去解决技术问题。现在是干扰,我们不能上当,我们一起加持鼓励,不放弃,难行能行,为平台同修提供坚实的后盾,走好走完最后一程,好吗?”这时听到同修斩钉截铁说:“好!”

听到同修这一声“好”,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感谢师父,感谢师父让我们能走出情,能在法上共同提高上来。

在随后的几天中,我集中力量配合开发软件的同修、几位平台技术同修一次次進行软件Q不同版本的测试,有时看到一点希望,打座机可以听到了,但换成打手机又不行了,或听一点又听不到了,一周后还没找到可继续使用软件Q的办法,平台负责同修说,现在不能再等了,只有不到一个月,让所有同修都在截止期那天换就来不及了,会影响打电话,让部份同修先开始安装另一打电话的软件B。可我了解到,另一拨打软件B费用相对要高,几百同修都转到软件B打电话,可能也会影响一直在使用软件B進行自动工具拨打的项目,同时也会让技术同修忙不过来。我与几位技术同修说,我们求师父给我们智慧,很显然这个新版软件Q是针对我们这个项目来的,可能是这个软件公司对音频進行设置了,让我们放广播出现干扰。软件Q被大法弟子选中一直在配合着起到救人的作用,它也不想退出舞台,我们还要给它机会,我们可以边换拨打软件B同时也再想办法解决软件Q的问题,同时我也请同修继续帮着发正念加持技术同修解决面临的困境。

第二天,我正在平台找技术员先教下我如何安装和设置软件B(因为技术同修不多,忙不过来时我也可以帮着平台阿姨同修们安装换软件),这时技术同修C上来告诉我,他昨晚测试成功了,他说前一天听我说可能是音频被做了设置,他就想到一个办法去测试,但会非常繁琐要花很长时间,还不知是否能行,他就在测试前请求师父加持找到解决办法,没想到刚一试就成功了。我们听了除了对师父的感恩就是感恩,这一周多的付出太值得了,也深深体会到 “辛苦是你修炼的一部份”[3]一层法的内涵。

在这段时间中,我们大家无怨、不怕辛苦、不气馁,齐心配合,对师父的正信让我们一起整体提高,让邪恶的伎俩在正念正行下解体。在这个看似的干扰中,我们整体同修放下了自己,去配合同修,多为同修考虑,为救人负责,大家整体心性在提高在升华,把坏事变成了好事。

想说感恩师父的事太多,过去一年,有许多事我没有做好留下遗憾,有许多心没去干净让我痛悔,在师父延续的最后时间中,唯有常常警示自己:“放下,赶紧快放下!跑步,赶紧跑快些!救人,赶紧多救些!”才能不负师尊苦度和洪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